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五十五章 初涉案件
    当龙阳来到平县派出所门口的时候,凌峰的车已经停在大门口,人也在门口等着龙阳。

    “来了,走,上车!”凌峰说完,跳进驾驶室内。

    龙阳上车,随着关车门的声音,车辆嗡的一声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“凌叔叔,我们这是去哪?”

    “去那个吴老头家,再去看看情况,我担心还会有问题出现。”凌峰一边开车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凌叔,吴家的事情很特别,好像不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呦!小家伙,这就进入角色了。他家的事是真的不一般,凭我多年的工作经验都解决不了,但是我担心还有事发生。”凌峰一边掌着方向盘一边点了一根烟。

    “凌叔,你相信这个世上有鬼吗?”龙阳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鬼?你小子,如果你相信有鬼的话,你就不合格,不能当警察,世上哪来的鬼?”

    看到凌峰认真的样子,龙阳不敢再接着问下去。

    世上有鬼吗?

    没有人敢底气十足的回答没有,可大家都敢回答没有,因为大家没有见过。可龙阳见过,龙阳相信有鬼,因为他的怀里还有一只鬼,狗娃。龙阳赶紧转移话题,打破和凌峰的尴尬气氛。

    “凌叔,我不就是一问,你那么紧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问到我的神经上了!”凌峰一激动,将烟头扔到车窗外。

    龙阳看到凌峰的反应,觉着不对劲,难道凌叔也遇到不平凡的事情?龙阳决定试探一下。

    “凌叔,我也觉得世上没有鬼魂,那都是无稽之谈,别人相信,我不相信。”龙阳说完,偷偷的看凌峰的脸色。

    凌峰好像走神了,幸亏路上的行人不多,龙阳连连提醒,凌峰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,信者有不信者无。你是孩子,别瞎寻思。”凌峰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
    龙阳暗自一笑,看来凌叔是真的遇到过,以后有时间再慢慢向他打听。别人看不到鬼魂,龙阳看的到,别人害怕鬼魂,龙阳不害怕,既然这事龙阳知道,龙阳就决定一探到底。

    不觉得,车子就已经来到吴家的门前。

    凌峰将车子停到门前的一侧,向龙阳招了一下手,示意龙阳一起下车。

    龙阳随着凌峰进入吴家的院子,这是县城里正常的房屋格局,一个院子,六间房,两个老人,儿孙养。

    凌峰随着吴家的家人进入房间中,龙阳因为没有穿服装,他又刻意落后几步,被以为是编外人员,遗忘在院中。

    这个院子是正常再正常不过的院子,这个房屋也是正常的房屋,这里发生的事情到底正不正常,这是龙阳思考的问题。

    龙阳没有立刻跟着进入房间,而是来到死者指着的窗子外边。窗外是一片菜地,有青菜,有辣椒,有黄瓜,品种不少,还有一块空地。

    一个老人跟在龙阳的身旁,龙阳走着,他就跟着,龙阳停下,他也停下,蹲在地上抽烟。

    “老爷爷,您是这家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啊?你说啥?”

    “我说您是谁?”龙阳放大了声音询问。

    “哦,我浇水。昨天浇过了!”

    “我说您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哦,我昨天种了白菜种子,很快就能发芽,等冬天霜打过,才有味,做个白菜豆腐或者白菜牛肉才好吃。”老人把手招在耳朵旁,用力的听,用力的回答。

    看来老人是年纪大了,耳朵不好,龙阳无奈的离开菜地。

    “龙阳过来。”站在窗口的凌峰喊道。

    龙阳走出菜地,进入院内。菜地里的老人又蹲在墙根,菜地旁边,眼前一片空地。

    屋内的凌峰正和吴家的人谈着话,龙阳悄然坐在一旁,听着他们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们晚上没有听到一点的动静?”凌峰手里一个小本子,那是他的工作日记,记录着谈话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我吴三贵发誓,绝对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。凌队长,您说这叫啥事啊!呜呜!”

    说话这人就是吴老头家的独子,名叫吴三贵。不是放清兵入关的吴三桂,此贵非彼桂。话说为何取名吴三贵,因为吴家三代单传,根稀苗贵,到了三贵这一代正好三代。另一个原因,希望他能广散枝叶,希望他能荣华富贵,得三贵子。可事与愿违,吴三贵三个女儿,没有一个儿子,真是白搭了父辈给他取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三贵,你先别哭,你再仔细想想,到底有啥异常没有,你不说,我这里可就结案了。”凌峰看着吴三贵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异常,有异常!我家啊,最近有异常!老有不正常的声音,我也睡不好觉。我说凌所长,您让我们赶紧安葬父母吧!这一家搞的,我惨啊!”

    吴三贵不待凌峰再有问话又哭起来,一把鼻涕一把泪。

    “行!既然这事你家人没有异议,我们也没有办法,你们安葬老人吧。”凌峰说完话,头也没转,直接回到车上。

    龙阳回头看了下吴三贵,也跟着上了车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凌峰一直沉默,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。回到办公室还是这样,烟一直没有断。

    “凌叔,您少抽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少抽,家里人不配合我们,让我们怎么工作!”凌峰气的将烟头往地上一摔,手狠狠的拍在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“凌叔,龙阳今天也有发现,我能不能和您说一说?”龙阳提起水壶,给凌峰的水杯加满水,试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凌峰还没有从刚才的火气中出来,也没有把龙阳当回事。毕竟龙阳还是个孩子,不像自己已经工作了那么多年,有十足的经验。

    凌峰已经答应龙阳说出自己的观点,可龙阳还是要思考一下怎么说。他刚到吴家的时候,感觉到一股阴气,这是怨气形成的。别人感觉不到,他能感觉到,因为怀里有玉手杖。可去的路上龙阳已经试探过凌峰,凌峰不相信,龙阳决定还是从他所观察的疑点说起,这是他以前从靳山处学习得来的知识。

    “凌叔,吴家的疑点在这里。一是吴家的老太太死后为何又死了吴家的吴老头,为何两人的死后的表情一样,还都指着窗外;二是吴家的窗外是菜地,菜地有什么可怕的;三是吴三贵为何没有紧张追查父母的死因,而是要快快安葬他们;四是吴三贵没有惧怕父母的死状,他到底在怕什么?”龙阳一边说一边走着,时不时的挠着自己的头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在怕什么?不怕父母的死因,他到底在怕什么?”凌峰沉浸在龙阳的话语中,不断在重复着龙阳的话。

    突然,凌峰一哆嗦,哎哟一声。

    龙阳赶紧跑到凌峰身边。

    “凌叔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烟头烧着手了,哎,我说龙阳,你小子一句话可点醒我这个梦中人啦!你说的对,我也有这种感觉,可就说不上来,给你小子一二三四的一说,我豁然开朗。呵呵,小子,可以啊!我以后要向你学习,你教教叔叔,你这是什么方法?”凌峰顾不上手指疼,还虚心的向龙阳请教,看他的面容,是真的不耻下问。

    “凌叔,这,哎!我这是狗屁不通的道理,您别寒碜我。”龙阳给凌峰的表现整的不行,还以为凌峰在逗他,赶紧谦虚谦虚。

    “哎,我说小子,给你长脸了不是,我问你,你就回答。”凌峰一下变了脸。龙阳一下吓坏了,自己心中的凌队长可不这样。以后的龙阳就知道了,凌峰对工作是说一不二,可在工作中谁说的有道理谁就是师父,他都是虚心学习。一会是领导,一会是学生,手下人都说他是属狗脸的,说变就变,但是大家是在夸他,真心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从狍子故事里学的。”龙阳老实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狍子故事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是靳山爷爷教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靳山?哪个靳山,你带我引见引见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师父也是我义父,但是他现在已经不知道去哪里,等我见到他,我跟他说。”

    “鬼!”

    “凌叔,你说有鬼?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说的有鬼!哎呦,我不和你这个孩子绕,都把我脑袋绕晕了。”凌峰无可奈何的看着龙阳,说不出话,发不出火。但是这个孩子说的真有道理,有些地方是自己遗漏的,要赶紧安排人员落实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说的前三点我也有点感觉,但是第四点我不解,你能和我说说吗?”凌峰又回到原来的状态,一板正经的和龙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个第四点?”龙阳给整的不轻,故意装糊涂,也和凌峰开起了玩笑。

    “就你刚说的第四点。”凌峰刚开始没有会意到龙阳的问话,还以为龙阳被自己的表现吓住了。他刚要解释,又发现龙阳在偷乐,一下子憋的脸通红。

    “我说,我从来都是一般正经的,怎么遇到你之后就成老不正经的。你小子真是我的克星!”凌峰双手一摊,表示投降。

    “凌叔,我其实也是一个安静的人,我才是被您带坏的。您在我心目中真是,怎么形容呢,就是一个神,可一与您接触,原来您这么可爱。”

    龙阳毫不顾忌凌峰的身份,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神?可爱?这俩差距也太大了吧!言归正传,到底第四点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就是我感觉他们不是在怕他们的父母死亡,他们在怕其他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其他的东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