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八十章 危机
    (求收藏!求月票!)

    龙阳跪于靳仁的坟前,悲痛至极。

    以前,龙阳虽然得不到父母的疼爱,但他还有靳仁的关爱,还有狗娃可以倾心畅谈。如今,靳仁去世,狗娃不再露面,龙阳感觉自己失去了家,失去了全部的亲人。

    况且,自始至今还没有解开一个靳村谜团,这些谜越聚越多,层层叠加。如一道道枷锁,将龙阳的身心勒紧,透不过气来。敌暗我明,无从下手,是龙阳目前的危机。其实他还不知道自己失去了鬼眼的能力,这才是他最大的危机。

    悲痛只有一会的机会,那就要把悲痛尽情的释放,因而龙阳痛哭出声,让眼泪放肆的流淌。等哭声停止,龙阳会再次坚强起来,一往无前。自小的他就被父亲教育,不畏艰险与困苦。残酷的现实磨砺他的性格,坚韧不拔,迎难而上。因而,龙阳不服输、不畏输、不会输。

    时间真只过去一会,龙阳停止了哭声,收住了眼泪。悲伤来的突然,去的也快。信心重新点燃,熊熊燃烧;信念迅速牢固,坚不可摧。这就是十五岁的孩子,独立特异的龙阳。

    身边的狗娃也渐渐平复自己的心情,佩服的看着龙阳。刚才他还担心龙阳会失去信心与动力,现在他不担心了,唯一担忧的就是龙阳还不清楚自身的状况,已经失去鬼眼的能力。狗娃突然想到一个人,急切离开。

    龙阳发现不了狗娃的举动,他缓缓的从怀中掏出两本书,一本是《探案纪要》的上卷,一本是下卷。他将书摆在靳仁的坟前,郑重的磕上三个响头。凝视良久,然后将上卷装入怀中,翻开了下卷的书页。

    龙阳借着坟前的烛光,认真的看着书上的内容。

    老夫掌管刑狱多年,积累了一套系统的侦查方法,其中包括基础的训练、体格的锻炼、侦查的方法、破案的手段,书写成《探案纪要》。而在常年的审案中,老夫也发现一些古怪离奇的现象,整理出来,警示后人。故而,分为上下两卷。

    上卷的内容,历任族长可挑选族内天赋优秀的人才学习之,不作为谋得官职的方法,也可作为自身的一项特殊的本领。

    如若遇到心韧意坚、勤奋好学、特殊天赋之人,方可传授下卷,谨慎为之。

    另外,非我族内血脉不可传,切记!切记!

    原来金氏祖上还有此特殊规定,怪不得靳山非要收龙阳为义子,这之后才交给龙阳上卷的书籍。而且是在他离开之后多年,才利用狍子送书,变通的传授给龙阳下卷。这也算不违背祖宗遗训,只有靳山才能想出如此刁钻的办法。

    龙阳感叹一声,打开了下卷第二页。

    此书记载古怪离奇之事,共分三类。一类为鬼怪志异;二类为巫术诅咒;三类为控意潜梦。当龙阳看到第三个类别时,心中一阵高兴,也许这就是解开靳仁梦中被害的原因。

    龙阳立刻翻到第三类的内容上,可书页内只记载聊聊数语,无具体案例。

    第三类,控意潜梦。这是一类最为匪夷所思的异术。据说有极少的一种人,可以控制自己的意识潜入别人的梦中,在别人的睡梦中查探消息,逼问隐秘,甚至杀人。老夫一生之中也仅遇到一次,经过多方探访与查询,只知其原理,却无法解释根本。望有出众后辈人才,能弥补老夫心中遗憾,将此书添续圆满。如若无法探寻其中隐秘,可寻护龙一族传人,与之合作,兴许能解开一二。

    这段话没有给予龙阳明确答案,不过龙阳能从其中看出几个关键问题。一是确实有种人可以进入人的睡梦中,对人不利。这就说明靳仁之死的确不是自然睡死,而是在睡梦中被人害死。二是这种人少之又少,极难遇见。既然能找到靳仁,说明其中关系重大,原因错综复杂。三是这人知晓玉手杖的存在,更有可能知道玉手杖的特殊作用。与金氏的关系特殊,极有可能追溯到很久以前。四是金氏与龙氏关系不一般,否则金氏祖上不会让自己的后辈与龙氏联手,共破谜团。

    龙阳暗自思考,他感觉自己进入到一场家族的纠葛争斗之中。可距今年代久远,无从考证。既然《探案纪要》是靳山转交传授,他定然也见到此书中记录,也许明白个中原因。

    龙阳记得母亲讲过,父亲龙少云与靳山交往甚密,常于山中相聚。两人每次聊天到半夜,难道与这也有关系?如果有关系,那父亲龙少云也定然知道此中原因。

    事情不能太深究,越想问题越多,各种可能性都会产生。龙阳决定放下这个问题,先找出靳仁的死亡原因再说。

    先推断确实有人能够控意潜梦,那这人对玉手杖就是志在必得。龙阳不去找他,他迟早也会找到龙阳,这只是时间的问题。至于多久,就看对方什么时候觉察到玉手杖在龙阳身上。玉手杖是靳族圣物,只在靳族内血脉相传,龙阳是外姓,估计一时半会还猜想不到龙阳身上。

    龙阳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,鬼魂托梦是不是此类异术的一种,或者说是一种初始的方法?等见到狗娃的鬼魂,他要详细的问问。

    龙阳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,回头看到是凌峰正从远处走来,姿态很怪异,步伐别扭,还不时的四处察看。

    “凌叔,你喝多了?”龙阳站起身来,仔细观察着越走越近的凌峰。

    见凌峰没有回话,龙阳立刻警觉起来,他感觉到凌峰不太正常,不似喝醉的样子,走路有点踉踉跄跄,又有些艰难。

    “你是凌叔还是谁!”龙阳喝道。

    “龙阳,是我!”一个孩子的声音从凌峰嘴里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狗娃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上了凌叔的身,快出来,这样不但对你没有好处,对凌叔也有伤害。”龙阳着急的过去扶住凌峰的身体,让狗娃的鬼魂快些离开。

    “龙阳,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现在的你只有和凌峰关系亲密,我只能借助他的身体和你交谈。龙阳,你现在看不见鬼魂了,也就是说你的鬼眼不发挥作用了。”狗娃也很着急,他必须立刻告诉龙阳这个消息,否则会给他带来许多危险。

    “我失去了鬼眼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和凌峰在祖坟的时候,我当时察觉凌峰已经睡着,我出现在你身边,可你既看不见我也听不到我的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用石子打到我的头上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当时太着急,没有办法通知你,所以就用一块石子提醒你。谁知道凌峰也醒了,陪你一夜没睡觉,我只好在天亮前回到玉手杖内。”

    龙阳当时也有些怀疑是狗娃,但是有凌峰在身边,他无法和狗娃沟通。没想到自己此次前去靳村,竟然失去了鬼眼的能力。龙阳一时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可事实就是事实,无论你接受还是不接受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肯定是那道莫名的光束伤害到自己,让自己失去了鬼眼的能力。龙阳心里已有结论。

    “狗娃,你附身凌叔,怎会如此表现?”

    “凌峰意念坚强,我能力不够,只能勉强支撑。”狗娃吃力的说道。从凌峰的动作以及面部表情上也可以看出,狗娃很辛苦,凌峰也很辛苦。

    “狗娃,谢谢你,你快离开凌叔的身体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回去,否则你和凌峰不好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剩下来的事情交给我,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撑不住了,龙阳你要小心,千万小心。”

    狗娃说完话,立刻回到玉手杖之内。凌峰的身体也瘫倒在地上,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龙阳赶紧将凌峰拖到靳仁的墓碑处,让他靠着,同时脱下自己的衣服,盖在凌峰身上。龙阳拿起一瓶酒,坐在凌峰身边,一边喝酒,一边想事情,一边等待凌峰的清醒。

    鬼眼的能力,是能看见鬼魂,是龙阳的一项特殊的本领。在以往,这项能力帮助了龙阳许多忙,也破了几起离奇案件。如今突然失去了,龙阳觉得浑身不舒服,失去了寻找父母、破解谜团的重要手段。

    不过龙阳很快就想开了。这种能力来的突然去的突然,失去就失去了,自己还有一身的本事,靠着这身本事,也一样可以有所作为。唯一遗憾的,就是自己以后不容易再看见狗娃了。

    “哎呦!我的头好疼!”凌峰揉着自己的额头,逐渐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凌叔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龙阳,这是哪里?啊!”凌峰惊讶的看着龙阳,突然发现自己正靠着一块墓碑,条件反射,立刻从地上翻身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?!”凌峰手指着墓碑,神情震惊。

    “这是靳爷爷的坟墓,凌叔,对不起。”龙阳歉意的和凌峰说道。

    “靳叔的坟?我记得我到宿舍内休息,怎么会到这里来的?”凌峰一时想不通,围着靳仁的坟墓转了一圈,确定是来到了靳仁的坟前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一个朋友请你来的。”龙阳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朋友?人呢?”

    “他走了。”龙阳若有用意的和凌峰说着,手还向坟墓指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他,你,太过分了!”凌峰一边发着火,一边看着自己的身体,不时的还摸摸这里,摸摸那里,像是身体上少了什么。因为他从龙阳的动作中已经明白,他刚才被鬼上身了。

    “凌叔,别着急。您坐下来喝口酒压压惊,我慢慢和你解释。”龙阳说完,将手中的酒瓶递给凌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