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七十九章龙阳受伤
    龙阳自我感觉没有大碍,临时也不清楚当时那道光束是从何而来,况且目前已是黑夜,也就暗自耐下性子,只等明天再说。

    龙阳让凌峰稍等,自己快速钻入大山。不过一个小时的工夫,龙阳手里拎着野鸟野兔出现在凌峰面前。

    山里人本身就有打猎的天分,加之龙阳经过训练,打些小动物绰绰有余。凌峰再次竖起大拇指,心道今晚又可以大饱口福。龙阳熟练的收拾着猎物,凌峰就近捡来不少的柴火,两人各有分工,龙阳负责做,凌峰负责吃。

    临近半夜时,两人才吃饱喝足。这一天累的,凌峰躺下不久就已经睡熟。龙阳还在辗转反侧,无法入睡。他既考虑奇怪的李村踪迹,又思考着莫名的光束。

    狗娃出现在龙阳身边,看着龙阳睁着双眼,知道他无法入睡。凌峰虽然看不见狗娃的鬼魂,但是他在旁边时,狗娃不方便和龙阳交流。

    狗娃出现后,看着已经变成平地的靳村坟地,非常惊讶。他围着此地飘了好几圈,还特地到自己坟墓的地方伫立良久,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龙阳,咱村的坟地怎么被人平了,你快说给我听听。”狗娃着急的和躺在草垫上的龙阳说道。

    龙阳没有理他,还在考虑着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别卖关子了,快点说。”

    只见龙阳焦虑的坐了起来,看向漆黑的夜空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是不是遇到麻烦事啦?你别着急,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龙阳好像不知道狗娃在身边一样。此时的狗娃一身崭新的衣服,这是龙阳烧给他的,原来鬼魂真可以收到这些。

    狗娃见龙阳不搭理自己,以为龙阳遇到难题,正在思考解决的办法,无奈的坐在龙阳旁边。狗娃坐下时还特意看看地上干不干净,其实他哪能粘上灰尘,只是太在意龙阳送的衣服而已。父亲去世、母亲失踪,龙阳就成狗娃最亲的人,龙阳烧的衣服,狗娃在意。

    “龙阳,车到山前必有路,你也不用太着急,办法总会有的。”狗娃在一旁宽慰,他知道龙阳心里的苦。

    龙阳还是没有说话。他叹了口气,重新躺在草垫上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过嘛!我们是兄弟,无论如何我都支持你,别灰心丧气的,让我都觉得心里酸酸的。”狗娃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天晚上你和我们的天天大小姐聊些什么,她是不是看上你啦!”

    见龙阳没有反应,狗娃故意岔开话题,聊点轻松的。

    龙阳不动不笑,与以前很反常。狗娃也觉得奇怪,再次喊着龙阳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龙阳,龙阳。”

    只见龙阳从怀中掏出玉手杖,对着玉手杖说话。

    “狗娃,出来陪陪我,你好几天没有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我说你打什么哑谜,我不是在你身边嘛!”

    狗娃见龙阳看着玉手杖,等待着。过会,他叹了口气,重新将玉手杖放入怀中,失望的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真的假的?龙阳看不见我?

    狗娃着急的从地上飘起来,围着龙阳团团转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好好的突然变成这样?

    坏了,龙阳真的看不见我,也听不到我的讲话,我该怎么告诉他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对了,狗娃控制起一块地上的石子,砸在龙阳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龙阳立刻翻身起来,警觉的看着四周。

    “龙阳,发生什么事?”睡在旁边的凌峰立刻惊醒,也从地上迅速起来,做着防范,准备应对突然而来的危险。

    龙阳自己尤不自知,如何回答,但是他有种感觉,亲近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凌叔,没事,我做了个噩梦。”龙阳找个借口,应付过去。

    “哦,你吓了我一跳,本来这个地方就不太平,我也不睡了,陪陪你。”凌峰睡意全无,盘腿坐在草垫上。

    龙阳有所怀疑,这种事情不会无端出现,只有狗娃才会做出来,难道是狗娃在故意逗自己?凌峰不睡,他不能证实。

    “凌叔,我没事,咱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能睡,要陪着你,看来这祖坟的地方也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龙阳一声惊叫,凌峰睡意全无,他非要和龙阳在一起,不睡觉,一起守到天亮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现在已经看不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无论狗娃大呼小叫,龙阳都听不见,看不到。龙阳不知道,他确实已经看不到狗娃,只是揣测着狗娃有什么事找自己。

    龙阳不睡,凌峰也强撑着不睡。狗娃不用睡,但是他无法和龙阳联系。狗娃想再次用他的方法提醒龙阳,但是这有什么用,还是无法让龙阳知道他已经陷入危险境地。

    夜已过半,天将亮,狗娃还是没有办法。无奈,他自己钻入玉手杖之内,再想想办法。

    “凌叔,天亮了,走吧。”天一亮,龙阳立刻提议启程。

    “好,走。”凌峰也没有二话,答应着就起身上路。

    “龙阳,凌叔有句话不知你听还是不听。”凌峰一边走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凌叔,您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到这次我们来这里非同小可,危险重重。我没有什么顾忌,但是你要注意安全。我们这次到东南山峰去,无论结果如何,你都要随我回去,好吗?”

    无论昨天是意外还是阴谋,凌峰都不允许龙阳再出现危险,这是凌峰思前考后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凌叔,我知道你为了我好,我听你的。”龙阳没有反驳,没有回绝,痛快的答应凌峰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要找理由拒绝我,没想到你会答应我。”

    “凌叔,你别问理由,我答应你就是。”

    凌峰想了半夜,龙阳也想了半夜。他知道昨夜应该是狗娃和他联系,但他为何没有看见狗娃的身影,没有听到狗娃的言语。龙阳没有弄清其中的奥秘,他还无法决定是否冒险,特别是不能让凌峰和自己一起冒险。

    意见已经统一,事情进行的就比较顺利。

    凌峰与龙阳再次回到东南山峰下,不用言语,不用约定,两人前后上山,时刻警惕。

    “龙阳,这次让你凌叔先登顶,让我也感受一下,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嘛!”凌峰毫不在意的说着,其实他是怕龙阳再出意外,故意提议。

    凌峰的话瞒不了龙阳,龙阳肯定不同意。

    “凌叔,我先来,你等着。”

    眼看走到山顶,龙阳的脚步越来越快,生怕凌峰超过自己,给他带来危险。

    龙阳如此想,凌峰也如此想,两人前行的速度越来越快。毕竟凌峰不是山里出生与长大,两个人虽是交替前行,但凌峰被龙阳拉下不小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龙阳,等我一下,我有一个建议,咱爷俩一起上如何?”

    “晚了,我在山顶等你。”

    龙阳笑着,不再停留,快速的向山顶登去。

    等到凌峰上到山顶的时候,龙阳已经停留许久。山顶很空旷,是,很空,很旷,没有任何的树木与草丛,更没有昨日的老槐树。

    “龙阳,这?”

    龙阳没有立即回答凌峰的问话,他蹲下身子,仔仔细细的查看着地面与周围的山石。

    真是出鬼了!

    是有鬼不错,这树真的出鬼了!

    树能带脚吗?能跑吗?为何山顶上没有老槐树?昨日的树呢!

    龙阳在观察,凌峰也在观察与疑惑。昨日龙阳晕倒以后,他明明看见老槐树在山顶上,如今却陡然消失。一夜之间而已,为何会如此?

    除非老槐树是神树、妖树、鬼树,不然它不会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。

    凌峰记得,昨日虽因救龙阳走的匆忙,但他确确实实看到老槐树,也确定它生长在山顶。他还清楚的看到树枝上系满红布条,新的红布条。凌峰确定无疑,如今不仅没有看见红布条,更没有见到老槐树,哪怕是一枝一桠。

    “龙阳,别看了,这里确实没有任何生长过树木的痕迹。”凌峰虽然不能理解这种现象,他只好确认现实。

    “凌叔,这里真的没有,但是我见过了,你也看见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,你解释不了,我更无法解释。”

    凌峰耸耸肩,表示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凌叔,我们?”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!龙阳,有些事情不到时候是时候未到,按照我们习惯的思维无法理解与推测,我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凌叔,走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无功而返,沮丧下山。

    当两人来到山脚的时候,一棵老槐树,隐隐约约的在山顶出现。老槐树下,有人,一群人。龙阳没见过,其他人更不可能见过。他们头系红布条,神情木讷。

    来了靳村两次,每次都有所发现,每次都有线索,可每次都恢恢然离开。

    龙阳虽内心不平,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来时兴致盎然,信心满满;去时沉默无语,心内凄凄。

    回到靳村街,龙阳没有答应凌峰的要求,和他去所内住宿。龙阳去了靳仁的坟前,四个菜,两壶酒,他要和他的靳爷爷说说话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龙阳去了哪里,但是没有人跟着或者劝阻,他们知道龙阳要和靳爷爷有话说。

    龙阳的心里不只是要和靳爷爷说话,他还期盼着看到靳仁的鬼魂,想知道他至亲的爷爷有何冤屈,为何匆匆去世。

    夜已黑,夜色凄凉;人犹在,心太悲伤。

    龙阳跪在靳仁的坟前,默默流泪。

    菜,是靳仁常日里惯吃的小菜;酒,是龙阳特意准备的烈酒。

    两双筷子,一个人;一个孩子,盼阴魂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到底是怎么了,你告诉龙阳好不好,龙阳给你报仇!”

    龙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渐渐哭出声来。回来的那天他没哭,靳仁下葬的那天他没哭,今天他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悲痛,哭出声来。龙阳期望此次回靳村能找出答案,可答案与他很遥远。

    龙阳跪着,哭着。

    其实,他的身边还跪着一个,那是狗娃,也在哭,但是龙阳看不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