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八十六章 佘镇
    “什么镇?”龙阳迷茫问道。

    “佘镇!”徐所长郑重回答,因为他想到一个不大的镇子,大一点的村子。本不在意的一个小镇,也是没想到的镇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佘镇?”龙阳迷惑不解,明明是无名镇或者是有名镇,徐所长为什么说是什么佘镇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佘镇就是你说的无名镇。谁成想竟然是这个镇子,难怪查来查去就没有什么无名镇有名镇。佘与余一笔之差,有名当无名。”徐所长禁不住说出此中差别。

    “所长,你说佘与余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走,我们路上说。”

    既然查到镇名,徐所长立刻安排人员前往佘镇,路途中他和龙阳讲起其中的原因。

    佘镇,以前就是一个村子,全村皆姓余,故名余村。村中名人尽出,才华横溢,世人皆知。只因有一人在朝内为官,因故得罪奸臣,遭残害。族人无奈,怕牵连九族,改姓佘姓,村子也改为佘村。时移世易,久而久之,佘村就改为佘镇。历代余姓族人自问对不起列祖列宗,一直自称无名村,无名镇。

    其实名就是名,命就是命,不过一横一竖的事情。世间事不过如此,看开了就是命,看不开,就是无名无命。

    车辆在行驶,龙阳在沉浸在徐所长话语之中,感叹余姓人内心悲苦。

    哎!靳村人何尝不是!

    本姓金,为了躲避朝廷追杀,避世群山之内,与世人相离相隔,改姓为靳。改姓之后,还是祸患不离,背井离乡。好不容易有个栖身之地,如今又是危险临近。

    龙阳感同身受,不禁嗟叹不已,内心不由异常感伤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怎么了?”徐所长看见龙阳的神情悲伤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没事,改姓的人都是有不得不的理由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”龙阳从悲伤的感觉中走出来,现在不是伤感的时候,先解决目前的事情再说。

    车在行驶,前进不断,龙阳的心已经飞出车外,早早赶往无名镇,不,是佘镇的地方。因为那里有个佘老头,还有好多孩子等着救援。

    经过一天的颠簸,终于在夜晚之前来到所谓的无名小镇附近。按照路上的计划,人员不进村,先去山上山洞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徐所长,就在这小山的山腰处有个山洞,里面应该就是藏孩子的地方。”龙阳带领大家来到小山的附近,就近埋伏起来。

    徐所长将人员召集到一起,交代行动方案。地形不熟,夜路难行,一定要小心行事。因为怕惊动到山上的可疑人员,大家都不要打开手中的照明工具,直到临近山腰处,方可打开。

    龙阳当时在此处做了暗记,他一马当先,首先来到山腰之处。

    “所长,我没找到我做的记号,但是应该就是在这里。”龙阳摸索着寻找自己做过的记号,但是没有找到。也是,当时对方已经发现龙阳来过山洞,也就会发现龙阳做过的记号,没有找到也正常。

    “好,大家打开灯光,仔细寻找。”徐所长一声令下,所有人员立刻打开手中的照明工具,半山之上,灯光相互照耀。

    “报告所长,这里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报告所长,这里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一声声报告传来,大家都没有找到龙阳所谓的山洞。

    “这个山洞的石门生长草木,与平常没有两样,请大家再找一找。”龙阳非常着急,明明就在这里,为何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万一,所内还带来了挖掘工具,在附近的山体上开挖,希望发现石门和山洞。

    “所长,再挖就挖山了。”经过近两个小时的挖掘,没有发现龙阳所谓的山洞。

    大家都看向龙阳,希望他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“所长,就在这里啊。”龙阳也急眼了,在山腰处不停的寻找,希望找出山洞所在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大家再找一下,如果没有结果,我们就连夜赶到佘镇,从佘镇入手。”徐所长稳定大家的情绪,立刻组织再次寻找。

    没有结果,出乎意料的没有结果,当然这是对龙阳而言的。而相对而言的是徐所长和他的同志们,他们没有找到一丝的痕迹,也充满了对龙阳的怀疑。换而言之,就是开始觉得被被龙阳骗了。

    “走,去佘镇。大家记住,不要惊扰到老百姓。”徐所长大手一挥,十几名人员立刻从山上出发,直奔佘镇。

    此时,龙阳心中翻天倒海,就是这个地方,就是山腰之处,就是自己做过暗记的地方,为何没有山洞?为何没有石门?为何没有任何痕迹?

    难道是鬼魂作怪?自己已经失去鬼眼能力,看不到真正的鬼魂,难道是自己判断错误?

    一只手拍向龙阳的肩膀,是徐所长。

    “龙阳,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。”徐所长说完,径直走向队伍的前方。

    假如龙阳不是从这里而来,他就不会知道无名镇,不知道镇内人姓佘,不会昼夜赶路来到派出所报案。徐所长相信龙阳,因为龙阳所说之事真的存在。一个孩子,不会因为一碗面条来到所内报假案的,更不会如此辛苦来骗一顿饭的,他从龙阳身上看出可信性。

    听到徐所长的话,龙阳心中涌来一股热流,一种感动,和一种熟悉的感觉。真像凌叔他们!

    “镇子呢?”

    当大家来到所谓无名镇的时候,没有找到。这里也应该就是佘镇的位置,也是龙阳来回三次的地方,可就是一片杂草丛生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所长,这?”身边的人员来到徐所长的身边,怀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佘镇就是这个位置,我以前来过这里,龙阳说的没错,这里确实有问题。”徐所长将大家召集到身边,围在一起。

    难道真是鬼魂在祸害人间?龙阳无法解释这一切,他伸手摸向怀中的玉手杖,狗娃,你如果知道我的心意,出来帮我。龙阳心中默想,但是他不知道狗娃能不能收到。

    狗娃此时已经出来,但是他也看不出此中道理。如果是鬼魂在捣乱,狗娃定能发现,他发现不了,那还不是鬼魂的问题。

    狗娃看着龙阳着急的模样,内心更加焦急,他没有办法,围着龙阳转了几圈,无奈的回到玉手杖之中。

    龙阳等待一段时间,发觉狗娃没有给予自己表示,只有耐下心来和大家呆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大家就和我一起等天亮。”徐所长终于发话。

    其他人没有听出徐所长说话的意思,龙阳听了出来,难道徐所长也知道世间有鬼魂的事情?

    龙阳趁别人坐着等待的时候,来道徐所长的身边,悄悄的问。

    “所长,你为什么说要大家等天亮?”

    “现在天太黑,无法找到佘镇,只有等天亮再找喽!这有什么奇怪的。”徐所长坦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龙阳答应着,坐在徐所长的身边,观察着徐所长的表情变化。

    徐所长虽然看不出惧怕的表情,但是他一直留心观察四周的情况,时时警惕着。看他安排的人员,四个人警戒,从这就可以看出,他也在担心着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相信世间有鬼吗?”龙阳小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世间哪有鬼!不过是信者有不信者无的问题。你这孩子,小小年龄,咋会想到鬼魂的问题。”其他人在休息,徐所长的声音也不大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信。”龙阳仿佛不经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!我信?”说完,徐所长诧异的看向龙阳,觉得这个孩子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嗨,我说,你怎么知道我信?!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看你安排的人员,你心里没底。而且你说过你来过这个地方,现在这个镇子没了,你也在怀疑,是不是?”龙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别的不怀疑,我怀疑是你这个小子把我们带到沟里,娘的!这到底啥情况!”徐所长这句话终于说出他心中的憋闷。他来过这个无名镇,也是路过,明明就在这里,现在找都找不到。为了大家的安全,他安排人员做好警戒,防止意外发生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你还怀疑什么?”龙阳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,他知道徐所长在怀疑什么,他不是怀疑自己,他是在疑惑这个地方的古怪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不是遇见什么所谓的鬼打墙了?”怀疑就是怀疑,没有根据的怀疑就是猜想。

    “我遇见过,不过那个鬼打墙不过是人为的把戏。”龙阳将他在上学途中的遭遇和徐所长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考上警校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就是去警校上学的路上遇见的,不过那是人为的。后来他们都被绳之以法,恶有恶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毛没有上学?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耽误了。”龙阳怅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真有点怀疑你的身份,等这个事情结了,我要好好拷问拷问你。”徐所长笑着和龙阳说道。听了龙阳一番话,他真的相信龙阳是考上警校的学生,只是不知道龙阳为何没有上学,还不畏路途遥远步行来到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夜漫漫,人在野外无心睡眠。心戚戚,家在心中有家不能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