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八十三章 小镇无名
    本镇无名,无名小镇。因地处偏远,交通不便,与外界交通闭塞,属于偏僻的小镇子。此镇原名无名村,后更名无名镇,村无名,镇亦无名。

    “无名村?无名镇?”龙阳随着老人念出名字。

    “是,村无名镇亦无名。”老人神情悲戚。

    “老爷爷,你接着说。”龙阳不想打断老人的话,搬了凳子,坐在老人旁边。

    “哎!村虽无名,其实有名,这是很早以前的传说,我就说上一说。”

    传说,无名村不叫无名村,叫名人村。因村上出人才,出名人。

    唐朝时,出了一个人才,享誉大江南北。他因此地做了一首诗,诗云:花开花四落,花落无人采;待到采花时,花泥待花开。

    宋朝时,出了个词人,为此地做了一阙词:仙人到仙处,人处,山处;旧人到旧处,一处是一处,还有一日处。

    “老爷爷,我没有听过?”龙阳如实说。

    “呵呵,都是清风胡诌的,别信他的。下面我们说正题。”圣诞老人呵呵一笑。(圣诞节,给大家开个玩笑,给个惊喜,别介意。)

    讲起山村的真正起源,此前此地确实有一个村子,因战争纷乱,生灵涂炭,村内不存一户。所以村也不留名,户也不存人。直到社会安定,国家平稳,才有人迁来此地。

    小镇民风淳朴,人心淳厚,夜不闭户路不拾遗,村民们相安为乐,乐安相人。

    事情发生在前几日,村内突然开始失踪小孩,不是一起失踪,而是一夜一个。

    不是不分性别,都是男孩,从刚出生到十岁,都有失踪。

    镇内人不是不懂,从第一个孩子失踪时就开始四处查找,甚至派人出去报案,但是出去寻找的人和报案的人都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直至第二个小孩失踪,第二个报案人失踪。

    再有第三个小孩不见,第三个前去报案的人不见回来。

    无名镇不敢再派人出去,镇里人不敢出来。人人在家看着孩子,人人不敢出头报案。镇子里开始出现一个说法,说此处不吉利,若吉利,会取名无名镇?

    不是没有人勇敢,勇敢人家的孩子在当天夜里失踪了!

    不是没有人出头,出头人家的孩子丢了!

    无名镇人心惶惶,惶惶无名。

    “老爷爷,你们后来怎么说?”龙阳相信有鬼魂,不相信有如此诡异的鬼魂,他想一探明白。

    “后来,哎!后来说是得罪了什么无名神,把我们的孩子抓去成仙了!我看就是无名鬼!”老人气的胡子直哆嗦,手脚发抖。

    “那您孙子?”龙阳看向床上瑟瑟发抖的男孩。

    “他啊,哎!”老人神情难以言喻,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“老爷爷,您说吧,也许我能帮点忙?”

    “孩子,你明天早上还是早点离开此地,镇子内不能呆了,我们已经暗自商议,决定迁离此地。”老人一脸无奈。

    “您说?”

    “现在大家都不敢出门,我一直坐在门前,就是和大家相互联系,这地方真不能呆了。孩子,你也早早走为是。”老人再次劝说。

    “老爷爷,我相信世间有鬼。”龙阳坦诚相待。

    “你相信?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。但是我感觉无名镇内与鬼无关。”

    龙阳现在失去鬼眼能力,但是他的直觉并没有失去,他感觉不到此地有鬼魂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孙子可是亲眼看到,你看他现在,哎!还是吓的要死。”老人虽然睿智,可也担心孙子。

    “您讲一下。”龙阳很笃定,看向老人,希望他说出当时实情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老人略一沉思,说出了无名镇的隐情。

    事有出处,几日前老人的孙子在外玩耍,一群孩子,在镇口的广场上嬉戏。天色已黑,只有老人的孙子和一个孩子还在镇口,突然一声孩子的惊叫,老人的孙子跑回家,而那个孩子已经失踪。自老人的孙子回来后,惊吓连连,至今不敢与外人接触。而另一个孩子,也没有找到下落。那个孩子,就是镇子内失踪的第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接着,就不断的有孩子失踪,再接着出去报案或者找孩子的人都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爷,你们能看见鬼魂?”

    “谁能看见,要是能看见就好了,我揍不死他!”老人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凭什么说他们是鬼魂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看不到。”老人愤愤的说。

    是了,看不见,看不见的事只能是看不见的人所做。

    看来,此镇上不只是一个家庭受害,而是有多家已经失去孩子。怪不得老人曾说过,再有来的,他会以命相搏。

    “孩子,我说过了,你听了当没有听见,明天抓紧离开,说不定他们也会抓你这样的男孩。哎!”老人一句话,一把辛酸泪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不怕!如果他是圣诞老人,我更不怕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老人?”

    “偷孩子的老人!”龙阳尴尬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管什么人,孩子,你都要注意。我只有这一个孙子,我要保护他的安全。今晚,你要注意安全。”老人说完,走到孙子的床边,没有脱衣睡觉,坐着。

    夜,还在继续黑,人,还没有会睡。

    龙阳实在受不了这种气氛,起身走到院中。

    “老爷爷,我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快回来,你不怕!?”屋内传来老人焦急的呼唤。

    “我不怕,今晚,我怕白胡子的老人。”龙阳随意一说,屋内的老人听到,浑身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这孩子怎么知道是白胡子的老人,这几天镇内都在传是有白胡子的老人抓走了孩子。不行,不能让孩子出去,老人赶紧出来追赶,可已经见不到龙阳的身影。

    无名镇,静,静的怕人。因为镇内街道没有人,镇内没有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龙阳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声,一下一声。

    不是这个节奏,也不是这个气氛,龙阳感觉不同寻常。他腾身而起,落在镇内一家的屋顶之上。既然有人来偷孩子,不会从天而降,那就在此处等待他们的到来。

    近一个小时,全镇没有任何动静,龙阳感觉饿了,嘿嘿,我找个锅来,搞个火锅吃吃。

    龙阳飘身而下,回到老人的家中。

    “滚!”屋内传来老人的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龙阳立刻飞身入屋,只见一个身穿黑衣,白胡之人正在抱着小男孩。

    “放下他!”

    龙阳怕伤害到男孩,首先怒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先走也!”

    不见此人有任何动作,从窗户消失。

    “啊!”龙阳愣在当场。此人身法如此之快,超乎常人想象。

    龙阳立刻腾身而上,从屋内翻身而出。只见夜里漆黑一片,已经失去踪影。正当龙阳四处查找时,突觉得一阵头晕,身体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迷药!”说出最后二个字,龙阳从屋顶滚落。

    “孩子!孩子!”

    龙阳耳旁传来老人的呼唤声,强挺着,龙阳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醒了!”老人很高兴,身边的老婆子还在抹着眼泪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没有保护好您的孙子,您放心,他们跑不了。”龙阳一醒过来,就明白昨晚的结局,老人的孙子也被掳去了。

    “大仙要的人,谁敢不给。我孙儿已经躲过几日,谁知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,那是他的命!”老人一句话,身边的老婆子更加控制不住,呜呜的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命啊!这都是命啊!”老人捶胸顿足,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“爷爷,他们不是鬼!”龙阳撑起身体,和老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老人怀疑的看向龙阳。

    “老爷爷,他们不是鬼,他们是用了迷香,我昨晚就是着了他们的道。我怀疑他们就是利用这种方式偷孩子,你们别被迷惑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昨晚明明,明明抱着我的孙儿突然飞去了?”

    “那是迷药的效果,咳咳!您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!”老人坚定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您等我,我现在要出去一趟,您要给我隐瞒消息。我怀疑这里面不是那么简单,尽量不要透漏我的行踪。”龙阳撑着身体,他要起床,他要解开无名小镇的无名之谜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不能走,外面还不知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爷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要走,那我送你。”老人的话不容拒绝,分毫不让。

    也许老人失去孙子,坚定了他的信心,他也要惩治这班作恶之人,龙阳理解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龙阳的头还有点晕晕的,他知道是一种迷药的作用。这群不明身份的人为何要偷孩子?还用这种手段偷孩子?不管怎样,龙阳决定管到底,一定要解救这些无辜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老爷爷,我们这是要走到哪里?”

    龙阳和老人一起离开无名镇,从镇内出去后,老人走进了荒野地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说我们是去到公安局报案还是去解救我的孙子?”老人一边走一边说,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“爷爷,您说。”龙阳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您着急的话,我们就先去找您的孙子。我看还是先去报案的好,这伙偷孩子的人不是鬼魂做怪,应该是有人有其他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报案,我找不到公安局在什么地方。至于找孙子,我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您?”

    龙阳看着眼前佝偻的老人,心中腾起一种不安,危险也许就在身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