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七十一章 梦的原因
    龙阳和天天被朱队长安排在公安局招待所居住,一是居住安全,二是离单位近,方便照顾。龙阳与天天一人一个单间,互相住在隔壁。

    路途太过劳累,天天早已回房间休息。龙阳躺在床上一直睡不着,他还有一个梦没有解开。龙阳闭上眼睛,仔细回忆路上的经过,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不对,事情有蹊跷。龙阳赶紧起床,来到天天房间门口,敲响天天的房门。

    “天天,睡了没有?”龙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睡了,你有事?”天天虽然说自己睡了,可听声音很清醒,估计一时半会难以入睡。

    “哦,我就确认一下你的安全,没事,你睡吧!”

    龙阳回答完天天,轻声慢步的走离天天房门,待到离得远后,立刻跑向东岩市公安局。

    因为认识龙阳,门卫没有阻拦,并且告诉朱队长还在办公室忙活,这是朱队的老习惯,有时候一夜不睡。

    龙阳临近朱队办公室门口的时候,办公室内正响着轻柔的音乐。咦,这朱队外表看起来粗犷豪迈,没想到还是一个懂得生活的人。

    “咚咚”龙阳轻轻敲响办公室门。

    “门没锁,进来。”里面响起朱队的声音。

    龙阳顺手放开门,朱队正坐在办公室桌前,桌上摆满案卷与资料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这时候还不睡觉,怎么跑到我这里来,是不是有事情?”

    朱队抬头看到龙阳进屋,忙起身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晚还在工作?”

    “我在整理这个案子,太多的资料需要从头理顺,是他们干的事一件也不放过,不是他们干的也不能冤枉他们。”朱队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你怎么还没睡?”朱队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在房间内也在想这个事,我想到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们父子俩要对我们下手,肯定知道我们身上有钱,但是他们在吃饭的时候没有和我们一起,那他们就是通过别人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吃饭的那家饭馆是同伙?!”朱队如梦中惊醒,愕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,我们只在那家饭馆露过钱财!”

    “行啊小子,滴水不漏!”朱队用力的对着龙阳的肩膀猛拍一下。

    龙阳记起凌峰也是这个毛病,都会拍人肩膀,是不是干警察的通病。

    朱队立刻安排人手,一边加紧对父子的审问,一边驱车赶往吃饭的饭馆,展开调查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还想到什么?”朱队安排完工作,笑着问龙阳。

    “还有就是为什么汽车只行驶,还在原地转圈不动?”

    “哦,你是在晚上,看不清那里的地形,其实就是绕圈打转的路。他们就是利用这些迷信的东西,吓唬乘客,转移他们的注意力,没有什么鬼打墙之类的事。你如果是白天去那里,一眼就看明白。”朱队解释,他白天去过那里,知道路线是形成此事的原因,当地人称那里为迷魂路。

    “哦”龙阳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你当时为什么在车上脱外套?哦,我知道了,你是在吸引他们的注意力,对不对?”龙阳自己提出问题,又猛然醒悟,自己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当时觉察他们已经打算对付你们,所以我利用他讲的故事,故意脱下外套,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到我身上,让他们对我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朱队!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不解开路上的谜团不睡觉,好了,现在去睡吧。”朱队笑着说,笑容里是满意与欣赏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龙阳和朱队挥手再见,走到房门的时候,他再次回头说了一句话,让朱队浑身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的那件外套穿在身上舒服吗?”

    说完龙阳快速关上门,笑呵呵的跑了出去。房间内传来朱队嗷嗷的叫声,好气又好笑,还真有点小恐怖。

    当龙阳回到房间的时候,看见天天正在自己的房间内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天天?”

    “你到哪里去了,害的人家担心你!”天天看见龙阳进来,立刻冲龙阳发起火来。

    “哦,我,我到朱队那里去,问问审问的结果,没事。”龙阳歉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回来了,我去睡了。以后再敲人家门,说完话再离开,最起码告诉我一声。”天天说完,转身离开,外面响起砰的关门声。

    龙阳无奈的笑笑,伸手关上自己的房门。

    等到外面没有动静,龙阳悄悄将狗娃从玉手杖中召唤出来。

    “兄弟,怎么了?”狗娃看见龙阳愁眉不展的样子,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?”

    “人做梦不正常吗?我现在想做一个鬼梦都难!”

    “狗娃,我是认真的。我做完梦醒来之后,梦中的事情真的按部就班的出现了。”龙阳一本正经的说道,明确表示不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事,是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就是我坐车的时候,到了后半夜,天天让我休息一下,我躺着就睡着了。而且梦中出现离奇鬼魂,还有,鬼魂竟然提醒我有危险。”龙阳将路上以及梦中的事情和狗娃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。”狗娃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什么?”

    “玉手杖也出现奇怪的事情。”狗娃紧蹙这眉头,思索着其中的联系。

    “狗娃,你说给我听听,到底玉手杖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与你做梦的时间相同,玉手杖内也起了变化。你还记不记得我和你讲过,手杖内雾蒙蒙一片,看不清里面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可那时候不一样,里面风起云涌,所有白雾像是狂动一样,我要不是抱住龙的石像,还不知被吹到哪去。要是迷失在里面的空间,我能不能找得回来都够呛。”狗娃现在想起,还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就在我做梦的时候?”龙阳重复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刚到我们节日的时候?”狗娃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是过了半夜,天天让我休息的,应该到了七月十五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对了,我们一年就过一个鬼节,我还能不记得。话又说回来了,你也不送我点东西,烧点钱我花花。”狗娃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!等我想清里面的原因再说。”

    玉手杖可以吸收月亮精华,属阴性之物。细想想,龙阳时刻保持警惕,不会轻易的睡着。只有玉手杖和龙阳建立了联系,才会出现这种情况。玉手杖通过与龙阳的某种联系,警示龙阳有危险。

    可是以前为什么没有出现过?难道只有十五月圆之夜才有?也不对,难道只有七月十五这天才会出现?

    阳间的事情好理,阴间的事情难解。龙阳再怎么一二三四也解不开其中之谜,唯一确定的事情就是和玉手杖有关。龙阳无奈,无可奈何的放下思绪,看着身边的狗娃,又有疑问。

    “狗娃,烧的东西你真能收的到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反正爸爸死去,妈妈离开,还没有人给我烧过东西。”狗娃刚才和龙阳开玩笑,没有当真,谁料想龙阳还当了真。

    “那你缺什么,我明天烧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你这个兄弟陪着,我缺啥。况且你烧副麻将给我,我一个人也玩不了。”狗娃最近从寻找不到母亲的心情中走出来,每次都嘻嘻哈哈,没个人形,不过他确实不是人形。

    “我烧身衣服给你吧!你看你还是以前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归不用,我做个试验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拿我做试验!看我不撕了你!”狗娃装腔作势,双手抬起,在龙阳面前比划。

    龙阳理都不理睬他,直接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“哎!我说兄弟,你尊重一下我的身份好不好,好歹我也是鬼。”狗娃不满意的嘟囔着。

    龙阳双手抱在胸前,靠在床头,还是闭着眼睛,张着嘴喊道“啊!鬼!我好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咚咚咚,咚咚咚,龙阳!龙阳!”门外传来天天焦急的喊叫声。

    龙阳赶紧放开门,天天立刻钻入房间,跑到龙阳的床上,好像很害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龙阳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人家第一次离家,又住在陌生的地方,你个坏蛋还在隔壁喊着有鬼,吓的人家不敢一个人睡。你是个大坏蛋!”

    天天只是一个人在房间害怕,她还不知道床上真有一个鬼魂,一屁股坐在狗娃的旁边。旁边的狗娃捂着嘴偷笑,另一只手在天天的面前划过,故意要吓吓天天。

    天天顿然觉得有一阵阴风从自己的面前拂过,尖叫着扑打着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龙阳对着狗娃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别动,你这屋里也怪怪的!”天天以为是说她,气的拿着枕头扔向龙阳,被龙阳一把接住。

    狗娃在一旁大笑,不过不发出声音。他手指指天天,又指指龙阳,意思是龙阳艳福不浅。龙阳拿着枕头作势要扔狗娃,狗娃转眼消失,进入玉手杖之内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要打女孩子!看我不向凌叔告状!”天天以为龙阳要拿枕头扔自己,心里的火越来越大,发起女孩脾气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扔你,我是扔~”龙阳差点将狗娃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扔我扔谁!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吗!”天天抓住道理就不放,多数女人的通病。

    “我,我。”龙阳想解释,又无法解释。

    “噗呲!看你也没的解释。”天天看到龙阳手足无措的滑稽模样,憋不住又笑了。

    龙阳双手一摊,表示投降。

    “你睡吧,我在一旁看着。”龙阳无奈的坐在椅子上,看着天天。

    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不好吧?”天天对着龙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龙阳实在伺候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凉拌!”天天顺嘴说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凉拌,龙阳记得义父靳山也说过这两个字,那是为了调查周兰老师之死的时候,周老师的死因还没有结果,哎!

    “龙阳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想起了我的师父,他也是我的义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