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五十六章 拾来的妮妮
    凌峰派人通知靳仁,龙阳晚上不回去,和他住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凌叔,您家在哪?为什么我没有听过您提起?”躺在床上的龙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家,呵呵,我的家在远方,一个很远的地方,你凌叔我有家有孩子,是个女儿,没有你大。现在也有八岁了,像当年你的年龄。我也很长时间没有回家喽!”地铺上的凌峰回答。

    因为龙阳没走,两人一个床上,一个地铺。

    “凌叔,你今天为何答应吴家那么痛快?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吴家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您不是说该安葬安葬,该结案结案嘛!”

    “哦,我是给他们吃一颗临时的定心丸,然后看他们的表现。后来听你这一说,我做的都是无用功。”凌峰睡在地铺也不忘伸手给龙阳一巴掌,打的龙阳屁股生疼。

    “您是说您在用计?”

    “什么用计?你以为还是孙子兵法,这是侦查思路,你小子好好学,这里面的学问大着呢!”凌峰用腿踢了下毯子,歪着头看着床上的龙阳。对于龙阳,他是越看越喜欢,这小子体格不错,观察不错,反应不错,反正样样不错。

    凌峰心里想着,突然想到一个人,如果龙阳和她遇到,这会发生啥事?呵呵,凌峰憋不住,呵呵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凌叔,您笑啥?像个愣子!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!你胆肥了!我还把你张罗好事呢!”

    “啥好事?”龙阳凑脸过来,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睡觉!”

    凌峰把脸转向外,不理龙阳,自己无声的笑着。龙阳,你以后遇到我们局里的刁蛮小公主,有你以后受的。

    只能说后半夜无话,凌峰工作太累,深深入眠。龙阳没睡着,还在思考着吴家的事情,他想快点找到线索,让凌峰真正的踏实睡上一觉。

    龙阳醒来后,地铺上的凌峰已经不在,龙阳赶紧起床,收拾床铺。走出房间后,龙阳看见凌峰正在食堂内忙活。

    “凌叔,您起的真早。”龙阳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习惯了,你赶紧洗把脸,我们吃饭。”凌峰一边盛饭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龙阳洗漱完后,桌上已经摆好饭菜。稀饭一碗,三个小菜,一个炒鸡蛋。

    “凌叔,您还会做饭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以为凌叔只会查案当所长啊,你婶子不在身边,做饭洗衣样样都会,嘿嘿,你别小瞧我。”

    凌峰的话不是吹的,做的小菜非常下饭,炒的鸡蛋也老嫩适当,非常可口。原来有时候所内工作忙,所里的同志顾不上做饭,凌峰就自己下厨给大家弄上一顿,时间久了,练出一副好厨艺。

    “我们今天去哪里?”龙阳边吃饭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去老吴家,查查你昨晚说的一二三。你觉得要从哪里查起?”凌峰故意考验龙阳,看看龙阳的思路如何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要从老吴家的所有人员开始查,看看有没有可疑的情况。另外,他家窗外的菜地也很可疑,有一个老头莫名其妙的坐在那里,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装聋作哑。”龙阳停下吃饭,一板一眼的分析,把他心中的想法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,你说的很对,应该先从他家人开始查,因为他们的表现看起来很正常,可细细思量又非常可疑。我认识你说的菜地那个老头,其实他就是东街的一个孤寡老人,也姓吴,和老吴家是本家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他和老吴家是本家,怪不得他老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两人迅速结束早饭,一起再次去老吴家一探究竟。这次凌峰找到街道里的居委会,进一步了解老吴家的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“老吴家的情况简单,老两口现在已经不在了,还有吴三贵两口,三个女儿。他家的家庭情况就是这样,清楚明了。”居委会大妈三言两语就讲完老吴家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他家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发生?”凌峰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异常的事就是老吴两口死的不明不白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这个,还有没有其他的事,比如说他家家人有什么异常的?”

    目前老吴家最异常的事情就是两个老人死去,凌峰的这句问话难住了居委会大妈,她将老吴家从上到下、从下到上虑了好几遍。

    “小孩子的事算不算?”

    “也算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有段时间没有看见过老吴家的三孙女,这孩子活泼聪明惹人疼,我心里净想着吴家老两口子的事,把这事给忽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吴三贵的三女儿喽!她有多大?”龙阳接过话头,并且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今年六岁,叫妮妮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这些天被吴家的事情吓的够呛,没顾上这孩子,你们问问他家的人吧!我们都不太敢上他家里去。”

    东街的居民都暗地里疯传着老吴两口的死状,周围的邻居更被吓的不轻,天黑都不敢出门,谁还会在意一个小女孩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龙阳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凌峰带着龙阳直接往吴家走去,他们才不怕吴家的怪事,特别是龙阳更不怕。

    “凌所长,凌所长,您终于来了,快,我老婆疯了。”吴三贵看见凌峰走进门,慌里慌张的抓住凌峰的胳膊,将他往屋里拉。

    “放手,你慢慢讲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给两个老人守灵,我因为这几天太困乏了,就让我老婆顶一会。可我到房间也就半个多小时,就听见外面老婆在惊叫,等我出来后,她就疯了。”吴三贵惊恐的讲述昨天晚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昨天晚上为什么没有通知我们?”

    “哎,凌所长,您有所不知啊,昨晚整了大半夜才将她捆住,今早刚要去找您,您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老婆人呢?”

    “捆在房间里,您来看。”吴三贵手指着里屋的房间,赶紧头前带路。

    打开房间门,一个肥胖的女人被捆住手脚,口里塞着布团,不断的在床上扭动。头发披散,双眼瞪圆,嘴里还呜呜的叫着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堵住她的嘴?”凌峰看向吴三贵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堵不行啦!凌所长,我爸妈的死亡已经搞的四邻不安,这女人再一叫唤,我家就成了,哎,无人敢上门啦!”吴三贵垂头丧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凌峰看到屋里的情况,示意龙阳和自己一起退出房间。吴三贵连忙关上房门,跟着出来。

    “她嘴里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说我家有鬼,是鬼害死了我爸妈。她这样一直乱叫,让我怎么办啊!”

    凌峰向龙阳看了一眼,这事情又回到鬼的事情上,让凌峰不由得想起龙阳的话,吴家到底在怕什么?凌峰安慰吴三贵几句,接着问起他三女儿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吴三贵,你家妮妮呢?”

    “哦,妮妮被我老婆送到她娘家何家屯去了,你们为什么突然问起妮妮?”吴三贵表现的很正常,没有特别的惊慌之处。

    “哦,都知道你家有三个女儿,最近大家只看到两个,所以随便问一下。”凌峰像不在意的随口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哦,妮妮也是苦命的孩子,她是收养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她是收养的孩子?你不是一直要男孩的吗,怎么会收养一个女儿?”凌峰不留时间给吴三贵思考,接连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,都说我吴家三代单传,也知道我想要个儿子,可是世上的事情怎么会如此如意。我爸妈一直催着我要儿子,可你们都不知道,我那老婆生完我第二个女儿后就不能生了,怎么还会有儿子。”吴三贵满面愁容,接着讲下去。

    “妮妮是被我二伯拾来的,就是门口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吴三贵看向门外的方向,手指着院子门口蹲着的老头。龙阳顺着他的指向,看到菜园子里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当时妮妮才两三个月大,不知谁家狠心丢弃的,被二伯拾回来。他老人家是个孤寡人,没有办法带大孩子,就交给我抚养,不知不觉就养了六年。”

    从吴三贵的表述上可以看出,他对妮妮很有感情。另外,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,吴家不是不要男孩,是他老婆不能生。看来今天也是瞎子点灯-白费啦,凌峰嘱咐吴三贵赶紧找个医生给他老婆看病,就和龙阳准备回去。

    当经过院门的时候,蹲在门口的老人抬起头,张了张嘴,想要说话,又突然埋起头。凌峰和龙阳都注意到这个细节,因为门口还围着附近的居民张望,忍下询问的念头,离开吴家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怎么看?”路上开车的凌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老人知道点什么,我们要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,我们等晚上的时候到他家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等到晚上,凌峰和龙阳怕惊动附近的居民,没有开车,步行来到老人的住处。一单间的瓦房,屋内亮着灯。凌峰示意龙阳上去敲门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家吗?”

    “来喽!”

    房门被打开,老人稍显诧异,迅即平静下来,将两人让进屋内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?”

    “哦,老爷爷,我们就是来看看您,这是我们所长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你们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听说妮妮是您在外面拾回来的,我们想问问妮妮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问妮妮干嘛!我没有什么好说的,你们走,快走!”

    老人一下激动起来,推搡着凌峰和龙阳,将二人推出门外,“咣当”一声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门外的两个人傻住了,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门内的老人情绪激动,眼中闪着泪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