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八十一章 龙阳出走
    凌峰接过酒瓶,没说二话,咕咚咕咚喝下剩余的瓶中酒,把酒瓶扔在半空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!”凌峰骂了一句脏话,他不是骂人,也不是骂娘,他是骂事,他骂这些离奇古怪的事情,骂世间如此多的冤屈与不平衡。

    凌峰感觉到自己的失言,他看着龙阳。龙阳没有任何表示,他很平静,表情平静,内心平静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凌叔我是不是过分了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想法,也知道你不是针对我。凌叔,您坐下,咱爷三再唠唠!”龙阳说道。

    凌峰看了眼靳仁的坟墓,知道所谓的爷三,里面有靳仁在。

    “哦,错了,是爷四个。”龙阳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龙阳看见凌峰看向坟墓,他补充了一下。因为靳仁就躺在这里,本来就在,他想说的爷三,是指还有狗娃。

    凌峰听到龙阳的话,四周看了一下,因为他知道龙阳还有一个朋友。想当初,吴家案件的时候,吴三贵为何痛快的交代出案件的经过,就因为龙阳的一个朋友帮忙。而且,凌峰知道那是一个鬼魂在帮忙。

    “那你让你的朋友出来,我揍不死他。”凌峰故作气愤状,因为刚才他被龙阳所谓的朋友附身了。

    “凌叔,你不是外人,我也不瞒你,他就是狗娃。”龙阳告诉凌峰,不想他误会。

    “靳海的儿子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让他出来,我们好好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他出来你能看见?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不是能看见嘛,你可以给我们当个中介,或者翻译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看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拿你凌叔当外人。”

    凌峰不知道龙阳已经失去鬼眼的能力,还以为龙阳继续瞒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凌叔,我现在也看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“对,我现在已经失去鬼眼的能力,和你一样,是平常人、平凡人。”

    龙阳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,但是对于凌峰来说,无疑是突然而至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龙阳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您还记得,那天我在东南山峰之上遭受到一道光束的攻击?”

    “记得你说过,但是我看不见。难道是那道光束伤害到你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。我当时觉得一阵头痛,然后昏迷过去。”龙阳将事情叙述一遍,也将狗娃当夜的提醒告诉凌峰。

    “那今天晚上?”凌峰提出心中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因为狗娃无法提示我,只好借用你的身体来告诉我。所以狗娃也是迫不得已,凌叔,对不起。”龙阳再次道歉。

    鬼魂附身,不但伤害到鬼魂的本身,对于被附身者伤害也大,龙阳定然道歉。

    “没事,如果为了保护你而附身于我,再来几次都行。”凌峰知晓此次的缘由,大方的说。说完之后见龙阳没有回答,以为龙阳接受不了这个现实,凌峰反过来安慰龙阳。

    “那个能力是比较厉害,不过你本身已经很厉害了,别太过于执着外界能力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凌叔,我没事。我只是在想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在意就好,下面的事情下面再说,不是吗?”见龙阳已经从困难中走出来,凌峰大为放心。

    “谢谢凌叔。”

    “谢什么谢,走,到我宿舍,你婶子寄来家乡的特产,咱爷俩去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龙阳现在不用和其他人交代去处,直接随凌峰回到派出所内,两人聊着现在,回忆着过去,最后双双躺在床上,安心的睡去。

    不是靳村人不关心龙阳,是龙阳不敢过于与靳村人联系。玉手杖在龙阳身上,龙阳怕再次祸及靳村人。只要那些人找不到玉手杖,只要玉手杖在龙阳身上,靳村人目前就还没有危险。

    天亮后,凌峰甩甩尚在疼的脑袋,从床上起来。

    咦,龙阳这小子起的挺早,看来酒量比我还大。凌峰到外面打水洗脸,洗漱之后才感觉一直没见到龙阳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小子不会又去他靳爷爷的坟前吧,哎,随他去吧,这么小的孩子要经受如此大的打击,真是不易!

    正好所内的事情太多,凌峰没有过多想法,就被繁忙的工作缠住了身心。直到傍晚,凌峰才疲惫的回到宿舍,一头趴到床上。

    对了,龙阳这一天也没有和我联系,不知干什么去了。凌峰才想起,立刻从床上起身,准备去找龙阳。

    临出门前,他才看到书桌上有一个留条,是所内的材料纸张。

    凌叔:

    我想到父亲的部队看看,了解他的过去。您不用找我,到时间我会回来。

    这个小子!哎,也好,让他出去散散心也不错。

    正当凌峰暗自叹息的时候,外面响起一个豪爽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老凌,你小子在屋内绣花呢,还不出来迎接老同学!”

    是老朱,朱宏远的声音,凌峰赶紧从宿舍内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哪阵风把我们宏远集团的大董事长吹来的!”

    “是你这个凛冽的凌峰呗!”

    老同学还没见面,光是这两句话都在斗嘴。

    斗嘴归斗嘴,两人相见时还是一个熊抱,互相拍着对方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市里领导亲自驾临,有何指示?”

    “指示没有,不是看看你这个老同学来的嘛!”

    “估计不是想我这个老同学吧,是想某个小子了吧!”

    “你啊!”朱宏远伸手点点凌峰,心里想,知我者莫若凌峰也。

    “你先歇会,等我交代完手头的事,我们去敲老天一顿,如何?”凌峰有意的提议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肯定要吃他的,谁让他姓天,我还要吃他媳妇做的饭菜呢!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忘记!”

    “去!去!那可是嫂子,别瞎说。再说了,你小子当时不是也有心思,咱俩啊,是一对难兄难弟,谁也别羞谁!”

    凌峰揭朱宏远的伤疤,朱宏远一拳打过去,凌峰也无言以对。以前的两人,就是一对苦逼的兄弟,以前一起追求的目标,现在成了嫂子。

    “对了,老凌,可别忘把龙阳这小子带过去,我可真想他了。”朱宏远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凌峰嘴里答应,其实心里不是个滋味。有些事情,晚上相聚的时候再说吧。

    晚饭是要在天都家吃,那是肯定的。他们一直是这个规矩,相聚不去饭店,只在家里吃,到了平县,只在天都家里吃。

    三人还在客厅内喝茶,天都的妻子在准备晚饭。

    “老凌,你说要带龙阳来的,这小子怎么还没来?”朱宏远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!龙阳外出了。”凌峰叹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早说,害我等了一天!”朱宏远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,显得很激动。

    “你看,就知道你小子不是来看咱俩来的!”天都也接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真来看嫂子的!”朱宏远没留情面,一句话,让天都也接不了口。

    “是谁要看我来的?”正巧天都的妻子路过客厅门口,探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嫂子你听错了。”凌峰与朱宏远赶紧站起来,连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天都的妻子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啊!”天都笑着和二人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老凌,龙阳去哪里了?”朱宏远不忘此次来的目的,正好转移到正题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最近有点挫折,他要到他父亲当兵的地方去一趟,也是瞒着我走的。”凌峰将事情说了一遍,不过隐瞒了龙阳失去鬼眼能力的事情。况且朱宏远还不知道龙阳有此能力,没有龙阳的许可,凌峰不想说。

    “你俩是死人啊,一个孩子的事情能有多大,不会帮帮嘛!”朱宏远又显得很激动,将茶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说老朱,你才和龙阳接触几天,有我们更了解和关心他嘛!如果有些事我们能帮上忙,还用你说。”凌峰不服气,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“对!”天都也在一旁附和。

    这段对话幸好没有外人存在,不然大家都会猜测龙阳是什么身份,让三位重量级的人物为他争吵。也幸好龙阳不在场,不然他会感动的流泪。也幸好天天不在场,不然她会嫉妒的要死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他为什么要出走,什么时候回来,会不会耽误上学?”朱宏远还是不依不饶,一定要凌峰讲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“老朱,这个事情老凌和我说过了,这个孩子也不容易,他有他的想法,我们就让他任性一回。另外我相信龙阳,他说不会耽误上学就不会耽误。我们都相信他,难道你不相信?”还是天都解了围,一番话说得朱宏远也没有脾气。

    朱宏远这次是来到平县出差,说实话这次根本不用他亲自来,但他还是找理由来了。他真的想念这个不大的孩子,这个喜欢的孩子,这个和自己忘年的孩子,和自己称兄道弟的孩子。

    来是来了,没想到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在吃饭中间,朱宏远了解到龙阳的一些近况,特别是靳村的一些事情,他从内心里才真正了解龙阳。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他父亲以前在哪个地方当兵吗?”朱宏远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天已经帮我们查过了,和当地的部队也取得联系,如果龙阳到了他们那里,他们会通知我们的。”凌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朱宏远端着酒杯,听完回答,才放心的喝下手中的第一杯酒。

    凌峰与天都面面相觑,两人都心想,你老朱才和龙阳接触几天就成这样,我们比你还想得慌呢。

    三个人喝酒的气氛有些沉闷,从来没有过这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