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七十六章 再回靳村
    龙阳:清风,我好不容易考上警校,为何不安排我在学校学习本领?

    清风:龙阳,你的本领已经不小了,只是没有机会发挥,等等,再等等。

    龙阳:清风,你安排我看见鬼魂也就罢了,为何又安排什么梦中杀人,你不是难为我嘛!

    清风:龙阳,剧情需要,忍忍就好,忍忍就会过去的。

    龙阳:清风,为何又让我回靳村?

    清风:龙阳,那里是生你养你的地方,是你的根,你不回那里,你去哪里?

    龙阳:哎!

    清风:哎!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(以上编外话)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以下(3142字)

    龙阳与凌峰简单准备点食物,驱车来到县城西面的山下。汽车过不了山,上山靠双腿,两人在山下就弃车步行,翻山而过。

    凌峰记得,那时龙阳才八岁,他因为靳海的杀人案件来到靳村。那时,为了劝说靳海交代自己杀人的原因,他请靳仁、靳河到县城去一趟,协助他们侦破案件。龙阳和他们一起到县城去的,在路上丝毫不落下半步,还在山道上为他们开道,偶尔还打到小动物为他们改善伙食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凌峰会心的笑了。一转眼,龙阳都已经十五岁,时间过的真快。

    “凌叔,你咋了?”龙阳刚好回过头来,看见凌峰独自傻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凌峰只是笑,没有回答龙阳的话,超过龙阳,往山上跑去。

    龙阳以为凌峰是要和自己比腿脚,他如脱缰的野马,几个纵身就超过了凌峰。等凌峰赶上的时候,龙阳正坐在路边,悠闲的烤着山中的野味。

    “哎,你小子,真是越来越出色了。想当初,你还是一个孩子,现在都成了一个大人了。”凌峰撑着腰,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“凌叔,您先歇歇,等会尝尝我的手艺有没有进步。”越临近靳村的旧址,龙阳的心情似乎变的越好,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好,你还别说,想想当年你的手艺确实不错。你是和哪个大厨学来的,也教教我。”凌峰一屁股坐在路边的石头上,半开玩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师父,也是我的义父。”

    “我见过他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但是他见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就是当年你和另外一位警察进山的时候,我义父就住在这山上,他看见你们进来的。他还说你们是有真本领的,要我好好向你们学习。”

    龙阳一边讲,一边沉浸在对靳山的思念之中。是啊,靳山也失踪了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在哪里,我要向他好好请教请教,是怎么把你训练成这么出色的小伙子。另外还要向他请教这烧烤的技术,味道实在不错。”

    凌峰不知道内情,尽管自顾自说。当他看到龙阳的脸色不对,才感觉到自己的话触及到龙阳内心的柔软之处。

    “你义父他?”凌峰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我十一岁那年,我母亲失踪了,我义父也失踪了,至今无法相见。”龙阳惆怅着回答。

    听着龙阳的回答,凌峰不禁陷入沉思。这靳村到底是咋回事?奇事不断,厄运连连,凌峰如何也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凌叔,您也不用多想,靳村是有故事的村子。我现在一直没有搞明白,无法告诉你真相,我相信有一天,我会让事情真相大白的。”

    龙阳翻烤着野味,非常平静的说道。因为在他的心里,他一直把这当成目标,而且是必须实现的目标。只有搞清楚这些,他才能找到自己的亲人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野味已经烤好,龙阳从怀中掏出作料,细细的洒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你还随身带着作料?”凌峰闻着诱人的香味,禁不住撕下一块,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“哇,真香!龙阳,你的手艺大有进步,我的舌头都咽进肚子里啦。”吃了一口就停不下手,凌峰不住的叫好,不停的吃。

    “这次上山前,我就准备好调料。凌叔,谢谢您这么帮助我,这是我孝敬您的。”龙阳从包裹内掏出一个酒壶,递给凌峰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想的真周全!不过,咱爷俩想到一块啦!”凌峰也从自己的包裹中掏出一瓶酒。

    山顶上响起两个人爽朗的笑声,真心快意的笑声。

    酒足饭饱,两人继续赶路。山上的景色真美,空气清新,鸟语花香。它能让人忘却心中的烦闷,人间的忧愁。深吸一口气,通体舒泰,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山里人向往城里优越的物质生活,殊不知山里的生活环境也是城里人向往的。人在孜孜以求着幸福,却不知幸福往往就在身边。

    龙阳来到山里,犹如飞鸟归林,虎入深山,一切融入自然。

    凌峰来到山中,满腹感慨。他没日没夜的工作,很难有时间那么身心放松,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,他尽情的敞开胸怀,禁不住大声吼叫一声。山林间阵阵回响,惊起飞鸟一片。

    龙阳不忍心放快脚步,随着凌峰漫步在山林间,山道中,花丛里。他能深深感受到凌峰心情的变化,是一次全身的洗礼。

    “凌叔,前面就到了。”龙阳手指着前方,告诉凌峰。凌峰来过这里,不过是七、八年前的事了,山路崎岖纵横,记忆依稀。

    “前面没有山峰啊,哦,是上次山崩了吧!”

    “是的,五座山峰环绕着我们靳村。可谁知一夜之间,五座山峰全部崩塌,埋葬了我们的一切。”龙阳当时在上学,没有亲身经历,可上次他回来时,也能感受到当时的情形。

    凌峰更没有来过现场,对他的震撼更大,他想说自然界的威力真大,可他说不出口。和靳仁、龙阳接触这么久,他隐约的知道,这个山崩不是简单的自然界的问题,好像有人为的因素在内。龙阳没有确切告诉他,他无从得知。

    两人翻越嶙峋的巨石,走过崎岖的山道,终于来到靳村的旧址。还是一片山石林立,杂草丛生,看不出当时的一点模样。

    “龙阳,这山崩的威力真大啊!”凌峰感叹着这次覆灭性的山崩,和龙阳说着话。突然,凌峰发现龙阳怔怔的看着远方,丝毫没有理会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龙阳!”凌峰再一次的叫着。

    龙阳好像突然醒悟过来,向着一个方向拼命的跑去。

    “龙阳,龙阳,你等等我。”凌峰不知发生了何事,赶紧在后面紧追着龙阳。他的脚步定然跟不上龙阳,转瞬间,龙阳已跑去很远。

    等凌峰赶到龙阳身边时,龙阳正站在一片平地前,茫然出神。

    凌峰不知何故,他也出奇的看着眼前有些坑坑洼洼的平地,不知龙阳为何有如此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龙阳,这里是?”

    “啊!”龙阳大吼一声,激动的握紧双拳,愤怒的高高举起。

    “龙阳,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凌峰再次询问。

    龙阳转过身来,双眼通红,满脸愤怒的表情,狠狠的说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靳村的祖坟!”

    “靳村的祖坟?坟呢?”

    凌峰知道自己说了句废话,如果有坟墓在,龙阳就不会如此激动与愤恨。

    记得龙阳考学后还来过此地,当时在此遇见狗娃的鬼魂,看出坟墓的不寻常。是的,当时的坟墓摆出一个“明”字,龙阳还揣测其中的含义。当时的坟墓与玉手杖产生共鸣,荧荧发光,“明”字更加突出明显,龙阳还猜疑它就是一座阵法,在守护着靳村人的安全。

    可如今,坟墓没有了,全部没有了。

    凌峰蹲下身子,抓起一把泥土,在手中揉搓着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看,这里的泥土好像刚翻过不久。是不是有人在这里找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听到凌峰的话,龙阳心中豁然明了,他不自主的摸向怀中的玉手杖。是它,有人一直在找它,玉手杖!

    竟然为了找到玉手杖,害死了靳仁,掘了靳村的祖坟,龙阳的心中除了愤恨就是愤恨。此时他更感觉得到,玉手杖非同寻常。到底是谁?谁能如此下作!

    龙阳忐忑的走近原是狗娃坟墓的坑边,一言不发,蹲下身子,用双手快速的扒开坑中的泥土。

    尸骨还在!这就证实龙阳心中的想法,有人不为掘坟,为的是找到玉手杖。

    距离龙阳上次来的时间不长,说明就是在这段时间有人来过,看此地的痕迹,不像一两个人来过,而是有一批人来过此地。不然不会把此地翻找的如此彻底,每一座坟墓都没有放过。观察坟墓破坏的程度,他们是找过后又匆匆把坟墓填平,找的匆忙,又有计划,又似有意伪装。

    龙阳看向凌峰,意在征求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如果看此处的现状,很像是盗墓贼所做。龙阳,你看,每个坟墓都翻动过,说明想找贵重的陪葬品。再者,每个坟墓找过后又填平,尸骨没动,说明翻找之后有所顾忌,不想沾染鬼魂报应。通常这些做法,都是盗墓贼所为。”凌峰见识过此类案件,他对此类作案手法不生疏。

    “可是?”凌峰再次有所怀疑。

    “凌叔,可是什么?”龙阳心中已经有所决断,他想得到凌峰推断的证实。

    “可是一般盗墓贼不会把所有坟墓都翻个遍,他们会选择比较规整和大的坟墓下手,不会连这种小的坟包也不放过。”凌峰指着一个小坟坑,就是龙阳刚才扒开的坟坑,狗娃的坟墓。

    “凌叔,你说的没错,我想他们在伪装现场,为了掩盖他们的真实目的。”龙阳从刚才的愤怒中脱离出来,开始冷静的分析。

    “什么目的?”凌峰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龙阳没有正面回答凌峰的问话,只是拍拍自己身上装有玉手杖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?”凌峰震惊的刚要问出话,被龙阳立刻制止。

    龙阳朝凌峰肯定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据龙阳所说,靳仁是被人在梦中逼问玉手杖的下落,而后被人害死在梦中。眼前,靳村的墓地被人掘坟翻找,竟然也是在查找玉手杖。凌峰立刻明白此中的关联性以及玉手杖的重要性,更能理解龙阳的用意。

    既然有人如此用心,迟早会找到龙阳这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