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六十七章 脱外套的男人
    龙阳示意天天别再继续看那个中年男子,他自己却紧盯着不放,看着那人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怎么这边刚讲完路上捡来衣服的诡异事情,他这边就开始脱衣服,难道是巧合?

    龙阳看到那人脱完衣服后,没有好好存放,而是塞到座位下面,也许座位下面放着包。反正目前也无法查看,等有机会再说吧。

    “那人不会是捡来的衣服吧?”天天躲在座位后面,偷偷的问龙阳。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巧,你想多了。”龙阳轻声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天天将信将疑,还从座位中间的夹缝,悄悄的观察着前面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别疑神疑鬼的,眯一会,我看着你。”龙阳宽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辛苦了。”天天拉了件衣服盖在身上,脸朝里休息。不一会,就响起轻微的鼾声。

    路上保护天天的使命在龙阳身上,龙阳不敢休息,路上确实也没有什么消遣的,他就有意无意的观察前方的那个男子。

    龙阳发现他也没有睡觉,好像焦虑不安,不时的四处观察附近的乘客。当回头与龙阳的目光相对时,他赶紧躲闪过去,装作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车内的条件很差,各种设施损坏大半。夜间行路,司机将最后亮的两盏车内照明灯也关了一盏。剩下的一盏不怎么明亮,昏昏暗暗,如鬼火一般,勉强能看到车内的情况。

    车子摇摇晃晃,车内不再有人说话,在这种灯光与环境下,人最容易睡着。龙阳也感觉有些疲惫,闭上眼,但是他不敢睡着。

    到了下半夜,老人接替儿子开车,让他也休息一会。此时有人在车上走动,也有人趁机下车方便,车子只停了一会,又再次开动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天天睡醒,让龙阳休息一下,她看着。龙阳拗不过她,索性闭上眼睛休息。

    当龙阳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蒙蒙亮了。转头看天天,睡的正熟。

    哎,让你看着我睡觉,我被卖了你都不知道,龙阳心想。

    下意识里,龙阳抬头看向前两排的位置,那人已经不在座位上,龙阳看遍车内也没有发现他的踪影。奇怪,人呢?

    司机又回到自己的岗位,售票的老人坐在前边打盹。龙阳走到前两排的位置,看了下座位底部,没有发现包以及衣服。

    “老师傅,我们走了多远的距离?”龙阳轻轻摇醒老人。

    “哦,小伙子,坐累了吧。我们已经过了三分之二的路程,估计到今天傍晚的时候就能到达东岩市。”老人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问您老一下,我怎么感觉车内少了个人。”龙阳试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有个人下车了,他说临时有事不去东岩了,就在天露白的时候下的车,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我就是看了一眼,有点印象。”

    “哦,没事,你再去歇一会,过会我们到附近的站点吃点饭。”

    龙阳回到自己的座位,心中有些费解,但是没有十分在意。

    天大亮的时候,车辆来到一座小镇中,此地有临时的车辆停靠站,大家可以在此地补充食物,也可以买点用品,但是只停留一个小时的时间。

    天天醒来的第一件事,也是跟龙阳询问那名男子的去向,龙阳转述了售票员的话,天天心里释然,很快抛入脑后。

    两人下车,尽情呼吸车外新鲜的空气,顿觉一阵舒畅。两人在附近的摊点要了两碗鸡蛋面,填饱肚子,马上临近开车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龙阳,我们到车附近等等吧。”天天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好,省的车走了我们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两人回到车辆附近时,车内的乘客几乎都已经回到车旁,大家正围着车头的位置。原来司机吃完饭后检查车辆时,发现车辆的发动机出现故障,如果没有及时发现,大家都将被撂到半路上。幸亏在镇上发现,还能想办法维修,但是要耽误不少时间。大家一齐打听要多长时间,结果是,修好车估计要到晚上。晚上就晚上吧,别无他法,只有等待。

    龙阳与天天的学费都随身带着,剩下行李倒没有什么。两人放心离开车辆,沿着镇子的道路,漫无目的的闲逛起来。

    小镇名为安远镇,古朴宁静,青砖绿树,不失为一个安居的好去处。当地商铺不多,只是销售点日用杂品,没有什么特别值得购买留念之物。

    说是小镇,真是不大,龙阳和天天二人只用一个小时时间就走到街道尽头。经过打听,原来此地以前只是一个驿站,后来居住此地的人越来越多,发展成如今的小镇。在古代,士兵们远离家乡,对家的思念往往寄托在家书上,一封来自亲人的书信,往往能够安抚远方将士的心,所以后来人们为此地取名安远镇。

    原来此地处于交通要道,过往人员较多。可如今乡镇规划,道路铺设,这里反而清净了不少。若不是一些司机贪图近路,也很少有过往车辆经过,久而久之,只形成了一个临时的停靠站。

    “我们回去吧,我看停靠站的地方还有一两家卖吃的,我们去吃点。”不知不觉已到中午,龙阳眼见小镇内也没有什么吃食,提议两人去车站简单吃点。

    转头返回的时候,龙阳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在转弯处一闪而过。没有看清相貌衣着,只是身形似曾见过,龙阳没有特别在意,和天天一道返回。

    大部分的乘客依然滞留在临时停靠的地方,各自简单填饱肚子,没有像他们二人似的,还有心情逛逛小镇。

    车辆旁边只有司机一个人在,老售票员不知去了哪里,多数是去寻找车辆配件以及维修人员。过了一会,司机也离开停靠站,去了小镇中。

    直到傍晚时分,父子两人才一起急匆匆的赶回来,一顿鼓捣,终于完成了维修。

    汽车又开始颠簸着行驶,车内的灯光依然昏暗。

    咦!龙阳突然发现一个奇怪的人,那个脱外套的男人什么时候又上了车?但是此时他又穿着外套,难道他又赶到这里,又上了这趟车?

    一天的时间,也能从下车的地方赶到这里。也许他改主意,又要到东岩市,刚巧又遇到我们修车耽误了时间,又坐上了这趟车。

    看来这人真是赶巧,不然再要去东岩市,就要在这里住上一星期,等下趟来车喽。

    刚上车,大家都还没有睡意,认识的,不认识的互相聊着天。龙阳发现那个男人就独自坐在那里,不说话,也不动,真是个怪人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看啥看的那么入神?”旁边的天天用手推了推龙阳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,坐夜车没意思,连窗外的风景都没得看,无聊。”龙阳没有和天天说起那个男人,省的这个丫头咋咋呼呼的,况且她也应该看的见,她没提起,自己也懒得说。

    司机贪图近路,路况就不好,一路颠簸的更加厉害,而且经过一座山峰旁边,是一条以前修的靠山公路。

    车在行驶到一半的时候,司机猛然刹车,前方一片乱石滚落,差一点就砸在车上。车上的人也因为惯性,冲撞在前面的座椅背部,一片惊叫声。

    睡梦中的乘客纷纷埋怨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开车的!”

    “你会不会开车!”

    “哎呦,疼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天天也捂着鼻子,眼泪都流了出来,她的鼻子被撞酸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镇定,前方遇见山石塌方,幸亏刹车早,不然可遭大祸了。还好,石头不多,大家搬一搬就好。”老售票员大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你们非要走这破路,耽误我们多少时间,出了问题谁负责!”前面的小夫妻也不是善茬,冲着老人大声喊叫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我们大家一起搬搬,就不耽误太多的时间。”老人不住的道歉。

    “你们爱坐不坐!我求你们坐我们的车子吗?有本事你们下车走去!”司机回头吼道,一脸的凶煞。

    两个小夫妻顿时软下来,低声嘀咕着重新坐在座位上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大家下车吧,都动动手。”老售票员瞪了儿子一眼,对大家好言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,下车,下车。”

    乘客们十分无奈,纷纷下车。只有一个人没有动,龙阳走到车头时回头看他,脸色苍白,没有表情。其他人对这个没有下车的人熟视无睹,龙阳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搬运,道路终于可以通车,每个人累的气喘吁吁,疲惫的坐到车上。上车时,龙阳再次看向那个男子,他还是没有动静,眼皮都不抬一下。

    这人怎么回事,大家都下车搬石头清理道路,他倒好,稳坐钓鱼台。这车上的乘客也都好脾气,连句埋怨的话都没有,龙阳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脖子累酸了,和摇头虫一样。”天天甩着双手,她那娇嫩的小手沾满了泥土,也为清理道路出了不少力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是说全车人都下去清理道路,就他一个人坐在那里没有动静,怎么好意思!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啊?不都下车了嘛!我还特意看了一下。”天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前面的那个人。”龙阳示意天天向她前两排的位置看。

    “你又和我开玩笑,前面的小夫妻下去的,别的哪还有人?”天天笑着,以为龙阳和他开玩笑。

    龙阳再次看向前面,那个男人终于有了动静,转头看向龙阳,惨白的脸,嘴角带着诡异的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