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八十五章 报假案
    龙阳星夜兼程,速度第一,为的是能将山洞的孩子及时救出,为的是保护佘老头家人的安全。他应该一天一夜没有吃饭与睡觉,他一心赶路,为的是及早报案。

    “同志,我要报案。”当龙阳蓬头垢面出现在派出所的时候,大家都以为他是一个流浪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你报哪种案子?”值班人员耐心接待。

    “我报,我报。”龙阳犹豫了,他不知道该要报何种类型的案件。

    “你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报偷盗小孩的案件。”龙阳觉得这个比较合适,也适应无名镇的案件。

    “有人偷你吗?”看见龙阳的模样,值班人员以为龙阳自己被拐卖,热心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都是大人了。是无名镇有人偷盗孩子。”龙阳努力解释。他看见值班桌上有一杯水,二话没说,抓起就喝。

    “无名镇?我们辖区没有叫无名镇的镇子。”看见龙阳不顾一切的样子,值班人员觉得这孩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时常接到报案,但是像龙阳这样报案的还是头一回。年龄小不说,报案的内容也不像真实。换句话说,工作那么多年,就没听过有无名镇这个镇子。

    “真的有,我是赶了一天一夜的路才从无名镇来到这里,镇里失踪了很多孩子,需要你们去。”龙阳非常急切,因为佘老头还在等着,是他掩护龙阳出来报案的。

    “你等一下。”值班人员进入派出所的院子中,好像是前去和领导汇报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一个年长的人来到龙阳面前,身穿制服,脸庞棱角分明,精明干练。

    “孩子,饿了吧,来,到我们后面吃碗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吃,我说是真的。”龙阳还是着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这是我们徐所长,他说让你吃就去吃吧。”身旁的值班人员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去值班吧,这里交给我。和孩子说话要注意方式方法,你看这孩子来到这里也不容易,说不定真有案子。”徐所长和气的和值班人员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所长,你辛苦。”值班人员说完离开,临走前还特意多看了龙阳两眼。他的意思很明显,这孩子不会真的饿了,来派出所讨吃的来吧。

    “孩子,我们边吃边说好不好?”徐所长还是一脸和蔼,让人亲近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龙阳长吁一口气,稳定情绪,随所长来到派出所院内。

    “吃吧,我这还第一次做面,不一定好吃,凑合一下。”徐所长笑容尴尬,更多的是关心与关爱。他没有因为龙阳是一个身份不明的报案者而产生隔阂,而是关心这孩子是不是饿了,是不是真有冤屈。

    龙阳很感动,像是见到了凌峰与朱宏远一般亲切。

    “好,我吃完面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龙阳不再客气,狼吞虎咽的将一碗面刨入肚中。自步行上路以来,还是第一次吃这碗热乎乎的面。肚里有粮,心里不慌,龙阳感觉浑身通泰。

    放下筷子,龙阳舒服的打个饱嗝。抬头看见徐所长正盯着自己看,龙阳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是说无名镇吗?”徐所长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是无名镇内有人偷小孩。”龙阳肯定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孩子,我们辖区确实没有无名镇这个镇子,你是不是记错了名字。”徐所长在这里工作了不少的时间,他确实没有听说过这个镇名,也许是龙阳记错了。

    “我确定是无名镇。”龙阳不容置否,非常确定。

    “这样,我先安排人查查,你也别着急,再想想与这个镇子相关的信息,好吧。”徐所长说完就离开派出所的食堂,他立刻去安排人员查访,看来他是认真的。没有因为龙阳是个孩子而怀疑龙阳的话,也没有辖区内没有这个镇子而放弃调查。

    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时间,徐所长让人将龙阳带到接待室。

    “经过我们细致查找,本辖区确实没有无名镇这个镇子,也没有与无名相关的镇名或者村名。”徐所长给出结果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龙阳想不出其中缘由,难道是佘老头和自己撒谎?这次肯定不是做梦,自己确实走进镇子三次,每次都是真实发生的。

    “你再想想?”徐所长仍然没有放弃,偷盗小孩不是一般的案件,属于拐卖儿童,他继续让龙阳仔细思考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当时村中人和我说那个镇子以前叫有名镇,后来才改无名镇。”龙阳记起佘老头的话,虽然当时是一句玩笑话。

    “有名镇?”徐所长看龙阳的目光有了变化,换做是谁都要怀疑了。

    徐所长开始之所以相信龙阳,是因为一个孩子不会平白无故的跑到派出所来报案,就算报假案也要有这胆。而且龙阳讲的有根有据,言之凿凿。另外,接受报案要抱着宁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,只有经过调查之后才能得出结论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龙阳这样报案很特殊,不但查找不到镇子,而且一会无名镇一会有名镇,让人感觉像孩子闹着玩一样。徐所长开始很相信龙阳说的是真的,现在他也有点犹豫。

    龙阳看见徐所长的表情与目光,自己想想这也正常,人家是在怀疑自己报假案。

    “徐所长,我说的是真的,我真的是来报案的。我从无名镇来到这里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,不停的走,不停的跑,没有喝水与吃饭,从东南方向赶到这里。”龙阳叙说着。

    “你讲慢点,你是从西北边来,赶了一天一夜的路,中间没有停留?”徐所长打断龙阳的话,详细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一直往东南方向走,没有休息,只为赶到这里报案,寻求帮助。”龙阳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西北边而来?一天一夜?”徐所长嘴中念叨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对了,这样也能定到位置,只要算出走出的距离,应该能知道是什么地方。按照龙阳这样,一天一夜走出的距离不会太远,这仅是按照平常孩子的计算,可龙阳不是平常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孩子,按你所说的距离也没有一个叫无名或者有名的镇子,按时间与距离推算,很远的位置有一个小镇。”徐所长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长,是什么镇子?”

    “一个很小的镇子,和一个大点的村子差不多。不过不是什么无名镇有名镇。这样,你再想想方向对不对,万一夜间你走错了位置与方向也有可能。”徐所长自己首先否决了自己的想法,因为可能性不大,一个孩子一天一夜能走多远,何况那个小镇离这里不是小距离。

    龙阳去往武威市的路上是走岔过路,那是因为道路不熟悉,难免有这种情况。当时他走的很多地方就不是路,是在荒山野岭中穿行,一个不小心就会偏离方向。但从无名镇出来后,自己虽然速度很快,但是方向一直没有错。这不是龙阳自信,是他有这方面的本领与能力。小的偏差会有,大的方向不会错。

    “所长,我不会走错方向的,我从无名镇往东南方向出来,一直没有偏离过这个方向,我确定。”龙阳很焦急,这样下去会耽误时间,不知无名镇的孩子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“所长,我知道你难以相信,我有这个能力赶到这里,那里有好多孩子等着营救,希望你能派人和我去一趟,这样不就明白了。”龙阳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急,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龙阳,我从平县来的,我要到武威市部队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当兵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父亲以前在那里当兵,我想过去看看。”龙阳不愿意过多透露父亲的事情,只把原因简单说一下。

    “平县?”徐所长一时更加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因为平县距离这里更远,一个孩子没有乘坐交通工具,仅凭步行来到这里,不是轻易能够做到的。可眼前的龙阳是那么的朴实与诚恳,他又拿不出理由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是一股什么意志支撑你走到这里?”徐所长对龙阳产生兴趣,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出来透透气,看看外面的世界而已。”龙阳模棱两可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不易,这样吧,我和你去一趟你所说的无名镇,看看到底是什么地方,不过希望你不是报假案的。”徐所长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报假案的,我以后会和你一样。”龙阳随即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要好好学习,不能到处乱窜,只要考上警校,就会和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考上警校了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,要踏踏实实的,做人不能不诚实,如果你考上警校,现在已经开学了,你应该在学校里学习。我现在有点怀疑你真的是报假案的!”徐所长听到龙阳的话,再次怀疑龙阳报案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报假案?我所说的都是真的!”龙阳在这里人生地不熟,来到派出所内真有种到家的感觉,所以说话很直接。况且他和凌峰、朱宏远相处过,知道他们的性格与脾气,他们都是对工作认真的人,徐所长也不会例外。另外,龙阳因为特殊原因请了三个月的假,因为牵扯到靳村的事情,他不想和徐所长过多解释里面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相信你说的是真的,我也答应和你一起去,你的事情等我们到了那里之后再说。”徐所长的意思很明显,龙阳撒不撒谎,一去便知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你不相信,我听佘老头说过,说那个镇就是无名镇。”龙阳暗自咕哝。

    “小孩子别说脏话。”徐所长模糊听见龙阳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哪有说脏话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什么骚老头嘛!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佘老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佘老头!”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“是佘老头说的,是无名镇!”

    “坏了,是佘镇!”

    徐所长想到刚开始考虑的小镇,镇不大,像个大一点的村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