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八十八章 阵法失效
    三人藏身于高大杂乱的蒿草之中,将草头交叉,结成蚕茧似的草窝,窝身于内。一人一个,三个草茧,一是为了在草丛中隐身,二是为了躲避烦人的蚊虫。

    接连几日白烟不退,疲劳与饥饿每日相伴,真正的人困疲乏。小王与小孙轮流值夜,不让龙阳参与,龙阳虽然表面清闲,但是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“今晚我来吧,你们二位好好休息休息,明日可能事情较多,休息好才有精力处理。”龙阳觉察到白烟见稀,知道明日可以进入无名镇范围,况且那二人确实辛苦,所以再次主动提出值守夜班。龙阳也存点想法,就是想尽早发现白烟消失的时刻。

    “不用,还是我们二人来吧。”小王与小孙还是坚持自己两人轮流值班,尽量不让龙阳值夜,毕竟这是他们的职责。

    “这样,既然你们一再坚持,你们值上半夜,我来下半夜总可以吧。”龙阳提出一个折中的建议,希望得到二人的同意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小王与小孙相视对望,见龙阳也很坚持,随即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夜已渐深,小王与小孙已经睡熟,龙阳正处于紧张与兴奋之中,毕竟无名镇的谜团将近解开,他无心睡眠。

    龙阳隔段时间就会探出头来,以观察外部的变化,白烟已不似白烟,渐渐稀薄,但始终笼罩在无名之地。看来迷魂阵法的能量越来越弱,明天就可以见分晓了。龙阳安心的缩回草茧之中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当清晨的第一声鸟鸣响起,龙阳立刻从草茧中爬出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白烟怎会笼罩到我们隐藏之地?!

    正当龙阳准备喊小王与小孙起来之时,龙阳发现又有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这是雾!

    是真正的雾!

    而不是白烟!

    或者说这是自然升腾的雾,不是因为阵法而生成的白烟。

    阵法所形成的白烟,浓浓密密,不分层次,不可视物。它是隔绝人的视觉、听觉、感觉,屏蔽所有的感触。

    而雾,有薄有厚,丝丝缕缕。

    可以有浪漫的思绪,可以有梦幻的憧憬。

    难道说?

    龙阳立刻起身,进入原先白烟笼罩的范围。

    白烟已不在,全部是自然而生成的雾,山野生成的雾。

    龙阳顾不及喊起两人,迫不及待的冲入无名镇区域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龙阳突然被呛的咳嗽起来,又一种味道,刺鼻的味道,烟熏的味道,着火的味道。咦?龙阳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当时阵法的白烟并没有任何味道,只是迷惑众人的阵法。清晨的白雾,清晨露水的味道,自然的感觉,自然的味道。如今,却是人为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让龙阳更加紧急,心中想立即赶到镇中心。

    雾不似白烟,龙阳已经隐约看到无名镇的影子。

    还好,镇子还在。

    龙阳不顾一切的冲向镇子,心中还想着佘老头一家的影子。

    临到近前,龙阳傻眼了。

    镇不是镇,眼前的景象不似往日。

    整个镇子已经完全破败,失去了仅剩的生机与活力。房屋倒塌,院落破败,似百年之前的故居与景状。枯黄的杂草径自燃烧,噼啪作响。

    龙阳记起刚进无名镇时,镇的街道还有树木,如今已经枯死。记得还有汩汩井水,如今已经干涸。记得虽少有人行走,现在已经人迹全无。

    那个生机几乎丧失的镇子,如今生机尽然全失。

    真的是?

    真的是抽取生机的阵法作怪?真的是和靳村一模一样的结局?

    待不得龙阳多想,他迅速进入佘老头的家里。里面的情况与外面一般无二,人迹全无,庭院落败。

    人呢?

    龙阳环顾四周,丝毫找不到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屋里屋外,镇里镇外,里里外外,龙阳找了个遍。

    龙阳没有找到镇内的任何一个人,也没有找到可以解释自己心中疑团的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“龙阳!”

    龙阳看向镇外,原来小王与小孙也赶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你来这里也不和我们打声招呼,害的我俩一通找。这里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两人气喘吁吁,看来也是急忙跑到这里,还没有知道这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两位,你们赶快回去,找到徐所长,这里的阵法已经消失,让他带人过来。”事情紧急,龙阳来不及过多解释。

    “那你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要快!”

    龙阳决定的事情不容改变,他也没有顾及小王与小孙的身份,直接要求他们这样做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的是,小王与小孙真的没有辩驳龙阳的决定,直接答应龙阳,回去找援兵。临走时,两人还是不约而同的说了一句话“注意安全!”

    其实,徐所长在临走时不但要求两人要保护好龙阳,同时还嘱咐了一句,“遇见特殊情况,听龙阳的!”龙阳不知道,他也没有时间过多的思考,只想把无名镇的村民及时找到,还有那许多失踪的儿童。

    待小王与小孙离开之后,龙阳再次回到佘老头家中,希望从他家找到些许线索。

    毕竟,佘老头与那批神秘人接触过,进一步说,他们应该认识,再进一步说,佘老头应该知道更多的秘密。

    佘老头的家很简单,两张床,一个灶台。

    龙阳记得当初自己来到此镇,是佘老头收留自己。他让自己睡在小床,中间只有一个隔断。小床没有丝毫可疑之处,大床呢?

    大床是佘老头老两口和孙子住的,床贴北墙顶东头,床上无非是被褥与衣物,杂乱陈旧,都是日常之物,没有可疑东西。

    正当龙阳准备离开之时,他突然发现床北处,也是北墙之处显出隐隐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?似是笔迹,不对,没有那么粗的笔。似是刮痕,不对,没有人在墙上刮出暗痕。似是布带,像是,像是一块布带,不对,布带没有如此细腻。是丝带,一块丝带的痕迹。

    正当龙阳如此想时,墙上的暗痕渐渐清晰,越来越明显,正如一块丝带嵌入墙中。而且,丝带的颜色越来越明显,渐渐显出淡红色,红色,血红色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?”

    龙阳不禁退后两步,仔细观察起墙上的暗记。

    正当龙阳认真观察时,墙上的暗记猛然消失,只剩空墙一面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这与无名镇或者说余镇,再或者说佘镇有关吗?

    红色的丝带是什么?它代表了什么?它又与佘镇什么联系?又与阵法什么联系?

    迷魂阵法造成白烟,迷惑人的前进路线,刺激人的正常精神,造成恐怖可怕的效果。它并不可怕,但是它的能量来源可怕,它是抽取附近所有事物的生机来维持阵法的。这恰恰说明,没有附近的能量支持,就没有阵法的存在。

    无名镇的现状,房屋破旧,树木枯萎,生机全无,正是生机消失的表现。

    这不能不让龙阳联系到靳村,靳村的原状就是,山峰失去生机,山峰倒塌,山村覆灭。

    这其中到底有没有联系?产生此想法,龙阳的心中更加急切,特别想立刻知道答案。事隔如此之远,真的会有联系吗?

    正当龙阳苦寻无果的时候,徐所长带人已经赶来。

    原来小王与小孙赶回求援的时候,徐所长已经带人再次赶来,他们与路上相遇。并且,他们在路上遇到了一批人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佘镇的人找到了。”徐所长一见到龙阳,立马告诉龙阳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所长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来的路上遇到佘镇的人们,他们都在山野中坐着,迷迷糊糊,不知何事。直到我们到他们面前,他们才清醒过来,我们的同志正在照顾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就在我们当初的聚集地。”

    听到徐所长的回答,龙阳顾不得说话,立刻跑向起初到来之地。

    人群黑压压一片,人声嘈杂,孩子呼喊连天,不安的人们四处走动。龙阳看到这一切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们这是在哪里?”五六岁大的孩子在呼叫。

    “孩他爸,我们怎么没有在家里,怎会到了野外。”女人抱着襁褓中的婴儿,颤抖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爷爷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年老的女人更是不住的哆嗦。

    全部的人都在惶恐不安,他们是在害怕。如果说是直面的危险,他们还能挺住,关键是未知的危险与恐惧,让他们惴惴不安,如临深渊。

    龙阳慢慢靠近镇里的人们,他不敢有过分的举动与言语,生怕再次惊扰他们。龙阳暗自点头,和安抚镇民的人打个招呼,他在寻找,寻找一个人,那个人就是佘老头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,那里还没有,龙阳仔细找了多遍,没有找到佘老头,哪怕他的老伴或者是他的孙子,龙阳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不对,这里是镇子里的所有人吗?龙阳产生怀疑,他立刻找到徐所长,要求核查全镇的人口,看看有什么人遗漏。龙阳在担心,担心失踪的孩子以及佘老头一家人。

    在徐所长的安排下,所内的同志一边安抚人员一边清点人数。经过仔细查找,以前失踪的儿童不在,失踪的报案人不在,佘老头一家不在,其他人都在。

    还是少了人,他们在哪里?

    佘镇的阵法已经失效,那山上的阵法是不是也失效?

    龙阳立刻提出自己的想法,建议大家赶去山腰的山洞之处。

    迷魂阵法取万物之生机,生机已失,阵法失效。起前,在山腰处找不到隐藏的山洞,也是因为阵法之故。现在,阵法能量已失,佘镇已经显露出来,镇民已经找到,那么山洞定然也可以找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