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七十五章 三个月的时间
    并不一定是人,人怎么会来到靳仁的梦中,在梦中与其对话。照靳圆所说,他们在找玉手杖,可惜玉手杖在龙阳这里。也许靳仁的笑容与这有关,玉手杖已经被靳仁转交给龙阳,同时也托付着靳族的命运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!龙阳愤怒满胸,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,何况龙阳是一只蛰伏的猛虎,游弋浅水的蛟龙。他还没有出山,没有入海,他的才华与能力还没有得到真正的发挥。

    此事从何查起,龙阳无法决断,他只能悄然入手,看事情的演变再说。而且龙阳觉得靳仁之死应该与靳氏谜团有关,因为有人在寻找玉手杖,玉手杖又是靳族的圣物。可是已经搬离大山那么久,怎会还要跟随到这里,还要查找玉手杖。龙阳解不开,思不透,理不清。

    靳仁的丧事办的还算顺利,县里还专门派人来悼念,面子里子都很足。靳仁入土那天,龙阳又大哭了一次,还是无声的哭,无声的流泪。他满腹的憋屈一直在积攒,等待有一天,拨开乌云见明月,他会直抒胸臆,尽情发泄。

    派出所内,凌峰正在询问龙阳调查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龙阳,靳叔的丧事终于办完,我们也才有机会坐下来。”

    龙阳到所里已经不拿自己当外人,给凌峰倒了杯水,给自己也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哎,是啊,靳爷爷终于入土为安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几天查的怎么样?”这句话才是重点,也是凌峰找龙阳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没有结果。”龙阳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就是靳叔是自然死亡,没有意外发生?”凌峰不太相信龙阳的话,不是龙阳不值得信任,而是因为龙阳一贯将事情埋在内心,从吴家的案子就可以看出。

    “不是自然死亡!”龙阳突然提高了声音,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“那你又说没有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没有结果,并不代表靳爷爷不是死于其他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靳叔死于其他原因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凌峰不禁立刻重视起来,如果有其他原因,那这事就不能当做一般自然死亡事件处理,这可是要立案侦查的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你可能不相信,你不相信,我说了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。”

    自在山村认识龙阳,凌峰就觉得龙阳不平凡,再者两人又共同经历侦破案件,凌峰更加确信龙阳的特异能力。龙阳说的话,凌峰相信。

    “靳爷爷死在梦中。”龙阳看着凌峰,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“梦中?!”龙阳恢复了平静,可凌峰听到这句话,他不能平静,简直颠覆他以往的认知。若是说有鬼魂作怪,他有过以往的经历,还能勉强接受,可一个人死在梦中,怎么可能!

    “你是说靳叔是睡死的?”

    凌峰再次发问,以期得到确定的答案。他虽然是所长,破获过数不清的案件,但是对于这些稀里古怪的事情,他才接触到。

    “不是睡死的,是在梦中死的。”龙阳再次郑重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梦中死的不就是睡死的?!”凌峰还是不能理解龙阳话中的含义,一个人做梦死的不就是睡着睡着就死的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解释不明白,其实我自己也很难理解。但是我确定靳爷爷就是在梦中死的,换种说法就是他可能在梦中被人害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梦中被人害死?”

    凌峰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好不容易接受鬼魂出来害人的事情,现在又出来梦周公也可以死人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龙阳,我相信你,但是你要给我一个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理由很简单,你看。”龙阳从怀中掏出玉手杖,递给凌峰。

    “这,这不是当年靳海一案中的手杖!”凌峰从龙阳手中接过玉手杖,入手微凉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玉手杖。是靳爷爷交给我的,让我好好保存。”

    “这玉手杖就是一个物件,它能说明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靳爷爷在睡梦中时,有人逼问他玉手杖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从何得知?”凌峰立刻追问。

    “从靳爷爷临死的梦话,我推想应该有人用了什么手段,逼问玉手杖的下落不成,下毒手害死了靳爷爷。”

    凌峰看看龙阳,又看看玉手杖。他的意思很明显,这玉手杖有什么秘密吗?见龙阳不言语,他知道龙阳不会轻易透露,就将玉手杖归还龙阳。

    “凌叔,我想再回一次原来的靳村。既然有人想找到玉手杖,定然与靳村有关,也许回到那里,可以帮助我理清思路,发现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我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凌叔。”

    凌峰有着多年的断案经验,也许能看出些倪端,龙阳欣然答应。

    “对了,龙阳,被你刚才的话雷倒,我差点忘记你上学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不解开靳爷爷的死因,我不去上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老朱帮你报上名了,但是学校只给你一星期的假,这就到时间了,你回去上学,这些事情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原来朱队拿着龙阳的通知书找到校领导,说明龙阳家中亲人去世的情况,学校特别照顾,准了龙阳一个星期的假。

    “不行,顶多我以后再考,这次不行!”龙阳很固执。他的亲人一个一个失踪,剩下靳仁这个最亲的人也离他而去,龙阳的心痛过后是坚定。他不能忍受亲人的再次离别,而且是永远的离去。

    龙阳曾经对自己说过,他要保护好身边的亲人,再不允许他们无端的离去。靳仁也托付龙阳,要照顾好靳村的人,解开靳村诅咒之谜。可事情才过去多久,自己身边的至亲之人再次离去。龙有逆鳞,龙阳也有,亲人就是龙阳的逆鳞。

    父母是亲人,失踪;师父即义父是亲人,消失;靳仁与狗娃是亲人,离世。剩下的靳村人是亲人,龙阳要保护,不能让他们再受伤害。所以龙阳决定不去上学,最起码要找到原因,为以后的行动确定目标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说不动你,我再和老朱联系联系,看看他那边有没有好的办法。等那边来消息,我们再回山里,这总可以吧。”

    龙阳比谁都明白,大家是在关心他,他不能不领情。

    “谢谢凌叔,让您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也会说谢字,看你执拗的样子,像大家都欠你似的。”

    龙阳艰难的露出笑容,是这些天第一次笑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凌峰动用了所有的关系,连天局长都亲自出面联系学校。直到这时,天都、凌峰、朱宏远三人的关系才浮出水面。原来这三人都是东岩市警校毕业的,天都毕业后就留校任教,他带的第一个班级里就有凌峰与朱宏远二人。三人年纪相差不大,在上课时他们是师生,在私下里他们是兄弟。他们性格相投,脾气相仿,感情也与日俱增,日益深厚,成了生死弟兄。

    凌峰与朱宏远毕业时,天都与他们二人同时转到地方,参加到工作的第一战线。后来天都成了天局长,凌峰成了凌所长,朱宏远成了朱队。

    况且天都和朱队还有一层特殊的关系。就是当时天都与朱宏远都一起追求天天的母亲,还是天都近水楼台先得月,成就了一段姻缘。再后来朱队的妻子是天天的母亲介绍的,两人也一见钟情,组成了幸福美满的家庭。怪不得朱队和天天况且况且的,也没有好意思说。这些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,朱队怎么好意思说。

    为了龙阳的事情,三个人积极联系,天都还亲自去了一趟学校。学校一再表示,警察是纪律的部队,学校就是培养纪律的地方,任何时候都要讲纪律。龙阳才开始报到上学,就可以不按照请假规定返校,长此以往,如何能养成讲纪律的习惯,学校如何让其他学生服从纪律。

    天都将龙阳在平县帮助破获吴家杀人案的经过讲给学校领导,夸奖龙阳的本领。朱队也赶紧将龙阳在路上勇于搏斗的事情讲出,还特别提到龙阳破获以前的隐案。

    学校领导笑着说,你们也太夸大其词了吧,一个未上大学的孩子,能有多厉害。在得到肯定的回答以及查阅有关内部通报后,学校领导终于松口,龙阳必须在军训三个月结束之前到校,否则开除处理。另外还有一个条件,龙阳到校后必须通过学校的各种体能测试,有一项不及格,学校同样开除处理。

    “龙阳,我们只有三个月时间,正确的说,你有三个月的假期。”凌峰把这个好消息通知给龙阳,其实他也很高兴。

    “真的?谢谢凌叔!”

    “还是你凌叔有本事吧,没有我解决不了的问题!”凌峰自豪的说道,当然他不是和龙阳显摆他有本事,他内心里想的是要比天都与朱宏远有能力。

    凌峰不是好高骛远不求实际的人,只是内心的一点小强求,他当时也想追求天天的母亲,只是他隐藏的更深,打击更大。凭什么近水楼台先得月,凭什么向阳花木易为春,我当时不也是在平县。好了,过去就过去了,只剩兄弟拼酒时的理由。

    兄弟之间只剩这点拼的理由,其他都是兄弟感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