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八十二章 人在旅途
    天都家的三人可以算不欢而散,只为一个人,那就是龙阳。而此时的龙阳已经踏上前往父亲当兵的地方,不是坐车,而是步行。

    虽然龙阳已经从一系列的事情中走出来,但是他还没有彻底走出来。就算一个成年人也不会轻易的放下沉重的心情,何况是十五岁的龙阳。

    龙阳背上只背着一个包裹,轻装上路。他摸摸胸口,他的怀中揣着许多重要的东西,不能离身的东西。有玉手杖,有《探案纪要》上下卷,还有一些童年的记忆。这次他外出寻找父亲当兵的地方,就要靠一个小本本,那是龙少云的退伍证。

    自龙少云莫名失踪后,龙阳就偷偷的将父亲的退伍证保留起来。靳芹找了好几遍也没有找到,询问龙阳时,龙阳直摇头不说话。靳芹心中有数,就不再查找,让它成为孩子的一个念想吧!无数个夜晚,龙阳将退伍证拿出来,认真的看着上面的照片,轻轻的和照片说着话。龙阳说的最多的是:爸爸,你去哪儿了?龙阳想你。

    退伍证上记载着龙少云当兵的部队番号以及地址,这也是龙阳此去的目的地。武威市,8121314部队,职务排长。临行前,龙阳咨询过,这武威市距离平县近一千公里。假如龙阳每天走五十公里,那就需要二十天的时间,中间还不能有间隔。时间紧迫,龙阳需要加紧赶路,日夜兼程。

    龙阳放弃乘坐交通工具到达武威市,是为了磨砺自己的身心,增加生活的经历,开阔自己的眼界。在日夜的赶路中,锻炼心性,放下负担,放飞心情。

    龙阳要到父亲当兵的地方,一方面是想到父亲工作生活的地方看看,了解父亲在部队的生活;另一方面,龙阳要远离靳村街,要让靳村人远离危险。

    龙阳担心着靳村的人,凌峰等三人担心着龙阳。他们不知道龙阳离开的具体路线与时间,更想象不出龙阳竟然是步行上路。

    走出平县的那一刻起,龙阳的心就已经归属自然,暂时抛下所有的悲痛、忧伤与疑惑,只有自己在路上,在旅途中。

    龙阳没有挑选宽广的大道,多数选择小道与近路。有些地方人迹罕至,道路难行,但是对于龙阳来说容易很多,他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,在坎坷的道路上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渴了就喝小溪水,饿了就吃干粮或者打点野味,龙阳完全避开城市的生活,仿佛回到靳村,回到山里的生活。

    道是容易,其实也难,龙阳在路途中也会走错了路,偏离了方向。因而在以后的时间里,他会每隔二、三天就到附近的城镇,一是补充食物,二是矫正路线。

    这日,龙阳来到一个小镇之中,小镇不是很富裕,面积不大,正好在龙阳前行的道路上。这次不用刻意找镇子问路了,龙阳心里想道。

    进到镇子中,龙阳察觉到一个怪异的现象。镇内的居民露面稀少,且对他的到来保持着警惕,无论他走到何处,都有目光跟随着他。

    难道这个镇子很少有人来?对陌生人的到来感兴趣?可目光中的意味不对。

    龙阳看到一个房门前坐着一位老人,他决定上前问问。

    “老爷爷,这个镇子叫什么镇?”

    “你是哪里人?为什么来到这里?”老人没有回答龙阳的问题,而是反问龙阳,让龙阳迷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叫龙阳,来自平县,是要前往武威市的,我只是路过这里。”龙阳老实的告诉老人。

    “哦,那你快些离开吧。”老人说完就不再搭理龙阳,无论龙阳怎么询问,老人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奇怪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龙阳离开老人,继续向镇子内行去。镇子内的商铺都关着门,没有正常营业,多数人家也关门闭户,处处透出怪异。

    眼看天色已晚,龙阳既没有补充到食物,也没有问到路,只好无奈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原先的老人还坐在门旁,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怎么还不走!”老人突然呵斥龙阳,吓龙阳一跳。

    “现在天色已晚,我怕走错路线。”无论老人什么样的语气,龙阳还是礼貌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你跟我来,别再乱走了。”老人说完,径自拎着板凳,向屋内走去。

    “把大门关上。”当龙阳走进院门处时,老人头也不回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虽然老人不像恶人,但是龙阳也时刻保持警惕,毕竟这个镇子太古怪了。

    当龙阳关上大门,跟在老人身后来到屋内,龙阳才看见屋内还有两个人。是一个年老的女人和一个年幼的孩子,两个人有点哆嗦,像是很害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,你怎么把外人带到家里来了?”年老的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也是一个孩子而已,明天天亮就让他走。”老人回答道。

    龙阳不明白他们这是怎么了,为什么那么怕外人?看目前的情况,估计也问不出所以然来。龙阳耐下性子,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那个孩子是个七八岁的男孩,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,像是受过惊吓。他一直靠着年老的女人,手抓住衣襟,始终没有放开。

    晚饭是稀饭馒头,菜是咸菜,看出老两口过得很辛苦。老人从灶台那里摸出两个鸡蛋,给他的孙子一个,给龙阳一个。龙阳推让着,放在小男孩的碗边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以前,平常人家也不至于过得如此清苦,难道这里有什么苦衷?

    “小弟弟,你的父母呢?”龙阳吃完饭,故意问桌边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小男孩听到龙阳的问话,迅速躲在他奶奶的身后,只露出一个头,非常惊吓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他爸妈在外地打工,一年只回来一次。吃完你就歇着吧,明早早点走。”老人没给龙阳打听的机会,安排龙阳在屋内的小床上休息。他们二人和小男孩睡一个床,将小男孩放在最里面。

    夜深了,两位老人没有睡觉,只坐在床上。龙阳躺在床上,也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会不会来?”年老女人的声音,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“嘘!别乱说话。”老人制止了自己老婆子的说话,看向龙阳的床上,见龙阳没有动静,接着低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如果再来,我就拼了这条老命也要保护我的孙儿。”

    老人说完,慈爱的看着床内的小男孩。一旁的老婆子却禁不住落泪,抽泣不断。

    “哭丧呢!”老人低声呵斥一句,老婆子立刻停止抽泣,脸转向床内,偷偷的抹泪。

    “哎!”老人也长叹一口气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们越是这样,龙阳越是好奇,虽说好奇害死猫,可好奇之心人皆有之。

    两位老人一夜没睡直至天亮,龙阳也没睡,他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两位老人如此惊悚,如此害怕与担心。

    可事与愿违,一夜无事发生,龙阳空等一夜。

    待到天明,老人给龙阳准备了些馒头,接着就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龙阳知晓自己问不出结果,只好拿着馒头,拜谢后离开。

    “是老实的孩子,越早离开越好。”老人看着龙阳的背影,像是和身边的老婆子说话,也像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龙阳虽是离开,却是假装离开。他避进附近的地方,等黑夜来临时再想计策。老人收留自己,又为自己准备干粮,此一饭之恩,龙阳要报答。

    从镇外看镇子,基本无人外出活动,凄凄凉凉,镇子上空笼罩着不祥的气氛。

    镇子虽小,可也是个镇子,总不会如此不济,全镇的人如此胆小怕事,畏事如鼠,不敢出门吧!不搞清楚里面的道道,就解不开镇子之谜,龙阳决定逗留一天,晚上再寻老人求宿,以探事情究竟。

    临近天黑,龙阳又来到老人家,此时老人依然坐在门口,见到龙阳出现,非常意外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怎么又回来了?!”

    “我今早离开,走着走着发觉又走回到这里,所以再次来麻烦老爷爷。”龙阳借口迷路,以消解老人的怀疑。

    “哎!是命中注定还是你命运不济,怎么又回到我们镇子。”老人叹着气,口中不停絮叨,龙阳听出来没有好话,可言语之中又有担心。

    “老爷爷,这镇子内到底发生什么事情?你们为什么如此惧怕?”龙阳忍不住问出心中疑问。

    “别问了,随我进来。”老人照常拎着凳子走进屋内。

    龙阳赶紧跟上,临进来没有忘记关门。

    进入屋内,龙阳发现昨晚的小男孩躺在床上,浑身发抖。年老的女人不住的在床边安慰,让孩子不要害怕。

    也许这个孩子就是打开老人心结的缺口,龙阳决定在这个孩子身上一试。

    “小弟弟,你怎么了?”龙阳平静的走上前,耐心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我怕,我怕。”小男孩一边说,一边发抖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离他远点,他这是心悸所致,慢慢会好的。”老者没太过在意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爷爷,事已至此,你能不能和我说说其中的原因。”龙阳再次向老者探寻其中隐秘,希望能得到结果。

    “哎!既然你转了一天又转回我这里,说明我们有缘,我就和你讲讲。听完后就就当做没听过,明天抓紧离开。”老人一再要求龙阳离开,看来里面还有未知的危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