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六十三章 刁蛮小公主
    何家屯的瞎子没有漏网,他眼睛不是真瞎,是内心真的瞎。吴三贵两个女儿都交由何家屯的人暂时抚养,她们以后的路会很艰辛,怨不了父母,只能接受无可奈何的生活。

    事情终于平息,离龙阳开学的日子也不远了,龙阳开始准备行装。

    龙阳的学费是靳村人一起凑的,每家都出一份力,而且个个都争着出的多,怕自己家落后。龙阳感动,其实一直在感动,每时每刻都不像没人疼的孩子,他一直有家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龙阳挨家挨户的串门,他不为别的,只想自己能为这些亲人也出一份力,他想做点什么,可大家都不给他做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哎,龙阳来啦,快坐,教教我家孩子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龙阳,快把工具放下,给婶子讲讲县城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龙阳,快把这鸡汤趁热喝了,补补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龙阳,过来陪叔喝一盅,咱爷俩唠唠。”

    人们总是想方设法让龙阳休息,吃好的、喝好的,把对他的期望与爱表现在言语里、行动上。到了最后,龙阳简直不敢出门,出门就有人招呼他,不是到家里吃饭就是购置了新衣服。龙阳知道,这是靳村人的爱,也是靳村的爱。这种爱不是从他才开始,从父亲龙少云那会就已经开始,是爱的延续,是爱的传承,是朴实村民无微不至关爱的心。

    “龙阳,跟我到所里过几天,你快开学了,我还舍不得你。”凌峰仿佛知道龙阳的难处,及时的出现在靳村街内。

    “凌叔,您来的真是时候,知我者,凌叔也!”

    看到凌峰的到来,龙阳终于找到理由,离开大家热情包围的理由。再呆下去,龙阳非成胖子不可,现在的身板就已经有点发福了。

    “靳爷爷,我去凌叔那里住几天,好吧?”龙阳问起靳仁。

    “去吧,去吧,你再不出去几天,我家都盛不下这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原来靳村人不光邀请龙阳吃饭,还送来各种日用品与学习用品,把靳仁家都摆的满满的。龙阳再不开学,屋内还真盛不下。

    随着汽车的马达声,龙阳与凌峰离开了靳村街。

    “凌叔,咱们去哪?是不是又有案件了?”龙阳坐在副驾驶,靠在座位的背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能不能让你凌叔休息一下,还能天天有案件啊!再说了,如果真有那么多的案件,治安那么糟糕,你凌叔就成吃干饭的。哈哈!”

    也是,平县县城的治安一直非常好,与这个所长分不开。如果经常有重大案件,这个所长还真是吃干饭的。

    “凌叔,那我们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哦,我们平县以前从来没有考入警察学校的学生。这不,我们县里很重视,局里也很重视,局长要亲自见见你。”凌峰说道,脸上有点坏坏的笑,一丝,不易觉察。

    “局长要见我,不会吧,他也不认识我。”龙阳迷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不认识你,但是他对你早就了解了。你破了那么大的案子,凌叔能不和他汇报?”

    “破案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,凌叔,您看,咱还是不要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我都信誓旦旦的保证把你带到,你咋还牛上了,上了我的贼船,你还能下来,嘿嘿。”凌峰坏笑着,他肯定有安排,但是龙阳不知道是什么安排,他上了车,却下不了车。

    车在一个简陋的楼房前停下,二层小楼,不豪华,不气派,县城内一般的房子。楼房四周栽满四季青,还有一株两三米粗的梅花树。

    “我来喽!嫂子饭做好了吗?”凌峰像是把哪都当家里,没有一丝拘束感,下车就往厨房奔去。

    “快好了,快好了,你哥在屋里等你呢!哎,外面的孩子是谁,你也不招呼一下。”一个中年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闻到香味,把这个小子忘了,他就是今年也考入东岩市警校的,叫龙阳。龙阳,来,咱们进屋。”凌峰冲着龙阳一招手,自己率先走近屋内。

    这是谁家?凌峰怎么一点都不见外?龙阳挠挠头,无奈的跟随着凌峰进入屋内。

    龙阳一进屋,就看见一个身形消瘦的中年男子在书桌上写毛笔字。看他的神情,剑眉微聚,目光专注,手随眼动,流畅如水。此人身穿朴素随和的衣衫,平常内见威严,平凡中显不凡。

    凌峰进到屋内也没有大声吆喝,轻手轻脚的走近那人的旁边,欣赏着他的书法。

    龙阳站在房门内,没有乱动,他不知凌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难道这人就是平县的公安局局长?怎么看都不是太像,至少他没有穿制服。

    “好!好!我就学不会!”

    当中年人放下手中毛笔的时候,凌峰大声喝彩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学,还有你学不会的。”中年人半开玩笑半责怪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老哥不是不知道我,我只对案件感兴趣,跟这个,哎,怎么说呢,就是不搭!”凌峰拉着中年人的手,将他按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就是龙阳吧,快过来坐。”中年人不顾凌峰的强拉硬按,和龙阳招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龙阳,快过来坐,我来这里习惯了,把你忽略了。”凌峰招呼着龙阳。

    听到凌峰的招呼,龙阳找个稍远点距离的凳子,老实的坐下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还不好意思,过来。”

    凌峰走到龙阳面前,不由分说将龙阳拉到中年人旁边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就是我说的龙阳,这次侦破吴家命案的功臣,你看怎么样?”凌峰自豪的介绍龙阳,赞誉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“不错,老凌,你的眼光什么时候差过。”中年人也没有拿凌峰当外人,直接了当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是?”龙阳想确定自己心中的想法,总不能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哦,老凌,你没有告诉他我是谁?”中年人冲凌峰晃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“哎!你说我这是干的啥事!龙阳,这位就是我们平县公安局局长,天都,天局长!”凌峰一板正经的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天局长好!”

    龙阳立刻站起身来,敬了一个不太标准的礼。

    “哈哈,老凌,你看你搞的啥事,今天不是来吃便饭的嘛,让孩子拘束。来,咱们随便聊,我给你们泡茶。”天都起身,给龙阳和凌峰清洗茶杯,准备泡茶。

    “嗨,小子,别愣神,就拿这里当自己家一样。”

    看到龙阳有点紧张,凌峰宽慰着龙阳。他真把天都的家里当家,每逢周末的时候都会来这里吃饭,能蹭一顿是一顿,可龙阳不了解内情,心里还在紧张着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个秘密,我们局长不是叫天都嘛,我们私下里都叫他添堵,这是他的外号,呵呵!”凌峰再次抛出一个局长的秘密,缓解龙阳紧张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哈,真的?”

    龙阳被凌峰的话勾起了兴趣,凑过去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添堵来了!”凌峰推着龙阳,不时的回头看着天局长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是不是又说我坏话,不会把我的外号告诉孩子了吧!我也真服了你,你说你能不能正经一会,咋啥事都往外喷。”天局长端着两杯茶水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哪敢哪!我不是在介绍你的丰功伟绩,让孩子受点教育,嘿嘿,你还不了解我?”凌峰一脸笑容,走上前去接住茶杯。

    “我还不知道你?!”天都随意的坐在龙阳的对面,和凌峰说着话,可眼光始终没有离开过龙阳。

    “天哥,今天有啥硬菜?”

    “你去问你嫂子!还有,我声明,今天只是吃饭,不谈工作。每次搞的我饭都吃不好,这次如果不是龙阳来,我才不给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哪能呢?”

    “咦,我说,你老凌以前可不是这个调调,现在怎么变得油嘴滑舌的?”天都笑着问凌峰,故意拿凌峰开涮。

    “哎,我的老哥,我的局长大人,我都搞不清楚怎么回事。你说我以前确实不是这样,你看,这个孩子也不是这样,但是我一和他接触,我就激动,然后变成了这样。”凌峰像窦娥一样,诉说着冤屈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是受了这个孩子的影响?不对,你本性就是这样的吧,还把责任推到孩子身上!我看这个孩子沉稳、细致,比你强多了!”天都也故意板着脸,每句话都戳在凌峰的痛处。

    两人一脸苦相,四目相对,忍不住的哈哈大笑,连带着龙阳都禁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爸,您们笑什么那么开心?”一声清脆的问话从门外传来。

    一个身穿运动服,头扎马尾辫,面容清纯俊俏的女孩子从外面蹦蹦跳跳的跑进来。

    “天天,叫凌叔!”

    “凌叔好!”

    被叫做天天的女孩子转头看向龙阳,不解的问道:“这是?”

    “哦,这是龙阳,和你今年一起考入警校的,你们认识认识。”天都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哦~!你就是凌叔说的龙阳啊,没有什么出奇的嘛!凌叔把你说成三头六臂,我还以为你是哪吒呢!”天天嘟着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臭丫头,快去帮你妈准备饭菜!”天都板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就去,凶什么凶,哼!”天天转脸走向屋外,没有给天都好脸色,走到门口的时候,还回头做了一个鬼脸。

    凌峰已经习惯天天的性格,知道这丫头就是这样,跟她爸没有好话说,谁让工作疏远了父女的感情呢!其实天天很善良,感情细腻,又有点男孩子的性格,这和家庭环境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这个,这个龙阳,你别见外,我就这一个女儿,宠坏了。”天都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宠坏了,你还好意思说,她出生的时候你都不在嫂子身边,这么多年,你陪过天天几天,还天天?名字取得好!”凌峰不失时机的打击报复,揭天局长的老底。

    “你,不说了,开饭,看我不把你拿下!”天都一指凌峰,起身走向餐厅。

    “龙阳,走,看咱爷俩不把他拿下!”凌峰笑着向龙阳一招手,跟在天都的后面,霎时间,气势高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