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七十四章 嘴角的笑容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你退学!你!你报到了嘛,你退学!”朱队听到龙阳的回答,气的不知怎么说龙阳才好,在房门口直转圈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再劝我了,我意已决,非回去不可。”龙阳说完,转身走出招待所。

    “哎!这个老凌,就不应该将这个消息告诉龙阳。你等等,我送你!”朱队从后面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我,我也去!”天天一路小跑,连忙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龙阳坐上返程的车,不过不是回平县的,他还要在路上转车。他连多等一刻都不行,更别说多等一天两天。

    龙阳拒绝了朱队和他一起回去的好意,同时也拒绝天天和他一道回去,他要退学,但是不能牵连天天。

    “朱队,龙阳上学的事情怎么办?”天天在路上问起朱队,她很担心龙阳,都是好不容易考上的警察学校,怎么能到报到的时间退出呢。

    “真是麻烦事,我来想想办法,明天我先送你去报到,然后去找学校的领导,看这种情况能不能宽容一下。对了,龙阳的通知书在不在?”

    “在房间里!龙阳走的匆忙,没有带任何东西,通知书肯定在。”因为天天住在龙阳的房间,知道龙阳的行李放在房间内,通知书这样重要的东西肯定在。

    “那就还好,我们看看能不能让他把名先报上,然后再请假。就这么办!”

    听到朱队想到办法解决龙阳上学的问题,天天担心轻了许多。不知道龙阳回去会怎么样,天天记得临来的时候,靳仁族长好好的,怎么会突然去世呢?

    “你一直住在龙阳房间里?”开车的朱队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咦?朱队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天天回答完问题,突然又回过味来,脸变成红布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早上一进屋就发现不对劲,你们把地铺收起来就以为我发现不了了。我估计是你这个丫头晚上害怕,赖在人家龙阳房间吧!”

    “朱队,你别把什么事都说出来,人家可是小女孩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害羞,谁不知道你是刁蛮小公主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那么多事情,是不是凌叔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“天局长身体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爸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能瞒的住,况且~”

    “况且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们还是想想龙阳的事情吧。”朱队没有正面回答天天的问题,而是转移话题,又说到龙阳身上。

    说起龙阳,他现在正坐在车上,心早已经飞回靳村街。靳仁的身体一向很好,没病没灾,龙阳想不通他怎么会突然去世。心里越是着急,越感觉车子行驶的越慢。记得来的时候,很快就离开了家,到达东岩市,路上还发生那么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天一夜之后,龙阳到达平县的相邻县城,他要从这里转车去平县。正当龙阳正在找车的时候,一声熟悉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龙阳,快过来!”

    是凌峰,他从电话中得知龙阳坐车到这里转车,就提前开车来到这里等候。

    “凌叔!”龙阳红了眼眶,眼见着泪水就要流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孩子,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!”凌峰一把抱住龙阳,揽在自己怀中,拍着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靳爷爷怎么死的?”龙阳着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走,上车,我们路上说。”凌峰拉起龙阳就走,他也有事情着急告诉龙阳。

    原来是前天傍晚的时候,靳仁说他有点不舒服,到床上躺躺。到了晚上,家人叫他起床吃饭,他没应声,以为他还要睡一会,就又等了一段时间。到了晚上九点多,饭菜都热了一遍,再次喊他起床,靳仁还是没有应声,来到近前,发觉已经没有呼吸与心跳了。

    “早前有没有发现特殊之处?”

    龙阳听完凌峰的讲述,心情开始平复,头脑逐渐冷静下来,着手查找靳仁突然死亡的原因。在龙阳心里,他不相信靳仁会突然死亡。但是怀疑归怀疑,他还没有理清头绪。

    “没有,事先一点外界异常也没有。据反映,就是自己说有点不舒服,躺躺就好。”凌峰明白龙阳要问的重点,其实他也有点不平静。自从龙阳离开后,凌峰还抽时间来了两回,陪老人坐坐,说说话、喝喝茶。他看老人的身子硬朗,精神也很好,不像要突然离世的人。

    “那靳爷爷去世之后呢?”龙阳紧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之后,我听到消息立刻带人赶到那里,靳仁老族长身上没有任何伤痕,平静的躺在那里。”凌峰叙述着当时的情况,悲伤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“凌叔,你再仔细想想。”龙阳一边听一边思索,他同样悲伤痛苦,但此时不能掉以轻心,更不能放过蛛丝马迹。龙阳需要掌握第一手资料,这些从凌峰处得来更可靠。

    “完全没有可疑之处,现场全部勘查过,没有伤害,没有毒害,排除他杀,排除自杀,自然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您再仔细想想。”龙阳还是在继续询问,没有放弃。

    “该想的我都想了,除非~除非是你能看见的那些东西做的,我实在想不起来还有什么异常现象。”凌峰很无奈。是的,除非是鬼做的,人才不知道。蛛丝马迹可以发现,鬼的踪迹没法看见,除了龙阳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没有怀疑吗?能想到的我都不会放过,哪怕它是鬼。”龙阳的神情很平静,平静的让人恐惧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龙阳,还有一件小事没和你说,我当时没想明白,也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事情。”凌峰像是想起什么,立刻和龙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凌叔,您快说。”龙阳以为凌峰记起发现过异常,有可能是重要的线索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十分重要的事情,我就是发现靳叔死后的表情有点,怎么说呢,好像带着笑容,并不十分明显。”凌峰仔细回忆,斟酌着用词。

    “笑容?”龙阳疑惑不解,为何靳爷爷死前会笑,死后还保留着笑容。

    “是笑容,我确定。”凌峰之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没有说,因为这确实是可有可无的事情,一般人也不会在意这样的细微表情。

    “是哪种笑容?”龙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嘴角带着的笑,好像是得意的笑,或者是目的达到的笑,笑容里面好像还带着鄙视与嘲讽。是有针对性的!”凌峰细细描述,生怕用词不当,错误理解笑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您确定?”龙阳也在仔细回味那种笑容,把握其中的含义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,我并不知道靳叔当时的心里是怎么想的,我只能说个大概。况且现在回去,你也看不到他脸上的笑容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加上今天都快两天一夜了,这个天气,你说呢?”

    是的,如果不是等龙阳回来见最后一面,靳仁的尸体就要火化了。虽然快要进入秋天,但是天气还是很热,尸体多放一天就会变胖一天。尸体出现变化,面容也同样出现改变,又怎么会看到以前脸上的笑容呢。

    汽车在道路上飞驰,凌峰与龙阳终于在当天下午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面对躺在屋内中间的靳仁,龙阳无声的跪在面前,泪水如两道溪水,流落不止。旁边的村民看到此情形,再次以泪洗面,伴着龙阳一起,痛苦,追忆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回来就好。不枉族长生前最疼你,你能赶回来见他一面,他也能瞑目了。”

    “龙阳这孩子重情重义,他回来的对!”

    “可龙阳上学的事情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的,有的赞叹龙阳的做法,有的担心龙阳的学习。

    靳仁已经离世,龙阳也赶了回来,后事该怎么办还要怎么办。靳村街的人都在忙碌,龙阳也在忙着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在干吗?他在走访所有那天和靳仁接触的人,希望从他们的口中找到线索。现实很残酷,龙阳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是在怀疑族长的死吗?”村内的老人将龙阳喊过去,因为他们看到龙阳在不停的查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靳爷爷身体一直很好,怎么会突然去世呢。”在村内老人的面前,龙阳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难怪你会这么想,我们也是这么想的。孩子,你放心大胆的调查,我们这几个老家伙支持你。另外,查这个事情要隐蔽些,别直接的问来问去,会惹得人心不安,懂吗?”

    “我懂,我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夜晚,龙阳和其他人一起为靳仁守灵,和他一起的,有靳仁的儿子,也有靳仁的两个孙子。其实龙阳期望在夜里能看见靳仁的鬼魂,那样他就能知道靳仁死去的具体原因。直到后半夜,龙阳也没有等到。

    龙阳把悲伤放在一旁,把调查放在第一位。为的是解开靳仁的死因,可至今没有效果,难道靳爷爷真的是自然死亡,是自己多想了。

    看着靳爷爷的两个孙子,龙阳突然记起他还没有询问过他们。他们都没有龙阳年龄大,大的一个叫靳方,小的一个叫靳圆,名字取自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之意。龙阳坐到他们的身旁,先询问年龄最大的靳方。

    “靳方弟弟,爷爷出事之前你是否在场?”龙阳尽量放低声音,没有影响其他人,像两兄弟在低声聊天。

    “我没在,我那天和爸爸出门了,好像弟弟在。”靳方拉了一把靳圆,示意靳圆坐过来一点。

    靳圆靠近靳方与龙阳二人,三人围坐成一个小圈,大人们没有在意他们。

    “靳圆,阳哥有话问你。”靳方说道。

    “阳哥,你问。”靳圆的名字没有起错,圆圆的脑袋,胖乎乎的脸。

    “靳圆,爷爷出事的时候,你是否在场?”靳圆年龄更小,龙阳小心询问,生怕吓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在爷爷屋里玩了一会,后来怕吵着爷爷睡觉,我就出来啦!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哪有什么事啊?对了,就是爷爷说梦话。”靳圆讲出靳仁说梦话的情节。

    “爷爷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没仔细听清楚,好像他说什么手杖吧。”

    手杖,玉手杖,龙阳心里咯噔一下,赶紧接着问靳圆。

    “爷爷,还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像还有什么别想得到之类的话,对了,爷爷还笑了的。”

    靳圆的话如夜里的明灯,照亮了龙阳心中的昏暗。靳爷爷的死是有原因的,肯定有另外的人存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