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六十九章 是梦?非梦?
    安远镇?安远镇!

    龙阳嘴里重复着自己梦中出现的小镇,急需验证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天天在旁边看着龙阳的样子,偷偷暗笑。看来龙阳是真的着急认错赎罪,想尽快请自己到镇上吃饭呢。

    车辆不急不缓的驶入熟悉的地方,一个小镇的临时停靠站,安远镇临时停靠站。此时的龙阳不得不怀疑自己梦境的真假,到底是梦,还是非梦?

    龙阳茫然的随着乘客下车,跟在天天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龙阳,我们来碗鸡蛋面吧。”天天看到一个面摊,虽在征求龙阳的意见,但是自己已经掏出钱买了两碗。

    对,鸡蛋面,梦里也吃了鸡蛋面!

    龙阳不知道自己如何吃完的鸡蛋面,头脑里想的都是和梦境重合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天天,我们去逛逛。”龙阳提议。

    “马上要开车了,你要我们在这里再等一个星期啊!”

    “车子坏了!”龙阳事先说出梦里的情节,再次试验是否发生与梦中相同的事情。

    天天不相信龙阳的话,蹦跳着跑到汽车旁,汽车周围围着许多乘客,一直争论着什么。天天看了一会,失望又惊奇的跑回龙阳身边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怎么知道车子坏了?”

    “坏了?”

    “坏了。哎呦!我知道了,你是瞎蒙的,算你蒙对了。”天天不以为意,以为龙阳故弄玄虚,事先知晓情况,想为陪自己逛街找借口而已。看来,龙阳也不是一个榆木疙瘩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车子坏了,我就勉为其难的陪你逛逛吧!”天天故意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少女的心无法理解,刚才还认为龙阳娇柔造作,现在又非常受用,估计认为龙阳在关注她。其实通过一段时间的交往,天天对龙阳也有好感,说不出道不明的那种。

    两个人沿着安远镇的街道一路走下去,熟悉的街道,熟悉的树木,熟悉的场景,熟悉的一切。我到底是不是真的梦出这些东西?难道我现在未卜先知?

    一边走,龙阳一边挠头,丝毫没有顾忌身边天天的感受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有心事?”身旁天天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“哦,我有些事情想不明白,我们接着走。”

    一个商店,卖点日用品与杂货,同一个老板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的路,走到镇的尽头。

    龙阳匆忙拦住一个路人,打听安远镇的来历。安远,安抚远方的将士,故取名安远镇。

    一切都符合梦中的情节,一切都和梦中的事情相符,难道真不是梦?

    “龙阳,咱们回去吧!”

    本来这里宁静古朴,修养身心,天天觉得环境不错,心情不错。可看到龙阳的样子,整个人仿佛失了魂一样,天天觉得无趣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龙阳随声应答。

    一切来的那么自然,那么与梦中相符,龙阳一直在印证,人的反应变得有点迟钝,有点木讷。听完天天的问话,他仿佛回到现在。他想起这时候在拐角处看到一个身影,如果一切相符,那这个身影也会出现。因而,龙阳转回了头。

    老售票员!

    是,那个身影是那个老人。龙阳发现了他,他也发现龙阳发现了他,但是他还是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出现在龙阳头脑里的是,老人在寻找修车的配件,也或者寻找能修车的人,更或者是安远镇有熟人,再或者是有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龙阳一路走一路猜疑,但是他确定了一件事情,他的梦是梦,但梦中经过的事,与现在有相似,有相同,抑或这就是一个事实。

    什么事实?

    龙阳有了自己的结论,司机和老售票员有问题,穿外套的中年男子更有问题。

    当龙阳与天天快走到车子的时候,龙阳又提前和天天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车子要到晚上才能修好,司机一会也要离开。”

    天天不清楚龙阳为什么要这么说,可能他还要蒙一次吧。

    不一会,天天再次回到龙阳的身边,高高的竖起大拇指,崇拜的看着龙阳。

    “龙半仙,你还有什么满着我的,凌叔可没有说过你会算命这一行!”

    龙阳笑笑,没有回答天天的问题,他在观察着穿外套男子的动向。这个人也在汽车车头处,只是站的远点,与那对小夫妻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。

    好似觉察到龙阳的目光,他对着龙阳点点头,就不再看向龙阳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怎么?真的装成神仙了?”天天看着龙阳的神情,以为龙阳神游太虚,物我两忘,马上成神了。

    “呵,我还不够资格,我才是新手,要锻炼锻炼才行。”龙阳不羞不臊的坦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!懒得理你。”天天才不理龙阳的故作姿态,跑到路边,看她的花花草草。

    正当龙阳准备去找天天的时候,外套男子走向龙阳。不像是特意找龙阳,但是当经过龙阳身边的时候,说了一句“小心!”

    真的是白日见鬼,以前鬼魂都是晚上出现的好不好,现在白天也能出现,龙阳和小伙伴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相同的一句“小心”,一个出现在梦中,一个出现在现实,一个是鬼魂说,一个是真真正正的人说。

    龙阳此时的心情只想说一句,他妈的!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此时,越是能勾起龙阳的好奇与好胜之心,他不相信,还有他没见过的离奇之事,还有他没见过的奇异鬼魂。

    龙阳望向外套男人离开的方向,招呼一声天天,悄悄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龙阳,我们在跟踪那个脱外套的男人吗?”天天一路小跑,跟在龙阳身后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那人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为什么要跟着别人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好奇呗。”

    当龙阳跟到停靠站墙角处,被一对男女拦住了去路,是车上的那对小夫妻。

    “哎呀,那么小的孩子也谈恋爱啦!”男的秃噜一句暧昧的话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孩子也早熟了。”女的也附和着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瞎说什么,我们是朋友,我们也是同学。”天天不服气,上去就和他们理论,脸上出现红晕。

    “还说不是,小脸都红了。”

    这对男女说完后,嬉笑着离开,不再理睬龙阳与天天。

    天天在原地跺着脚,嘴里不住的抱怨,脸越来越红。

    “天天,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被那对小夫妻阻拦,龙阳失去跟踪的目标,况且他也不能撇下天天一个人呆在这里,只好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回临时停靠站的路上,天天一直跟在龙阳身后,不再像平时那样和龙阳开着玩笑,自己一边想一边羞笑。龙阳走在前面,没有注意。

    “天天!”

    当龙阳喊天天的时候,才看到天天离得自己很远。

    “哦,来了。”天天温柔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这丫头又出啥情况?龙阳看着天天缓慢的走过来,迷茫的挠挠脑袋。

    “天天,我们回去吧,一会司机和老售票员就回来,车子就修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天天没有多想,顺着答应着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真成大神了,他们真的回来,还真的修好了车子。”

    坐在行驶的车子内,天天偷偷的和龙阳说话。她真的惊住了,这整整一天,没有龙阳不知道的事情,而且确确实实的发生了,和龙阳说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等着,今晚路上还有山石塌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天天惊讶的声音引起大家的好奇,一齐看向他们。天天习惯性的缩到座位背后,调皮的伸了伸舌头。

    “你说有山石塌方,我们不是要事先提醒大家。”天天小声的和龙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有惊无险,你等着看吧。”龙阳也模仿天天的样子,用手拢住嘴巴,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!”天天别过脸去,不再理睬龙阳。其实在她的心里已经掀起滔天巨浪。天天记起凌峰和她说过的话,说龙阳身上有大秘密,看来凌峰没有骗她。

    当车行驶到靠山公路的时候,山石如约而至,这次车中乘客没有多说什么,没有埋怨,共同排除了路上的阻碍,很快使得道路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还是和梦中有差别,龙阳记得,当时车上的人牢骚满腹,埋怨不断,还差点闹僵起来。还有前面的这对小夫妻,得理不饶人,还和司机争吵过。可现在没有像梦中那样发生,他们还主动劝说大家下车搬运石头。

    龙阳与天天当然下车积极参与,穿外套的男人也不例外,他还充当指挥的角色。正因为有他正确的指挥和调度,大家才在短时间内完成了清理工作。

    上车之后,大家都非常疲惫,很快进入了梦乡,天天也憨憨的入睡。

    龙阳很欣慰,但是他马上面临一个新的问题,就是鬼打墙!出了山路,当时梦中出现的就是鬼打墙,龙阳立刻搓了把脸,振奋下自己的精神。

    同时,龙阳发现前方的中年男子也没有睡觉,坐在前方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不会吧,你至少应该回下头吧。和梦中差不多的时间,应该出现差不多的事情吧。龙阳心想。

    想到的事情,马上就出现。前方的男人回过头来,看向龙阳。但他不是诡异的笑,而是温和的对龙阳一笑。但当他回过头去,照样看向开车的司机。

    龙阳起身,走到老售票员身边,说明自己要下车方便。

    车辆靠边停车,老售票员也随着龙阳下车,他同样要下车方便。

    龙阳立刻来到车后。

    车!车居然真的还在出山的地方,又与梦中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正当龙阳万般难解的时候,他想到了一句话,两个字,小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