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六十二章 揭秘 三
    世间太多不平事,何地没有冤屈情。妮妮的事情不过是个别家庭的惨剧,也许还有很多,只是没有遇到。

    凌峰这几日焦头烂额,虽然已经知道详细的过程,但是这件案件如何结案?说是鬼魂杀人,无人相信;说是正常死亡,里面漏洞太多。看着眼前的一摞卷宗,凌峰双手往桌上一拍,起身驾车离开。他要去找龙阳,和这个小子喝一杯,也来个一醉解千愁。

    在妮妮离开阳间之后,龙阳就回到靳村街,把麻烦的结论留给了凌峰。事实上也是,他不是警察,没有办案的权力,也无法给予定论结案,只有回家一条路,落得清闲。可是回来的几日,龙阳并没有闲暇的空间,他一直在思索着吴家的案件,有几个问题还没有想透彻。

    急速的刹车声在靳仁门口响起,凌峰没有拿自己当外人,一头扎进龙阳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倒好,躲在屋内绣花,哎,人呢?”龙阳并不在房间内,凌峰愣了愣神,又迈步出来。

    “凌所长,快来,快来!”靳仁从堂屋房间内走出,赶紧招呼着凌峰。

    “龙阳呢?”凌峰并没有移动脚步,站在龙阳的门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在屋后的老井那里,这几天不知撞什么邪,老往那里跑。”靳仁边摇头边说道。他知道那里的邪乎劲,老井那里可是以前红袖鬼魂的栖身地,自上次之后,靳仁一次也没敢再去过。

    “这您拿着,给准备几个小菜,我今晚和您爷俩来一盅,也当放松放松。”凌峰掏出钱来,不由分说的塞进靳仁的手里,然后头也不回的去了屋后的老井处。

    离的老远,凌峰就看见龙阳坐在井沿处。他刚要招呼,突然发现龙阳在独自嘀咕着,莫非他又在和鬼魂说话。凌峰悄悄的走近,生怕惊动龙阳。

    龙阳仿佛没有觉察到凌峰的到来,不住的说着话。直到凌峰走近,听了点内容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,这边合理,那边又不合理。如果不是这样,这边不合理,那边又说得过去。这里面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凌峰看见龙阳的样子,知道这小子是在考虑问题,不是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讲话,胆子壮了起来,猛的对着龙阳的后背一拍。本以为吓龙阳一下,谁知道龙阳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“凌叔,我早知道您来了!”龙阳连头都没抬,鬼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耍我呐!”

    凌峰不知道老井的内幕,毫不忌讳的也一屁股坐在井沿上。都说远怕水近怕鬼,一点不错,不知者无畏。

    “凌叔,您找我啥事?”

    “啥事,你弄这叫啥事,让我怎么结案,我整天看着卷宗,都不知道如何向上级汇报。这不,愁绪无处发泄,找你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那走?”

    “走着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,一大一小,成了朋友,如今成了酒友。

    回到靳村街的时候,靳仁已经把菜收拾上桌,干净利索。

    “靳叔,辛苦您老了。”凌峰暂时忘掉案件的苦恼,亲热的和靳仁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哎呦,这可使不得,您是所长,不能这么称呼。”靳仁赶紧谦让,声称担待不起这样的称呼。

    “我到您这来就不是所长,您还记不记的当初在靳村的时候,我不是也称您为靳叔嘛!我到这里就算到自己家,反正我家离得远,以后我就经常来打秋风,混一顿,哈哈!”

    “那敢情好。”

    “敢情好,就是感情好,呵呵。”凌峰也接着话头,玩个小幽默。

    难得凌峰这么放松,又不见外,靳仁也十分高兴的答应着,收拾碗筷酒杯。爷三闲话少叙,端起酒杯就喝,一顿畅饮。直至靳仁年老不胜酒力后,才算缓下进度。

    “哎,小家伙,你独自一人坐在井沿上嘀咕啥,给我讲讲,就用你的狍子讲法,嘿嘿,再给叔来个一二三。”凌峰酒入豪肠,话也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几个不成熟的想法,与吴家的案子有关,只是没有确切的证据,不好妄谈。”龙阳一边思索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哟,小子,还卖弄起来了,是不是看你凌叔最近憋的不够,再给我添堵,有话快说,有屁就放!”凌峰也喝了不少,直来直去,没有顾忌自己的身份,反正他拿这里当家,拿龙阳没当外人。

    “好,这第一,”

    噗呲!咳咳!咳咳!凌峰捂住嘴,不住的咳嗽,嘴里的饭菜都咳出来。

    “凌叔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咳!咳!咳咳!”凌峰一边手指着龙阳,一边咳嗽,想要说话说不出来。龙阳赶紧给他捶着后背,观察着凌峰,生怕出现意外。

    凌峰脸憋的通红,终于缓过劲来,还一劲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还真有一二三啊?”

    咦!原来是笑话龙阳的。可把龙阳气坏了,气恼的坐在凳子上不说话,将桌上的酒瓶拿起来,咕嘟咕嘟的往嘴里灌。

    “哎,哎,别,给叔留点。叔不笑了还不行,洗耳恭听!”

    眼瞅着瓶中的酒不多,凌峰赶紧服软,一脸讨好的笑。哎,酒真是猴子药,平日里那么一本正经的所长,也变成这样,龙阳拿他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第一”龙阳刚说了两个字,停下来看看凌峰,发现凌峰真的没有再搞事,就继续讲下去。

    “第一,门上草楼坍塌之时,我并没有看见鬼魂在附近,说明并不是妮妮所为;第二,吴家老两口死的蹊跷,吴三贵为何有胆量让自己的老婆单独守灵;第三,既然吴三贵老婆是这件事情的参与者,她又有何胆量一人单独守灵;第四,吴三贵老婆被烧一事,好像是外边的人先发现,为何吴三贵没有首先呼救?”龙阳手里握着酒杯,一边旋转一边讲道。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听到龙阳讲的一二三四,凌峰的酒醒了大半,也仔细思考龙阳提出的几点疑问。

    “你说吴三贵有嫌疑?”

    “凌叔,我只是猜测,没有真凭实据。”

    “龙阳,你为何怀疑到吴三贵身上?”

    “刚开始的时候,我们可能受到吴三贵的蒙蔽,总以为他是正常的、无辜的。您还记不记得您说的话,没有证据证实,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人,任何一件可疑事。”龙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地方可疑?”凌峰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最可疑的地方就是吴三贵的身份,因为他是独子,是单传!”

    “那有人是为了给吴三贵打掩护?”

    凌峰立刻想到关键所在,又再次集中到一个人身上,就是吴老头。只有吴老头是个变数,如果他事先就知道事情的原委,知道妮妮的冤死,他会怎么做?

    是替已死的人伸冤,还是保护三代单传的独苗?

    到这时候,凌峰已经没有酒意,起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凌叔,您别急,您现在没有任何证据,怎么撬开他们的嘴巴?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凌峰重新坐在桌旁,征求龙阳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凌叔,我们不妨这么着。”

    菜已冷,人未散,龙阳与凌峰商量着一个计划,这个计划还要有个人来帮忙。

    丧事办完之后,吴三贵声称此地已经没有牵挂,并且宅子不安稳,准备搬离此地,离开平县去外地。这两天他家正在收拾,该变卖的家产变卖,该打包的打包。

    入夜,吴三贵独自一人坐在屋内,中间摆着四个牌位,父母、老婆、妮妮。

    哎!吴三贵叹了口气,正当他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,四个牌位不住的晃动,砰砰声不绝于耳。而后,四个牌位一起掉在地上,摔成粉碎。

    “贵儿,你好狠的心,你竟然要离我们而去!”首先传来的是吴三贵父母的声音,苍老而颤抖。

    吴三贵吓得一激灵,双手抓住身边的椅子背,浑身筛糠样的抖着。

    “爸、妈,不是孩儿害死你们的,有仇报仇,有冤报冤,你们别为难我。”吴三贵艰难的挪到椅子后,颤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虽然是我们失手打死妮妮,可火化的事情不是你和老吴头出的主意嘛!”

    “我,我,我这不是也为了您二老好,怕惹来人命官司。当初这事发生以后,我就偷偷的找吴伯商量,我还被吴伯打了一顿。是我好求歹求,他才答应的。要不是我俩出主意,把妮妮的尸体装入棺材,警察早就找到了。后来吴伯他每天跑到菜园子内,我看着都惊心。”吴三贵紧张的直咽唾沫,缓舒自己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后来那个凌所长半夜还来查,是我弄倒草楼,才躲过一劫,您二老就放过我吧!”

    “放过你,那我呢?!”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,是吴三贵老婆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是我能疯的,你别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弄疯的,但是是你和吴老头商量好的,把我弄疯,转移警察的注意力,而后再烧死我!”

    “我,我也是迫不得已,你整天疯言疯语,万一说了出去,我们吴家就一点希望也没有啦!”吴三贵已经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,蹲在地上,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“那我呢!”妮妮的声音也跟着响起。

    “妮妮,我没有害你,我一直把你当亲生女儿,但是事情已经发生,你让我怎么做才好。”吴三贵终于承受不了接二连三的逼问,将事情真正的真相说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吴三贵无意中看见父母失手打死妮妮,他立即找到吴老头,将事情的始末说了出来,吴老头气的打了吴三贵好几个耳光,直骂吴家丧失人性。吴老太死后,为了保全吴家,掩人耳目,两人商量出将妮妮尸体和吴家老太一起火化的办法。其实这些事情,一家人都知道。吴老头不忍心见到妮妮的尸首,没有去挖。吴三贵不敢做,也没去。只有三贵的父亲和三贵媳妇动手挖妮妮的尸体,并装入吴老太的棺材内,一并火化。

    自警察介入调查以来,吴三贵一直怕查到自己身上。后来将自己媳妇吓疯了,以为可以瞒天过海,可这女人整天疯言疯语,吴三贵怕走漏风声,咬咬牙,纵火烧死了自己的老婆,并成功归罪到妮妮鬼魂的身上。吴老头也担心事情败露,毕竟吴三贵是吴家的独苗,不能出现问题,因而吴老头一路掩护吴三贵,包庇吴三贵。

    当吴三贵诚惶诚恐、磕头如捣蒜的时候,龙阳和凌峰走进了屋内。此时,屋角一个身影悄然离开。吴三贵与吴老头都被抓进派出所,事情终于大白于世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那个朋友真厉害,可以模仿好几个人的声音,改天给我引见引见。”终于可以结案,凌峰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“可以,但是你不一定能见到他呦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他也是”凌峰手指着龙阳,惊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龙阳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算我没说。”凌峰赶紧离开龙阳,跑进自己的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龙阳开心的笑着,玉手杖内的狗娃也偷笑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