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七十七章 狍子送书
    (求收藏!求月票!)

    想当初,为了避免古老诅咒,老族长不认亲生儿子,让靳山远离靳村避祸。为了保护靳村人安全,让靳村人远离大山,迁离此处避难。如今老族长去世,靳山消失,靳村人搬到靳村街,灾难还是没有远离靳村人,靳仁还是被害去世,来靳村的祖坟都没有幸免于难。

    龙阳制作简单的工具,填平此处的坟坑。他没有再立坟墓,没有再竖墓碑,有一天,会再恢复祖坟的。凌峰没有闲着,他和龙阳一道忙碌,用行动支持龙阳。

    此地忙完之后,龙阳又想起山后历代族长的安息之地,连忙和凌峰一道赶往后山。还好,后山的山洞因为大山崩塌的掩埋,没有受到破坏。

    “凌叔,当时我就在这座山上和义父学习本领,有三年的时间。”龙阳看着如今半断的山峰,没有了当年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是啊,好好的五座山峰竟然同时崩断,没有预兆吗?”

    “有,但是目前还无法解释。”

    龙阳也想解开大山生机消失的原因,可目前他无法查找。虽然上次已经找到五条支脉汇合的地点,但是交汇后的东南山峰上并没能找到线索。

    此地已经没有停留的意义,龙阳决定再到李村一趟,他记得那里的村民早前也已经搬离,人迹全无。

    “龙阳,快看,那是什么?”身旁的凌峰扯着龙阳的衣服,手指指着前面的草丛。

    “狍子!”龙阳惊讶的说道。

    原来是山上的野狍子,有一群,大大小小的。它们好像并不惧怕龙阳,特别是其中一只老的,慢慢的靠近龙阳。

    咦!这不是当初义父靳山养的那只老狍子嘛!头上有一撮白毛,是它!这么多年过去了,没想到它还在,还活着,真是奇迹。现如今它不但存活,而且子孙满堂。

    凌峰惊诧的看着那只老狍子走近龙阳,在龙阳脚边嗅来嗅去,蹭来蹭去,像是见到久违的亲人。

    “龙阳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义父养的,过去这么多年,它还活着。”龙阳感触很深,动物尚能如此念情,何况人乎!

    “你义父真是神人,竟然连狍子也能驯养,养头狼养只虎还能让人接受,驯养狍子,真是厉害!”凌峰想到当初龙阳讲过狍子的故事,应该从这些动物身上得来。他佩服龙阳的义父,也佩服这位老人的教育方式,真是奇特。

    “叽叽!”那只老狍子咬着龙阳的裤脚,不断的撕拽,好像要告诉龙阳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龙阳蹲下身子,轻轻抚摸老狍子身上的皮毛,示意自己听懂它的意思。老狍子立刻跑离龙阳,向山峰断裂的方向跑去,身后还跟着它的子子孙孙。

    龙阳紧跟其后,看看到底它要带着自己到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山峰已然断裂,到处生长着一人多高的树藤杂草。小动物从中而过,丝毫不受影响,可龙阳与凌峰要痛快的经过,必须费很大周折。

    经过半个小时的艰难前行,老狍子将龙阳领到一个巨石前。对于这块巨石,龙阳并不陌生。想当初,自己的义父经常坐在上面,悲伤的看向山后族长安息地。两人也曾在巨石下烧烤野味,度过很多难忘的时光。没想到山崩之后,这块巨石滚落这里,已被草木掩盖。

    “叽叽!”老狍子在巨石下的空隙旁焦急的叫着,好像呼喊龙阳赶紧过来。

    等龙阳靠近,这群狍子纷纷钻入巨石下的洞口,原来这里是它们的老窝,是它们生活的家。

    “龙阳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凌峰一脸大汗,走到这里确实不容易,到现在还不理解这群动物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它们好像带我来找东西。”龙阳也在揣摩狍子的意思,毕竟这群狍子不是他喂养的,他也整不明白。

    老狍子又从巨石下的洞内探出头,拼命的叫唤。

    龙阳俯下身子,看向巨石下的洞口。洞很深,里面黑漆麻乌,什么都看不清楚。老狍子见龙阳俯下身子,立刻转身钻入洞中,不一会,一群狍子从洞内推出一个小匣子,直至洞口。龙阳伸手掏出木匣,匣子不大,不知是何材料做成,古朴黝黑,看着是古代的物件。

    老狍子将木匣推出后,带领着子孙神情悲戚,它发出声音,似人痛哭。之后,这些动物转入洞中,不再出现。

    这些狍子是义父所养,难道这匣子是义父所留?

    龙阳打开木匣,匣内有一张纸,一本书。龙阳先拿起里面的纸张,因为纸张上有字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拿到这个匣子的时候,估计你已经长大成人,能够熟练掌握《探案纪要》上卷的内容。如今,我就将下卷转交给你,里面记述很多鬼怪离奇之事,只能自己观看,不能外传!切记,切记!靳山。”

    原来此匣真是靳山所留,里面存放着正是《探案纪要》的下卷。为了龙阳,靳山真可谓煞费苦心。龙阳年幼,不适合过早接触鬼怪之事。如今,龙阳长大,正是交给他的时候。靳山是大智之人,居然利用狍子保存书籍,而且是在龙阳长大之后才予以转交。

    龙阳记得,当初靳山消失时他也遇到过这只狍子,但是它没有任何表示。这次他来,这只狍子居然主动联系,真是神了!

    凌峰站在旁边,没有过去查看龙阳手中所拿之物。他知道,这是龙阳的秘密。每个人都有秘密,如果想让你知道,会主动告诉你的。

    龙阳将手中纸张郑重的叠好,连同匣内的书籍一起揣入怀中。然后龙阳将黑匣放在洞口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四、五年的时间,这只老狍子一直守着靳山留下的黑匣,等待着龙阳。无论它懂不懂人的感情,龙阳都决定将匣子留下,给它个相伴之物,像人一样,有个念想。

    龙阳心里感慨万千,一路无言。凌峰没有打扰龙阳,他这个历经无数的中年人也感叹龙阳的做法,从心里叹服眼前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凌叔,对不起,让您和我一起受苦。”当走出大山内的草丛,龙阳看到凌峰满脸的大汗,湿透的衣衫,歉意的和凌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!我吃的苦你还没有见过,记得有一年三伏天,为了抓一个犯罪嫌疑人,我和同志们在草丛内蹲守了三天三夜。那天真热!那蚊子真厉害!等到抓到人之后,我们所有人全身没有一块好地方!”凌峰说起往事,自己都觉得回到以前,真是苦,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“凌叔,你们真辛苦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以后你也是我们的一员,等着吃苦吧!”

    是啊,龙阳如果顺利上完警校,也将成为他们的一员,也将面对难以想象的艰难与困苦。凌峰吃过苦,知道干警察这行不容易,他提前让龙阳感受一下。

    “凌叔,我不怕吃苦。”龙阳坚定的说。

    “好样的,凌叔知道你能吃苦,慢慢来。等和你查完靳族长的事情,你就放心的去上学,我期待你的归来。”像龙阳这样优秀的人才,凌峰期望龙阳毕业后能回到平县,和自己一起共事。

    “凌叔,您放心,毕业后我会回来,因为这里是我的家。”龙阳看出凌峰的用意。无论是什么原因,龙阳都决心回到平县,因为这里有他太多的牵挂。

    “龙阳,接下来我们去哪里?”已经走回靳村旧址,凌峰想知道龙阳下一步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凌叔,我还有一个地方要去,是东南方向的李村。”

    “好,咱们一起去!”

    “凌叔,咱先歇一会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以为我老了,你凌叔还早着呢,走!”

    路经东南山峰的时候,龙阳有意停留,再次观察此座山峰。山峰又见增长,树木更加粗壮高大,草木也更加郁郁葱葱。

    “凌叔,你看这座山峰怎么样?”龙阳指着眼前的山峰,让凌峰发表意见。

    “此山生机勃勃,放眼附近的群山,似以此山为首,为之折服。”凌峰双手叉腰,似豪杰文士,大发感慨。

    言之无心听者有意,龙阳听到凌峰的话,立马触动他以前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凌叔,何以见得?”龙阳故意模仿凌峰的动作,言语古风。

    “你看,此山已经属于附近的最高山,山上树木苍劲挺拔,花草树木繁多,飞禽走兽栖居,奇山险峰的特点齐聚一身,难道不是群山之首?”凌峰指点山峰,罗列各种显著特点。

    以前的这座山峰不是这样,龙阳记得,它只是一座不显眼的山峰。可靳村外围五座山峰的灵气汇集到此处之后,这座山峰变得越来越挺拔锦绣,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凌峰不知此山以前的模样,只发表目前看法。正是这些看法提醒了龙阳,此山内藏玄妙,不可轻视。

    “龙阳,咱们上山看看?”凌峰醉心于山上美景,提议登山观景。

    “好啊,不过我们等会再来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,我们还要去李村。走,别耽误了正事。”

    龙阳笑笑,心想凌叔是多长时间没有出门散心了,以后有机会要和他经常出来转转,让他好好轻松轻松。

    两人到达李村,年久失修的房屋早已破败,到处已经杂草丛生,村庄内的道路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看!”凌峰指向村庄前的杂草。

    “凌叔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仔细看。”

    龙阳注意到,村庄前的杂草有倒伏的现象,说明最近有人经过这里,而且不是一个人,因为杂草倒伏丈宽的距离。

    几天已过,杂草坚强的直起身体,不仔细观察,轻易注意不到。这次和凌峰前来,真是没错,有这个老江湖在身边,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。

    看草丛倒伏的方向,是有人进入李村之内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不待龙阳发话,凌峰招呼龙阳,率先利用草丛的遮掩,靠近李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