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七十八章 踪迹
    龙阳迅速跟上,两人犹如多年合作的伙伴,交替着前进,互相示警,互相掩护。凌峰不禁暗自点头,龙阳真是一块干警察的好材料。自己工作这么多年,有着一套标准的侦查跟踪动作,没想到龙阳没有经过训练,竟然也能做出如此出众的动作。

    倒伏的草丛一直延伸到村庄的中间,龙阳与凌峰前后到达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行迹到达村庄中间后陡然消失,而呈现在凌峰眼前的只是一个坑,一个深坑。凌峰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,疑惑的看向龙阳。

    不用多想,龙阳知晓这里是李村那棵老槐树原来栽种的地方,槐树已经移走,这里只剩下一个坑。为何这些人走到这里来,难道与老槐树有关系?或者与李村的人有联系?

    “凌叔,这里是李村祭祀的地方,本来这里有一棵生长了几百年的老槐树,可是已经被迁移走了,李村的人也莫名消失。”龙阳将情况简单的和凌峰低声解释一下,现在还不是多说的时候。

    凌峰立刻沿着老槐树周围转了一圈,仔细观察地面的痕迹与周围的环境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但是这些人到这里就消失了,难道他们会上天遁地?”凌峰说话的同时还在四处查找,不放过任何的细微痕迹。

    龙阳也在仔细的观察,有四周,有坑内,他也不相信这些人能突然消失。不相信归不相信,这些人真的就没有继续的行踪,哪里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凌叔,这里没有可疑的地方,我们到村内的房间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李村本来是一个平凡的山村,与外界也不接触,若不是因为周兰老师的死亡,龙阳本就不知道这里还有一个村子。虽然没有靳村那么大,可也是存在了许多年的村子,怎么可能说没有就没有了,村里人说走就全部走了。

    龙阳与凌峰没有分开,毕竟现在这个村子很古怪。他们走遍每一座房屋,每一个房间都已经破败,没有人来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凌峰捡一张算是结实的凳子,抹掉上面的灰尘,坐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龙阳,我长那么大,工作那么长时间,只有和你在一起的时间才遇到如此多的古怪。你看,如此一个破败的村子,竟然也如此怪异。”凌峰拍打着身上的灰尘,有心无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凌叔,你说这个村子怪异?”龙阳需要凌峰所说的理由,因为当局者迷旁观者清。

    “是啊!第一,假设你们靳村没有遇到山崩,你们靳村会不会轻易离开生活多年的村庄,远离生活的故土?”凌峰说出自己心中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都不会,李村岂会如此做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会如此仓促搬走,抛家弃业?”

    “具体原因不清楚,多数是遇到事了,肯定有必须搬离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第二,有哪个村子搬离的时候还要带走一棵树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人轻易会如此做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做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做?”这个问题龙阳回答不出来,他反问凌峰,也是自己在思考。

    “这就说明这棵树对于他们很重要,离不开,丢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凌叔,是这个道理。老槐树是李村祭祀的对象,他们如果有什么心愿就会在树枝系上一块红布条,老槐树会实现他们的愿望。”龙阳记起靳山和他如此解释过,他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“第三,俗语说得好,树挪死人挪活,既然树对于李村人如此重要,他们怎会轻易移树,除非?”

    “除非有一个地方能让这树活的更好,有比在这个地方更合适的地方!”龙阳立刻抢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凌峰拍着大腿,伸手指着龙阳。

    此时的龙阳也想到了,也伸手指着凌峰。他们二人都想到一个地方,那就是东南的山峰,那里生机盎然,灵气十足,那里是老槐树迁移的最佳之地。

    “凌叔,咱们快走!我带你欣赏一下东南山峰优美壮丽的风景。”龙阳急不可耐,想立刻证实两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慢!等你凌叔说完,我也有第四!”

    龙阳分析问题起来总有一二三四,没想到凌峰也学会这招,他也有第四。

    “龙阳,如果老槐树已经迁移山上,那它一时半会也走不了,我现在想说的很重要。”凌峰制止龙阳前往东南山峰,说出他的担心。

    “第四,如果老槐树真的在东南山峰,那么,李村的人就真的很可怕,很危险!还有,这些再次来到李村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搬离李村的人,他们与你们靳村祖坟被破坏也可能有很大的联系。”

    要么怎么说姜还是老的辣,凌峰一语中的,不但说出了里面的利害关系,还点明与靳村关系很大。龙阳不知晓里面的详情,凌峰同样不知道,他知道的情况更少,但是他能想到这一点,绝非易事。

    龙阳对着凌峰竖起大拇指,从心里佩服这个对自己照顾有加的凌叔。凌峰的说法,引导着龙阳的思考方向,又再一步证实龙阳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凌叔,咱们下面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带我去见见山上的风景嘛,现在我们就去,但是必须小心!”凌峰说完,再次领头向东南山峰而去。他走在前面,就是要把安全留给后面的龙阳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来到山峰之下,因为山峰内灵气十足,树木与草丛遍布全山,连以前的道路都掩埋起来。

    无从上山,也要上山。龙阳模糊记得一条上山的道路,是以前和靳山一起去的。当时大雪封山,靳山还是很容易的带着龙阳来到山上,龙阳早已学会这项本领。

    山路难行,七拐八弯,山石阻路,杂草拦道。龙阳与凌峰还要时刻防范着野兽毒蛇的袭击,一步一停,无时不在小心。

    还好,两人接近山顶时一直有惊无险。不过,此时的两个人已经全身湿透,不但是闷热,还有紧绷神经的后果。

    “凌叔,你看!老槐树!”龙阳惊讶的看见山顶之处,一个挂满红布条的老树。此时的老槐树不再凋零与枯老,而是枝繁叶茂,焕发无限的生机。

    不对!龙阳感觉头皮一阵发麻。自己上次到来时,山顶还没有此树,才过去多长时间,老槐树竟然出现在山顶。

    凌峰听到龙阳的提醒,也看到了山顶的树木。

    “嘿!你还别说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槐树可以长在山顶!”凌峰说完就往山上攀登,被龙阳一把拽住。

    “龙阳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凌叔,我感觉到一股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?”凌峰立刻警惕,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凌叔,让我先上去,毕竟我见这些东西比你多,你相信我。”龙阳的话里有话,有些东西他见的确实比凌峰多。

    “你小心,我在后面跟着。”凌峰懂得龙阳的意思,拍拍龙阳的肩头。

    龙阳眼睛盯着老槐树,小心的靠近。此时的太阳快要西落,落日的余晖也分外刺眼,龙阳打着眼罩。

    快要接近,龙阳心中一阵高兴,说不定此次就能解开许多谜团。龙阳用双手拉着多棵野草,一步上到峰顶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刺眼的强光直奔龙阳而来,容不得龙阳做出任何反应,强光已经映射到龙阳眼前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龙阳感觉头部一阵剧痛,随之失去知觉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龙阳终于从昏迷中醒来,眼前是一堆火光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醒了!”凌峰快速来到龙阳身边,扶起躺在草垫上的龙阳。

    “凌叔,我怎么了?”龙阳迷茫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问我,我问谁?你到山顶之后,突然大叫一声就晕倒了。我赶紧过去,看你呼吸心跳均正常,就是怎么叫都叫不醒。”凌峰叙述着山峰上的经过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感觉到一道强光对着我照来,接着我头一痛,就失去知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快感觉一下,看哪里不对劲。”凌峰担心龙阳的身体出现问题,立刻提醒龙阳检查一下。

    龙阳马上摸摸自己的身上,身上的东西都在,身上的零件肯定不会缺少,因为有凌峰在身边保护。

    “凌叔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奇了怪了!”凌峰也学着龙阳,挠挠脑袋。

    “凌叔,你讲一下接下来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被你吓的要死,以为你出事了。可看你呼吸正常,好像睡着了一样,我就把你背到山下,你看这里不就是你们祖坟的地方。我想这里还算平坦,就将你带到这里来了。”

    龙阳这才注意这里的环境,真的是靳村的祖坟。龙阳从地上站起来,围着地上的篝火转了一圈,他真的没事,这怎么解释?

    “凌叔,你当时没有看见有一道光束?”

    “光束?我没有见到。”凌峰拿树枝拨弄着地上燃烧的篝火,确定的说他没有看见过什么光束。

    龙阳也迷惑了。老槐树,光束,自己晕倒,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联系?

    “老槐树呢?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着急救你,没有过多观察,不过我背你走的时候,它还在山上,没有什么特殊变化。不过,我记得树枝上都系满红布条,而且是新的红布条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最近有人祭祀过它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凌峰点着头,他听过龙阳的解释,也肯定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明天天亮再去!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身体没有问题,我明天再和你去一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