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五十九章 内情
    不能让凌峰再涉危险,龙阳决定透露一些秘密给凌峰。

    “凌叔,有些事情我想跟您说,您听了后别问为什么,好吗?”龙阳对着躺在床上的凌峰说。

    “我工作这么多年,啥事情没有经历过,小子,你尽管说。”凌峰说完,给自己的伤腿找了个舒服的位置,看龙阳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其实吴家这个案子和您以前经历司家的案子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哎呦!”

    凌峰听到龙阳说的话,激动的一下从床上蹦下来,牵到伤口,疼的直咧嘴。龙阳赶紧上前扶住,将凌峰架到床上。

    “你快说说,说说你是怎么发现的就行。”凌峰赶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之所以一个人晚上去找老吴头,就是因为我预感到他家有危险,而且这个危险来源于未知。”龙阳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胡说,有危险也应该我上,哪能让你上。”

    “凌叔,那种危险您应付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应付的来?!”

    龙阳没有说话,用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凌峰看到龙阳那么肯定,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要我问原因,我就不问,但是你有什么打算必须提前告诉我,我要为你的安全负责。”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秘密,龙阳也不例外。凌峰既然开始答应龙阳不问原因,他就按照约定不再追问,但他不能不为龙阳的安全着想。涉及到鬼魂的层面,凌峰心中充满好奇与疑问,又毫无对策。他以前觉得龙阳各方面条件优秀,是当警察的好材料,他能看懂龙阳,了解龙阳。可现在他又看不懂龙阳,这孩子脑袋里到底有什么,难以捉摸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,你听到了吗?”凌峰用另一只好腿碰了碰龙阳。

    “我听见了。”龙阳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下步怎么办?”凌峰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静观其变。”龙阳回答了四个字,同样高高挂起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哎,昨天晚上还急匆匆的要查案子,今天早上让我少插手,现在又风平浪静,你小子葫芦里卖的啥药?”

    凌峰一激动就躺不住,一动腿就开始疼,无奈的掏出烟,心想我也不问了,看你小子能鼓捣出啥幺蛾子出来。

    话说临到中午,值班人员来到凌峰的宿舍,说是吴老头来到所里,指名道姓的要见所长。凌峰听到这个消息,惊讶的看着龙阳,心想这小子长能耐了,能掐会算?

    “快将他带到我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龙阳架着凌峰来到办公室,吴老头已经坐在里面等候。看到凌峰受伤的腿,吴老头突然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凌所长,是我害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快起来,龙阳快拉起来。”

    龙阳将吴老头从地上拉起来,让他在凳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凌峰欲擒故纵。

    “我的妮妮可能没了。”吴老头刚一开口就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别哭,慢慢说。”凌峰示意龙阳给吴老头倒杯水,让他稳定情绪。

    “妮妮是我在野外捡来的孩子,我这老头也不会带孩子,就交给三贵家抚养。这孩子自打小就和我亲,我也拿她当亲人。自那老两口死后,我一直没有看见过妮妮,三贵的老婆说送到了她娘家,我去找过,但是没有找到。”说到这里,吴老头看了龙阳一眼。

    “您那天就是去何家屯找妮妮的?”龙阳接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何家的人说妮妮被她家的亲人认走了。他们骗鬼呢!妮妮都那么大了,我从来没有听过有亲人来寻找过她,怎么这么巧,就突然家人来认她。就是来认亲也要经过我同意,毕竟是我将她捡回来的。”吴老头越说越激动,手中茶杯的水都洒出来。

    “吴爷爷,您慢慢说,您说妮妮没了是什么意思?”龙阳接过吴老头手中的茶杯,放在附近的凳子上。

    “妮妮可能不在这个世上了。”

    吴老头的话一说出来,对面的凌峰又拉动了伤腿,歪着头看着龙阳,和龙阳眼神交流,意思是你小子蒙对了。

    “您为什么这样说?”龙阳接着问。

    “妮妮好几个晚上都托梦给我,说她冷,让我带她回家。我刚开始以为是她被送走,我想她才这样,后来感觉越来越不对。妮妮充满了愤怒,说是让吴家人不得好死。我就想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,妮妮到底是怎么了。因为没有证据,我不想让外人插手这事,所以一直隐瞒着你们。”吴老头说完看向凌峰和龙阳两人,又低下头,不住的搓着一双满是老茧的手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为什么想和我们说。”凌峰问道。

    “吴家不断发生怪事,你们又真心想帮我,我昨晚想了一夜,还是决定过来告诉你们这些事情,不能让你们为了我再受伤。”

    凌峰为了帮助吴老头,腿被草楼砸伤。这件事情感动了他,才有了这番诉说。

    龙阳没有停留在吴老头目前的说法上,他在思考昨晚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昨晚到菜园里干嘛?”龙阳直接说出重点,没有给吴老头留下思考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我,我,你,这”吴老头语无伦次,结巴着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对我们还有隐瞒?!”凌峰加重语气,不给吴老头喘息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我有罪!”

    凌峰和龙阳对视了一瞬间,知道事情到了关键的地方,赶快问话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罪?”

    “三贵的老婆是我吓疯的。”

    事出意料之外,这老吴头又扯到吴三贵老婆身上,看来事情的根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罪,要看情况而定,你讲讲吴三贵的老婆是怎么疯的。”凌峰不失时机的补上问话。场不能冷,冷了就失去刚才问话的意义,也追问不出更多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我怀疑妮妮的事情和三贵的老婆逃不开关系,所以我决定吓她一吓,让她主动说出妮妮的去向。”

    原来老吴头不是一次去何家屯找妮妮,都被搪塞了回来。加之收到妮妮的托梦,老吴头寻思应该和吴三贵的老婆逃不开关系,因而他决定吓三贵的老婆一下,看能不能找到妮妮的踪迹。夜里,老吴头找出妮妮以前穿的衣服,套在自己扎成的草人身上,等在吴三贵家的窗口。

    当夜,吴三贵困的不行,让自己的老婆守会灵,老吴头抓住机会,将装成妮妮的草人伸到窗口,嘴里还断断续续的喊着“我死的好冤枉啊!”

    没成想真的吓住了吴三贵的老婆,只听她不住的叫着“这事和我没有关系,不关我的事,是他们两个做的”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听到这些话,老吴头心里明白七八分,妮妮已经遭了毒手。后来吴三贵出来,老吴头就匆忙离开,第二天听说三贵的老婆被吓疯了。

    “吴三贵的老婆还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还说什么她能生儿子之类的话,对了,还说不该听瞎话,不是妮妮的错。反正当时她疯言疯语,我因为紧张没有听全。”吴老头一边说一边比划,他也生怕漏掉细节。

    吴老头竹筒倒豆子,终于将所有的事情和盘托出。但是他的这些话,又将凌峰带入另一个谜团之中。

    龙阳的头脑却越来越清晰,思路越来越开阔。

    “您既然已经把吴三贵的老婆吓疯了,您还去菜园子干什么?”龙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到菜园子里去的事情吗?”吴三贵迟疑的看向龙阳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,当时你装聋作哑,糊弄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我在骗你。那两个人死后,手都指着菜园外,我怕妮妮死在那里,我去菜地里翻找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妮妮死了,死后埋在菜园子内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到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找到。我说种菜,就是为了这事。那天晚上去也是为了这事,可没有发现。哎!”吴老头说出心中的话,好像沮丧了很多。

    龙阳当时也怀疑菜园子内有古怪,经过吴老头的证实,已经不用再怀疑菜园子内埋尸的事情。凌峰听到龙阳的问话和吴老头的回答,开始相信龙阳早上和他的谈话,这里边还真有鬼魂作怪的事。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你有没有收到妮妮的托梦?”龙阳不断的问出心中的疑问,一点点深入,接触到事情的真实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昨晚一夜没睡,哪有梦。不过,家中出现个奇怪的事情。”吴老头一提起,浑身哆嗦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龙阳和凌峰同时问出来。

    “家里有张妮妮的照片,这是她今年六周岁时我带她照的。昨个晚上我从菜园子回来,我拿着妮妮的照片哭,照片上的妮妮也流出眼泪,不过眼泪却是血泪。我吓的赶紧擦,可总也擦不干,照片上都是血。后来我被吓昏了,醒来后,照片上的妮妮不见了,上面写了一个字。”说完,吴老头颤抖着从怀中掏出一张相片,照片白底,一个血色的“死”字。

    龙阳看完照片,很长时间没有说话。凌峰手拿着照片,也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“吴爷爷,龙阳问你一句话。”龙阳终于开口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说,我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不想吴家再死人?”

    “不想,不想,已经两死一疯,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吴老头双手连摆,他再也承受不了如此的打击。今天他来说明情况,已经彻底打开心理防线,再也承受不了一根稻草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如此,您要听我安排,今晚,我们就解开吴家的死亡之谜。”

    龙阳如此说,凌峰如是听,吴老头惊讶的看着龙阳,久久合不上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