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六十六章 路上的故事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凌峰准时开车来到靳村街,接龙阳去车站。天天也跟着过来,换下平日的运动装,牛仔裤配紧身T恤杉,玲珑紧致,另一番景象。

    龙阳已经收拾妥当,包已经被凌峰提到车上。

    “靳爷爷,我走了。”龙阳握住靳仁的手,眼睛略显红肿,昨夜未睡、今晨离别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放心去吧,有事跟家里说。”靳仁也依依不舍的抓住龙阳的手,虽然嘴里说让龙阳放心离开,手却没有松开。

    靳仁的门口围满了靳村的人,大家都已经起来,早早的过来给龙阳送行。有些小孩子也过来拉住龙阳的衣服,不让龙阳离开,他们只是懵懂的年纪,只知道龙阳要离开,但不知离开去干嘛。这些孩子的表现让大人们哭笑不得,赶紧上前拉开他们。

    “好了,龙阳是去上学,放寒假的时候自然就回来了。龙阳,我们走吧,不然要错过坐车的时间了。”凌峰拨开人群,来到龙阳身边。

    “对,赶紧和凌所长走吧,别错过了时间。”靳仁也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再见。你们放心,我会照顾好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龙阳随着凌峰上车,通过车窗不住的挥手。随着喇叭的声音,车辆离开了靳村街,龙阳一直扭着头,看向后面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你的人缘真的不错嘛!”天天坐在龙阳旁边,调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靳村人不远行,估计除我父亲以外,我是头一个外出上学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龙阳回过头,认真的对天天解释。

    看到龙阳没有心情说话,天天也沉默不语,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景色。

    随着车辆不住的奔驰,他们很快来到平县汽车站。所谓的汽车站只是一个小站,几辆半新的公共长途汽车停在院子内,售票员在吆喝着乘客上车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交通不是十分便利,人员流通也较少,偶有探亲访友才会外出。这么少的外出人员里又有多少到达东岩市的呢?到达东岩市的班次一周一次,乘车的人员也不是很多,座位只能坐一半空一半。

    不过人少也有人少的好处,随身携带的包箱都可以拿到车上,人一个座位,包一个座位,坐起来很宽松。天天和龙阳并排坐着,身体里侧的座位上都放着各自的行李。

    龙阳看到凌峰正和售票员说着话,估计让他们在路上多照顾龙阳和天天两人吧。

    凌峰又来到龙阳的窗口,“小子,天天就交给你了,你要多照顾我们这个小公主啊!天局长正在召开一个重要的会议,就不过来送你们了,路上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“凌叔放心吧,这肯定是义不容辞的。”龙阳拍着胸脯说道。

    “凌叔再见!”天天也凑过来,和凌峰挥着手。

    长途汽车发出轰隆的发动机声,听声音也马上到了淘汰报废的边缘,似前后抽搐着般驶离汽车站。凌峰一直跟到汽车站门口,一直挥着手,直到看不见。

    “天局长怎么舍得让你离家那么远?也不找个人送送你。”坐车就是无聊,一路颠簸,晃来晃去,也是辛苦的差事,龙阳找天天聊天。

    “他有什么舍不得的,从小带我不多,管的严厉,就是妈妈舍不得我,幸亏这次出门有人送我,不然她可担心死了。”天天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凌叔不就是送你上车,我是说找个人送你到学校。”

    “找了人送我去学校啦。”

    “嗯?人呢?难道在半路上车?”

    “你啊!真笨!”天天高兴的大笑起来,引来其他人好奇的目光。她赶紧低下头,藏在座位背后,捂着嘴偷笑。

    看着这车的速度,到达东岩市时间不短,龙阳通过询问售票员得知,需要将近两天一夜的路程。幸亏道路变得平坦,不然晃也要晃死人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龙阳还对路上的景色很新奇,毕竟没有出过远门,看什么都有意思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也越来越失去兴趣,不再左右张望,眯着眼睛休息。

    快天黑的时候,车辆在路边一个小饭馆停靠。需要吃饭的人可以在这里炒个小菜,司机师傅也可以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龙阳打开包裹,依然是中午吃的面饼,他舍不得花身上的钱,因为是靳村人凑起来的辛苦钱,自己以后上学的学费和生活费,龙阳很珍惜。

    “龙阳,我们下去吃炒菜。”天天不由分说,夺下龙阳手中的面饼塞入龙阳的包内,硬拉着龙阳下车吃饭。

    “我们到东岩市后再吃吧。”龙阳试图说服天天。

    “你别怕,我请客,嘿嘿。”天天依旧拉着龙阳,进入饭馆。

    小饭馆的饭菜一般,但是价格真的不一般,一盘菜卖两盘菜的价格。不过这也不是什么新奇事情,像这样的路边店,挣的就是过路财,不图回头客。

    天天大方的点了四个菜,要了两大碗米饭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点那么多,吃不完。”龙阳看着天天的大方劲,对她轻言相劝。

    “怎么吃不完,这都一天了,饿的不行。再说,上次凌叔请客那天,你可吃了不少,我可不是小气的人。”天天又提起凌峰请客的事情,龙阳觉得老脸发热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别提那天的事,况且你也吃的不少,咱两人半斤八两。吃吧!”

    “好,不说就不说。开吃!”

    天天也拿起碗筷,两人风卷残云,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“哎呦,吃的太饱了。”天天摸着自己的肚子,禁不住的打着饱嗝,害羞的将脸转向门外。

    龙阳走到柜台,询问饭菜总的价钱,被告知已经付过。原来天天怕龙阳会抢着付钱,已经结过账了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乘客们休息一会就陆续上车,大家在车上等着司机与售票员。司机与售票员吃的是小灶,他们的饭食是免费的,因为他们给饭馆带来了效益。

    “下次不能再来他们这儿,你看今天炒的菜,都些什么!”司机嘴里嘀咕着,边走边表达对这家小饭馆的不满意。

    “哎,将就点吧!这段路这个点也就只有这一家饭馆了。走吧!”售票员劝着司机,随着走上车。

    司机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,身穿帆布工作服,满脸的不如意,磨磨蹭蹭的发动了汽车。售票员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,看相貌与司机有几分相似,他走到汽车后,清点着乘客的人数。

    “好了,人齐了,出发。”

    汽车慢悠悠的开动,车上的座位空闲,售票员顺势坐在龙阳前排的位置。他的右侧是一对年轻男女,看样子是一对小夫妻。

    “老师傅,你们经常跑这条线路吗?”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都跑了十多年了。前面开车的是我儿子,子承父业,也成司机啦。”老人看起来心情很好,话也变多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们都有点困了,你讲点路上的故事吧,解解闷。”男的接着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听?”老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想听,想听。”附近的乘客都坐了过来,都有兴趣听这个老人讲故事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讲一个。”老人也被提起了兴趣,拿下挂在手腕上的茶杯,喝口水润润喉咙。

    “爸,您别讲乱七八糟的事情,我这开着车。”前面的司机嚷嚷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开你的车!”老人也不让步,对自己的儿子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讲一个我们经常跑车遇到的故事,一个小故事,但是你们要记住,千万别那样做。话说有次我们开车跑长途,也是几天几夜的路程,跑的是人困车响。那天天黑,司机照例找个饭馆停车吃饭,乘客们也都下车休息,就在吃饭的当口,发生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老人停顿了一下。龙阳看到右侧的女人紧紧抓住丈夫的手,靠在胳膊上,显得很害怕。

    “我们当时正在饭店吃饭,听见外面传来喊叫声。等我们跑出来,我们的车子底下有一个躺倒的人,已经被车子压死。”老人接着讲到。

    “你们车子没有停好?”

    “那人怎么钻到你们的车子底下?”

    围着的乘客问着老人,心中都充满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别急,别急,听我慢慢说。我们的车子当时停好的,也熄火的。被压死的人是我们车上的一个乘客,当大家都进饭馆的时候,他没有进去。因为他当时发现了一件东西,并贪图那个东西,偷偷一个人留在了外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龙阳禁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一件衣服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一件衣服让他被车压死?”旁边的人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当时也不明白,后来还是饭馆的老板和我们说出了原因。原来路上的衣服不能捡,捡来更不能穿!”老人讲话的口气也发生了变化,让周围的乘客汗毛直竖,大家互相惊疑的看着旁边的人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还是后排的龙阳问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原来在此地有个恶俗,路上的衣服是寻找替身的衣服,捡到并穿上衣服的人就会为衣服的主人送命,从而保证衣服主人的平安。我们这位乘客就糊里糊涂的送了命,不知为哪一位保了平安。”老人感叹着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之后经过警察的调查,车辆确实是停下熄火的,此事就被当成一起意外事故处理了。”老人说完话,起身走到车头,坐在司机的旁边,帮忙看着前方的道路。

    龙阳估计售票的老人是自己杜撰的故事,没有当回事,笑着看着天天。见天天正看向前两排的位置,一脸的紧张,龙阳也顺着天天看的方向,看向前方。

    原来天天前面两排靠窗户处,坐着一个中年的男人,他正在悄悄从身上往下脱一件外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