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七十章 擒凶
    龙阳敏锐的直觉立刻给他提示,危险正在身边,他发现身后一个身影对自己扑了过来。龙阳迅速回身,看见老售票员正拿着一个榔头,正在对着自己的头部砸下。

    龙阳迅速一个侧身躲,顺手牵过拿榔头的手,往前引去。同时龙阳的膝盖已经到达售票员的下腹,猛击而上。

    只听“啊”的一声,老售票员应声倒下,蜷缩在地上。

    此时,车上的外套男人和小夫妻迅即来到车下,他们从身上掏出手铐,铐上售票老人。

    “小子,身手不错嘛!”外套男人冲着龙阳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?”龙阳如坠云雾里,因为他们的身份转变太快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东岩市公安局的,我姓朱,叫我朱队长就可以,他们两个是我们的侦查员。”外套男人自我介绍之后,又介绍身旁的小夫妻。

    “将他押到车上去,小兄弟,走,我们车上说。”朱队长说完,招呼龙阳上车。

    当龙阳来到车上,司机已经被控制,拷在车上的横杆上。乘客们都躲在车辆的后部,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朱队长和气的来到车内,笑着和乘客们解释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害怕,我们是公安局的,这次乔装改扮,就是为了抓住这对父子俩。”

    “公安局的。”

    乘客们听到朱队长的话,慢慢缓解紧张的心情,开始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不过还是离那对父子远远的。

    假扮小夫妻中的男侦查员,利索的做到驾驶位置,开动汽车,继续前往东岩市。这次汽车真的在行驶,龙阳能感觉到,车在远离后面的山路。

    “他们父子犯了什么案子?”有胆大的乘客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还不能说,不过以后会给大家公布的。”朱队长绝口不谈案件内情。

    车辆一直在行驶,车内的乘客也不再交谈。那父子俩被分别拷在车内的两边,背对背,没有交谈的机会。

    车辆没有再停过,直到开入东岩市公安局大院,父子俩被押入审讯室。乘客们虽然有好奇心理,但还是纷纷拿着行李离开,都不想被案子沾着,何况还不像一般的案子。

    当龙阳与天天准备离开的时候,他们被朱队长叫住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们还要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龙阳疑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们这次谋财害命的对象是你们俩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?”天天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朱队长肯定的说,然后他将龙阳与天天带到接待室。他让龙阳与天天稍等一会,首先要安排人员对那对父子俩进行突审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以后,朱队长微笑着来到接待室,分别给龙阳和天天倒了杯水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到东岩市探亲的?为什么没有大人的陪伴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来上学的。”天天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哟!大学生,是哪所学校?”朱队长听到天天的回答,对他们的学校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东岩市警察学校。”这次是龙阳回答。

    “不得了,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,哈哈!好!好!”

    朱队长开心的大笑起来,连说了两个好字。

    “朱队长,那对父子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龙阳还是想知道案子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融入角色啦!不过你小子的功夫确实不错,和谁学的。”朱队长再次夸奖龙阳的功夫,看出龙阳是以前练过的。

    龙阳不想再这个问题上纠缠,顺口回答说“和我们平县派出所的凌所长学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小子蒙我,老凌才没有这功夫底子!”朱队长一眼看破龙阳敷衍他,不过他称凌峰为老凌,看来他认识凌峰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凌叔?”天天接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叫天天,你叫龙阳,对不?”

    朱队长手指着他们,分别叫出他们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们?”龙阳与天天很惊讶,他们没有和朱队长说过自己的名字,他是怎么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老凌早就给我来消息啦!说是有一个皮小子和一个小公主要到我们这里来上学,没想到在路上就遇到你们。我在路上的时候就在猜测,是不是你们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原来凌峰和朱队长是同学,他老早就和朱队长打过招呼,让朱队长在东岩市多多照顾龙阳与天天。

    有熟人好办事,天天顿时活泼了许多,龙阳也放下警惕之心。

    “朱队长,现在你能和我们说说那对父子的情况了吧。”龙阳转回刚才的话题,他必须弄明白案情,因为他还有一个梦没解开。

    朱队长将这对父子的情况和龙阳与天天详细说明,连同他们犯下的案件。

    近两年来,东岩市公安局接到好几起人员失踪的案件,经过调查,没有丝毫的线索。失踪人员的亲属痛不欲生,经常到公安局询问查找情况。群众着急,公安局人员更着急。东岩市公安局专门成立工作组,由朱队长牵头,专门调查人员失踪案。

    经过专案组认真梳理失踪人员的特征,他们找到一个共同点,就是所有失踪人员身上都曾经携带过大量的现金。因而专案组成员综合所有的疑点,把案件上升到谋财害命的层次去侦破。

    功夫不负有心人,他们从消失的路线中找到此次班车,把侦查的重点也放在车上的父子俩身上。于是他们乔装打扮,伪装成乘客,为这对父子撒下大网。

    “这对父子住在安远镇!”龙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咦?你怎么知道。”朱队长惊讶的看着龙阳,他没有想到龙阳立刻说中案件的关键点。

    “第一,如果他们没有住在安远这个偏僻的小镇,或者路线中间的其他小镇,你们应该早就找到他们的可疑之处;第二,他们在安远镇停靠后,车子早不坏,晚不坏,偏偏在安远那里坏,他们是为下面的作案做准备;第三,车辆出了山路就只行驶不走动,他们熟悉道路,通晓方法;第四我在安远镇闲逛的时候看见过老售票员,他有点鬼鬼祟祟的,见到我之后立刻躲闪。”龙阳边分析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你说说为什么因为他们住在安远镇,我们刚开始就没有怀疑到他们身上?”朱队长对龙阳的分析产生了兴趣,立刻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打时间差!第一,一般的人口失踪案,人们都是失去联系或者一段时间找不到人之后才会去报案,很少有人会怀疑在路上出问题;第二,他们从安远镇行驶,可以节省下许多时间,他们再利用这段时间去作案,车辆到达目的地的时间就刚刚好,这样也不会过多怀疑到他们。第三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他们住在安远镇,你们两边查不到他们的底细,他们就是正常的司机与售票员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那你说说我们为什么会怀疑到他们?”朱队长进一步深入探问,他越来越对龙阳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钱!”龙阳肯定的说。

    一旁的天天听的入迷,渐渐也理清了思路。当龙阳说到钱时,她禁不住问出心中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和钱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龙阳看着天天,笑了笑。朱队长也看着天天,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?我脸上有花?你们怎么都这么看着我。”天天往自己身上查看,寻找不对头的地方,不然这两个人怎么都往自己的身上看,还笑的那么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别找了,你想想你身上的钱。”龙阳说道。

    天天听到龙阳的话,习惯性的摸摸自己的口袋。

    “钱都还在啊!哦,他们是为了钱。”天天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你还只说对了一半。你带着钱是干什么的?”龙阳引导着天天的思路。

    “我带钱交学费的。”

    “交完学费呢?”

    “交完身上钱就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人身上带着大量钱财的时候,肯定要有用处,用了身上就没有钱了,没有钱就不存在谋财害命一说。而人一直带着钱的时候在哪里?或者说那么多失踪人员一直带着钱的时候在哪里?”龙阳几乎把话挑明。

    “在路上,在坐车的时候。”天天两手一拍,大声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,他们就是利用路上的时间差作案,使我们偏离了侦查方向。龙阳,你要是早到我们东岩市,这个案子就早破了。”朱队长认可龙阳的说法,还特地恭维了龙阳两句。

    “朱队长,我都是瞎猜的。”龙阳不好意思的挠挠头。

    “猜的?不是吧!老凌可是说你的一二三四很厉害的,哈哈!”朱队长豪爽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凌叔,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,连龙阳这点毛病也告诉了朱队长。听到朱队长的笑声,龙阳像害羞的女孩一样,脸成了大红布。

    龙阳没有长时间停留在羞涩之中,再次提出心中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你提醒我小心,是不是早就发现他们要对我们下手。”

    朱队长转身看看天天,龙阳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又怎么了!”天天脚一跺,小脸出现不悦的神色。两人老这样打哑谜,天天被憋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哦,就是一句老话,财不露白!我们在饭馆大方的点菜吃饭时,就被那对父子盯上了。”龙阳笑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坏蛋!”天天一语双关,连龙阳都影射在内。

    对那对父子的审讯还需要一段时间,案件始终会真相大白。

    龙阳与天天离开学报到也还有两天的时间,朱队长一尽地主之谊,既安排龙阳与天天的住宿,又请他们大吃了一顿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龙阳靠近朱队长,说了一句话,朱队长差点呛着。

    “朱队长,你的外套不是在路上捡来的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