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七十三章 退学
    秋天秋风吹,秋季秋意浓。

    龙阳难得有一个无所事事的日子,过了明天就要报到开学了,一切生活用品都准备就绪,差的就是时间。

    天天没有和龙阳在一起,女孩子的性格,来到一个城市,就是要逛街与购物。龙阳陪不了,找个借口开溜,自己呆着也不错。

    警校学习,要经过部队的训练,龙阳没有不高兴,反而很兴奋。因为父亲龙少云就是当兵的人,龙阳崇拜当兵的人,喜欢那种刚强,那种韧性,那种其他人无法比拟的气质。

    龙阳小时候就经过父亲的军事化训练,行的直,做的正。至今他也无法忘记父亲严格的教育,直至父亲莫名消失,他的梦中还一直出现父亲严肃的表情。

    龙阳想起来以往的记忆,笑了,笑的很甜蜜,很幸福。

    没有理由,没有借口,龙阳想喝酒,但没有可以在一起喝的朋友。不是在靳村街,可以找靳仁族长,可以拉着凌峰所长,可以到叔叔大伯家,现在他只是一个人,身边没有亲人。

    天还没黑,狗娃不能出现,夜还没降临,还不够气氛。龙阳没有离开招待所,只是在院子内独自彷徨。

    突然他感觉到一阵心悸,没有来由的焦虑不安,像是有事发生,而且与自己身边的人息息相关。龙阳越来越不沉静,心里如热锅上的蚂蚁,越来越烦躁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回事?正当龙阳焦虑不安的时候,天天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干嘛呢?是不是没有去逛街,心里着急?”

    龙阳没有立即回答天天的问话,他站在院内的水池边,久久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怎么了?”天天拎着手中的物品,走到龙阳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天天,我说不出来的一种感觉,总觉得要有事情发生,而且是非常不好的感觉,我希望我的感觉是错的。”龙阳紧蹙着眉头,非常不平静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想多了吧。我们都已经到这里了。而且家里也不会发生什么事情,你想多了。你来看看,我给你买了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天天拉着龙阳的衣袖,把龙阳拽回房间内。

    女孩子就是细心,天天帮龙阳买了牙膏、牙刷、毛巾、拖鞋,是日常用到的,没有没买的。

    但是龙阳没有注意到这些,还在想着刚才突然而来的感觉,他一直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这种直觉,是与生俱来的,是伴随他身边的。

    “龙阳,看看还差什么?”

    天天虽然觉得龙阳有点异常,但是不知道龙阳内心的真正想法。她把自己今天买来的东西陈列在龙阳的床上,让龙阳选择。

    “哦,天天,谢谢。”龙阳无心的应答着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事?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就是心里有点不安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事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龙阳回答完天天的问题,好似天天不在这里,独自出来,再次来到招待所的院子中。天天着急的跟在后面,也来到龙阳的身后。

    龙阳面朝着平县的方向,心里装着靳村街的人们,他绞尽脑筋想不通、想不透。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觉得心悸,有担心,有害怕。难道是靳村街出了问题?

    天天站在龙阳的身后,没有再打扰龙阳,她只是默默的站在那里,静静的陪着龙阳。

    直至晚上,龙阳没有等到不好的消息传来,稍微放松心情。本来还想喝点,现在已经没有兴致,估计到学校以后也没有这种机会了。

    龙阳与天天随意吃了点,草草填饱肚子。天天还是不敢一个人独自睡觉,赖在龙阳的房间,看来今夜还是没得觉睡。

    “龙阳,要不然你打个地铺,休息一会。”天天见龙阳坐在椅子上,没有休息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放心睡吧。”龙阳表示无所谓,随意看着窗外模糊的树木花草。

    “不行,今天晚上你必须休息,不然你就一连两夜没睡了。”天天说完,立刻动手将备用的被子铺在靠窗户的位置,将枕头整齐的放在地铺的一头。女孩就是女孩,收拾起内务干净利索。

    “我一时半会还睡不着,你先睡吧。”

    龙阳不好意思睡下,毕竟是和女孩同住一个房间,坐在这里还好解释,如果同睡一屋,传出去就不是那么好听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天天趴在床上偷笑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笑你比我还害羞,我都觉得无所谓,你怕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没怕!”龙阳强挺着说。

    “没怕你就躺下,我正好也睡不着,我们说说话。”天天手指着地铺,用起激将法。

    话已经说出口,龙阳收不回来,将地铺向窗户处挪挪,合衣躺在被子上。

    “傻帽!你将枕头拿到这头,我们好聊天,你将脚伸到这边,让我闻你的脚丫子味。”天天故意用手放在鼻子前扇风,以示龙阳的脚臭。

    遇上刁蛮的丫头,龙阳无可奈何,手拿枕头,以屁股为转轴,旋转一百八十度,正好调了个头。

    “这总可以了吧?”龙阳双手一摊,示意自己调整好位置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还真会玩,连睡个觉都玩出门道。话说回来,你小时候不会是自己玩大的吧。”天天笑嘻嘻的看着龙阳。

    说到小时候,龙阳不愿意提起,自己的心会痛。讲到小时候的玩伴,龙阳摸摸怀中的玉手杖,里面有狗娃的鬼魂。是啊,自己从小到现在,真的就狗娃一个玩伴,身边其他的人都是大人、老人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凌叔讲过,你小时候父母都失踪了,是靳族长将你带大的,是吗?”天天不是有意让龙阳想起心痛的事情,她只是好奇心太大,忍不住问出心中久藏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自我十一岁之后就和靳仁族长一起生活,他就像我的亲爷爷一样疼我。他给我吃好的、穿好的、用好的,没有一点亏待过我。他老人家也有孙子,但是他对我的好,强过他对他亲孙子。记得有一年过年的时候,靳爷爷特地做了一桌的好饭菜,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团圆饭。我的面前摆着红烧肉、小鸡炖粉皮等好吃的菜,他孙子面前都是素菜。让他们嫉妒的,眼睛都放绿光。哈哈!”想起以前的往事,龙阳自己也禁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出来你和靳爷爷感情很深。”

    天天若有所思,龙阳真的不容易,从小缺少父母的疼爱,没有伙伴和他一起玩耍,在老人的照看下成长,如今自立、自强。相比较自己,龙阳真的了不起,让人佩服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离开他来到这里上学,我很想念他。”龙阳怅然若失,再次转向窗外,他没有特意看什么,他的心已经飞回了平县靳村街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龙阳睡着了,天天反而又无法入睡,轮到她看着龙阳。

    龙阳睡的很沉,偶尔嘴角处露出微笑,也许是在梦中见到他的亲人。天天看得入神,地铺上的男孩,面容俊逸,眉眼忧郁,既让人觉得亲近,又神秘难测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哎!

    天天收回思绪,用胳膊垫在头下,就这样仔细的看着龙阳,上下打量,一遍一遍。迷迷糊糊间,她也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,咚咚咚!”

    清晨,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龙阳与天天。龙阳立刻起身,迅速将身下的地铺收拾好,然后打开房门,敲门的人是朱队。

    “朱队,那么早!”

    进门的朱队看了眼房间内的天天,对龙阳说了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“龙阳,凌峰让我告诉你一声,靳仁族长去世了!”

    朱队带来的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,昨天晚上龙阳还在和天天谈着他的靳爷爷,今天早上就听到这样一个消息,龙阳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双手紧紧的抓住朱队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再说一遍!”龙阳大声的吼道,

    “我说靳族长去世了。”朱队重复了一遍悲痛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不可能!”龙阳红着双眼,双手紧紧握着拳头,身体阵阵颤抖。

    “龙阳,这是真的。凌峰本来不想告诉你,怕影响你的学习。后来考虑到你们爷孙的感情,还是决定告诉你。龙阳,你冷静下来,家里有人安排老人的后事,你明天就开学了,你要化悲痛为力量,好好学习啊!”朱队耐心的开导龙阳,希望龙阳能够冷静冷静。

    “朱队,我要回去!”龙阳的眼泪已经止不住的留下来,但是他没有哭出声音,他要回家,回去看看自己的亲人,自己的爷爷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明天就要开学报到,你不能走啊!”朱队再次拦住龙阳。

    “对呀,龙阳,你明天报完名再请假回去,我和你一起回去。”天天在一边也帮忙劝说,通过龙阳昨天晚上的讲述,她清楚龙阳与靳仁的特殊关系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要马上回去!”龙阳沉声吼道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,你的学习怎么办,这可是你辛苦努力得来的,你想想!”朱队摇晃着龙阳的身体,让他从悲痛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!龙阳,你听朱队的,如果错过报到,你怎么办!”天天在一旁着急的要哭,可劲的劝说龙阳。

    “我退学!”龙阳毫不犹豫的说出了三个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