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六十八章 做梦?
    龙阳顿觉的头皮发麻,心中突然出现一个念头,此人不是人。男人看完龙阳以后,又缓慢的转过头去,此时他在紧盯着前面开车的司机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脸色怎么变的那么难看。”天天疑惑的看着龙阳。刚才龙阳还有说有笑的,脸色变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没什么。搬石头搬累了,你休息一会,我照看着你。”龙阳回过神来,忙敷衍天天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也休息一会,我没事。”天天说完,就靠在座椅上,眯着眼睛休息。

    不会吧,怎么到哪都能遇见他们,这也太~~。龙阳自己心里都找不到好的词语来形容自己的运气,只好时刻观察着前面的鬼魂,看他接着有何动作。

    突然,龙阳心里咯噔一下,今天是,今天又是十五之夜。他记起临走的前夜还和靳仁谈过这个问题,自己父母的无故失踪以及心中的谜团都与十五月圆之夜有关。

    今天怎么又是这么凑巧,也是十五月圆之夜。

    对了,今天还是农历的七月十五,鬼节!

    龙阳以前可以看出鬼魂与人的区别,难怪此次分辨不出,今天晚上是他们的节日。

    如果车辆不坏,现在已经到达东岩市,就会错过今天晚上夜里行车。而偏偏是今天晚上,车上又上来一个来历不明的鬼魂。

    龙阳感觉自己遇到非常棘手的问题,因为他目前无法弄清此鬼的目的,只能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汽车终于驶出危险的靠山公路,来到平坦的道路,龙阳暗自呼出一口气,略微放下点心。如果这个鬼魂在山路上作怪,毁的可是一整车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看完龙阳之后,就一直没有回头,而是直直的盯着汽车司机,没有动过。

    难道和司机有冤仇?

    龙阳刚一有这种想法,只见前面的鬼魂起身靠近司机。

    “停车!”龙阳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司机听到龙阳的叫声,下意识的立刻刹车,车辆在惯性中行驶好几米,终于嘎然停下。

    睡梦中的乘客再次被撞醒,惊呼声再次响成一片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不会有病吧!乱喊什么!”司机对着龙阳愤怒的吼叫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父母是怎么教育你的!”

    “一看就是有娘生没娘教的孩子!”

    车内的埋怨声也再次响成一片,这次的对象是龙阳,他们不用害怕司机把他们扔下不管,因为这次他们和司机站在同一阵线。乘客们把一路的憋闷都发泄到龙阳身上,埋怨变成了谩骂,开始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龙阳好似没有听到这些恶言恶语,只是盯着前方那个男人的鬼魂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坏我的事,否则有你好看!”鬼魂说完话,消失在车内。

    龙阳没有说话,毅然的坐回自己的座位。车内人斥责了一通,发现发泄的对象没有招架,拳头打在棉花上,一会也就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龙阳,怎么回事?”天天关心的问道。刚才车内人针对龙阳的时候,她一直在争辩,维护龙阳。当时见龙阳没有反应,她也就没有过于冲动。

    “哎!没事。”龙阳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有话你就说,难道你还拿我当外人?”

    龙阳抬头看了天天一眼,做出鬼字的口型。

    看到龙阳的示意,天天捂住小嘴,惊诧的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“嘘!”

    龙阳赶紧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,示意天天不要问,不要说。

    汽车一直不断的行驶,像是驶向既定的目的地,也像被月光下的夜幕吞噬,无始无终。

    龙阳将脸转向车窗外,想看看车外的环境,可他转过头的时候,吓得猛一哆嗦。

    车窗外一张苍白的脸,正是那个男子的脸,紧紧贴在车玻璃上,眼睛死死的盯着龙阳。

    如果换做别人,非被吓疯不可。龙阳已经见过不少的鬼魂,心里已经具备这种被惊吓的素质,他随即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龙阳朝车窗外笑了笑,意思说我看得见你,我并不害怕。

    车窗外的脸孔离开车玻璃,露出疑惑的神情,随之再次消失。

    龙阳看了看天天,她还在熟睡。龙阳这次没有莽撞,而是来到老售票员身边,轻轻的将他叫醒。

    “老师傅,能不能让你的儿子停下车,我想下车方便一下。”龙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老人走到驾驶位旁边,将龙阳的意思说了一下。司机不情愿的将车靠边,自己点根烟,有意无意的说了句“快点!”

    龙阳从车门下车,老售票员也跟随着下车,他也说要方便一下。

    下车后,龙阳走到车后,借着月光看看后方的路,他发现,车还在出山后的公路地方,一直没有离开过。

    正当龙阳怔怔愣神的时候,一个身影慢慢接近龙阳。龙阳猛然转身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哦,我喊你上车。”

    是老售票员站在龙阳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您看我们走了多远?”龙阳毫不避讳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,这?难道我们遇到鬼打墙?”老人结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鬼打墙?”

    “是,就是转来转去,走来走去还在原地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。”龙阳叹息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龙阳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有坐等,等到天亮一切就好说,鬼打墙就失去作用了。”不愧为常跑夜路的老人,见识就是多。

    “那要不要告诉你儿子和车内的乘客?”

    既然那个鬼魂紧盯着司机,也有可能与这个老人有牵连,龙阳还是决定试探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要告诉他们,否则后果不可收拾。”老人摸索着腰间,好像在提裤带,接着走向车门的位置。

    一种直觉告诉龙阳,这个老人定然知道什么事情,只是他不轻易的告诉别人,最有可能的就是与他的儿子有关。

    龙阳转身也走向车门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一句轻声的男人呼唤在龙阳身边响起,龙阳立刻转身四处查看,没有发现任何踪迹。不是狗娃的声音,难道是刚才的那个鬼魂在提醒自己?

    刚才车上还在恶狠狠的威胁自己,在车窗外吓唬自己,现在好心的提醒自己,龙阳想不通里面的原因。

    汽车发动,不停的行驶,龙阳心里知道,车子一直没动,只是在原地踏步。

    龙阳知道,老售票员知道,可龙阳见他并没有多大的反应。仔细观察,他又在不停的动着嘴唇,好像在和他儿子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压抑的气氛笼罩在车内,龙阳是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突然,龙阳感觉车子在加速,而且越来越快。龙阳赶紧站起身来,用手臂拦住天天。如此大的动静,天天还在睡觉,车内的其他乘客也还在休息,他们没有感觉到汽车行驶的变化。就连司机与老售票员也没有感觉的到。

    龙阳焦急的喊着车内的乘客醒过来,喊着司机停车,喊着老人提醒司机,他们都没有回应。此时的龙阳也迈不开步,移动不了自己的身体,他只有紧紧的抱住天天,防止她受伤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龙阳失去知觉。

    “龙阳,醒醒,醒醒。”耳旁传来天天的呼喊声。

    “天天,小心。”

    龙阳起身抱住天天,突然愣愣的看着车内,车内的乘客都盯着龙阳,包括穿外套的中年男子也在。龙阳头脑一时转不过来,怀中的天天挣扎着离开龙阳的熊抱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回事,你后半夜就睡着了,还要保护我,不知谁保护谁呢!”天天红着小脸说道。

    车内的人听到天天的话,都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到底是什么时候睡着的?”龙阳挠挠脑袋。

    “就是半夜我睡醒的时候,我让你休息一会,你就呼呼的大睡,睡的和死猪一样。”天天故意嘲笑着龙阳,好不容易逮到他一回。

    难道我做了一夜的梦?龙阳再次看看前两排的中年男子,那个那男子坐在座位上,没有什么异常举动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怎么了?”看到龙阳迷惑的模样,天天赶紧关心关心。

    “哦,我做了一个噩梦。”

    龙阳想不通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,自己平常是做梦,可从没有做过这么邪门的梦。

    原先的梦是多么美好,可以看见自己的父亲、母亲,可以与他们说话聊天,可以倾诉自己的想念,可以撒娇放赖。哪怕时常在梦中受到父亲的责怪与训斥,他也愿意。

    这种梦,龙阳第一次经历。他的头脑还是没有转过弯来,再次看着车内的每一个人,从司机到乘客,每个人都没有放过,大家还是如刚坐车时一样,神情自然,没有异常。

    最后,他又看着天天,将天天的脸看的越发红。

    天天心想,你刚才冒失的抱住人家,现在又盯着人家看,你个坏小子,到底存什么心思。难道凌叔看错了龙阳,他是一个小色狼?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天天对着龙阳啐了一下,脸转向车窗,不再理睬龙阳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刚才真的是做梦。”龙阳诚恳的向天天道歉。

    “做梦,你做梦抱我吗?你是个色狼!”天天脸都不转,气哼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在梦中担心你,所以才护着你,你别误会。”没想到天天会误会龙阳是色狼,龙阳赶紧解释。其实龙阳也是第一次如此接近女孩子,他自己的心里还如装着一头小鹿,扑通乱跳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你是真的还是假的,我要惩罚你!”天天鼓着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你怎么惩罚我都认,好了吧,我的小公主。”

    哎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谁让自己得罪了这位出名的刁蛮小公主呢。

    “嘻嘻,这还差不多。我就罚你在前面的安远镇请我吃好吃的。”天天噗呲一笑,立刻变换为笑脸。

    龙阳心想,这女孩的脸变的真快,以后要远离她们才是。

    “咦!你说前面是什么地方?”龙阳突然醒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安远镇,司机刚才告诉我们,前面是安远镇,我们要在那里临时停靠,安排安排我们的肚子。”天天加重语气,着重的告诉龙阳。

    安远镇?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清风创了个群=清风作伴《298732805》有兴趣可以加一下,清风期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