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五十四章 再遇凌峰
    龙阳回到县城西郊处,街口的地方树立了一个石碑,上写着靳村街。

    原来龙阳离开的这几天,靳仁找到县里,说是住的地方不能老没有个名字。现在不少人出去工作,也有孩子出去上学,总要有个地址,不能落款写着县城西郊啊。况且靳村的人已经搬到这里不短的时间,也要解决户口的问题。经过县里的一再商议,既然以前是靳村,现在这条西郊老街就叫靳村街。村里人的户口也得到落实,龙阳的户口暂时落在靳仁的名下。

    龙阳把山里的情况向靳仁简单说了一下,但是没有告诉发现的各种异常与疑点。靳仁已经老了,不能让老人再有太多的负担,龙阳要自己承担,亲自来破解这里边的谜团。

    过了几天,龙阳没事走到街口,看到靳二正唾沫纷飞的和一帮妇女讲着,听的那帮妇女一惊一愣的。

    原来靳二昨天被馋虫勾的不行,又去县城里打秋风,这次撞到一家办丧事的。他也哭天抹泪的,混到一顿吃喝。可在丧事上,他听到一件离奇的事情。

    事主家死的是一个老太太,话说这老太太一没病二没灾,坐在家里的躺椅上死了。死了也没什么奇怪,奇怪的是死时双眼凸起,手指着窗口的方向。家里的人也报了案,但是没有查到什么结果,主要是因为老太太身体上没有外伤,家里也没有东西被盗。

    但是老太太去世后几天里,家里人都收到她的托梦,说她是被害死的,要家里人帮她报仇。亲人们自以为是思念所致,就将尸体火化了。可是火化后的当天夜里,家里就闹腾开来。奇怪的声音响起,奇怪的事情发生,一家人吓得抱成一团。第二天强作镇定,办了丧事。但是闹鬼的事情也暗地里传播开来,参加丧礼的人也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靳二不知道内情,兴冲冲的混吃混喝,吃到一半的时候才知道,吓的跑了回来。他是一朝遭蛇咬十年怕井绳的主,过了一夜没有事,天亮才敢出来讲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世间离奇的事情太多,哪能都顾及的到,龙阳也没有当回事,笑笑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正当龙阳要往街外走的时候,靳仁喊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到外面逛逛,随意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走了,你还有一个事情没有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你上警校之前还必须经过当地派出所的政审,你和我去一趟吧,因为你的户口在我的名下,嘿嘿,我是你的户主。”靳仁笑着说道。最近一段时间村内平安,大家工作顺利,生活美满,靳仁的喜悦也是满满的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爷孙俩回家带上必须的户口本与录取通知书,向县城里的派出所进发。县城内只有一个派出所,管辖着全县的范围,靳村已经在县城里落了户口,他们的地址就是平县靳村街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平县派出所,找到值班的民警。靳仁将情况和他一说,值班的老民警也为龙阳感到高兴,但是靳村的情况特殊,是刚入户籍的外来户,需要调查一下,还必须经过所长的同意。所长正好有案子外出,要等些时候才能回来,两人只好在会议室内坐等。

    “族长爷爷,看来蛮麻烦的。”龙阳坐不住,在到处参观。他以后毕业了,也要到这种环境里来上班,感觉到很新奇。

    “这也难怪人家要调查一下,毕竟我们是刚落的户口,才划给人家管辖。他们对我们不了解,你的身份又特殊,这是有必要的。”

    靳村是受灾户,搬来后暂时由县里的民政部门负责。因为以后不知道要怎么安置,事情就一直耽搁下来。直到靳仁找到县里表达要在这里居住的意思以后,才真正的扎根在这里。派出所辖区大,事情忙,安排的人手还一直没有时间落实调查,所以大家还不熟悉靳村街的情况。另外,街内人员里又只有龙阳一个人姓龙,显得身份特殊,又关系到以后工作的身份,调查工作是要按照程序进行。

    正当两人等的不耐烦准备回家的时候,外面传来说话声。

    “所长回来啦!”

    “哎,我说东街的吴家又出事了!”

    “所长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真是祸不单行,昨晚吴家的老头又死了,这一个丧事没办完又接着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老吴也死了,他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这不,一直忙到现在,和老太太死法一样!”

    所长说完话就要往办公室走,被值班民警喊住。

    “所长,所长,会议室有个孩子考上警察学校来政审,您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咦,还有一个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所长听到喊声,转身往会议室走去。当他走到会议室门口时,一下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靳族长!”

    “凌队长!”

    “快,快请坐,您老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原来所长正是当时的凌峰凌队长,当年因为靳海的案子,结下深厚的友情,凌峰还在靳仁家里住过一夜。

    “为了这个孩子政审的事来麻烦你。”靳仁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小孩子长大就变样,何况已经过去那么多年,凌峰已经认不出龙阳。

    “这是龙阳。”

    “乖乖,都长这么大了,还考上警察学校,嘿嘿,我当时就看这个孩子是个好苗子。”凌峰高兴的在龙阳肩头重重的拍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凌叔好!您怎么到派出所工作了,还当上所长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过去的事就别提了。对了,你们现在是住在县城西郊的靳村街吧,我当时听了还以为是重名呢。后来一了解还真是你们,本来想过去拜访一下,这不,一出案子时间就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妨事,不妨事。现在我们也住在县城,这来回就方便多了,可以常来常往。”靳仁赶紧站起来,连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靳族长,我们不是外人,您啊别客气。龙阳的事情好办,毕竟我去过靳村,也了解靳村的人,我马上给安排。把手续给我,我给出个证明就行。”凌峰还是不改当年的直爽性子,说到马上做到,不一会就完成了政审手续。

    靳仁和龙阳本来以为挺麻烦的一事,没有想到遇到凌峰,水到渠成,完成了。之后经过龙阳的了解,凌峰是因为靳海意外死亡的事情受到处分,被调到了派出所工作。凭凌峰的工作能力,几年之后就当上了所长。

    “谢谢凌叔!”

    “不谢,我还欢迎你毕业之后到我们这里工作,派出所缺人手,小子,好好学,我这里可不养吃闲饭的人,哈哈!”凌峰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凌叔放心,我不会让大家失望的。”龙阳坚定的说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那凌所长,我们就不打扰你工作了,我们先回去。”靳仁率先和凌峰告别,因为刚才他也听到又有死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也好,我实在忙的脱不开身,过两天我到你们那里去拜访,看看大家。”

    接连死人是不小的案子,不但派出所忙的团团转,县里刑警也派出不少人,凌峰确实没有时间。案子破不了,县城居民担心受怕,引起一定的恐慌。

    龙阳回去没几天,凌峰真的来到县城西郊的靳村街。

    “凌所长,您真的来啦!”靳仁赶紧将凌峰请进屋内,倒上茶水。

    “靳族长,我是工作顺路,过来看看您和龙阳,坐坐就走,别忙活。”凌峰也赶紧让靳仁停下手中的忙活,让龙阳也过来说说话。

    “龙阳,这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,你在家准备忙点啥?”

    “我平时也没事干,就帮族长爷爷收拾点零碎活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我看你也别在家呆着,你到我那去,先接触接触我们的工作氛围与环境,平时多学习学习,这对你以后也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这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愿意?”

    “愿意,愿意,太好了!”龙阳高兴的蹦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明天早上过去吧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龙阳一口答应,兴奋的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凌叔,你那天说的死人案子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哎,别提那个案子,一提我头就疼。现场一丝痕迹没有,劫财不是劫财,仇杀不是仇杀,没有头绪。况且这个案子也不像杀人案,老两口都一样,身上没有伤痕,死的突然。最奇怪的是死后的样子都一样,好像看见什么可怕的事情,眼瞪的特大,手指着窗口。我们认真检查过窗口的位置,一点痕迹也没有,真是奇了怪了。”

    凌峰说起案子就收不住,这是他的专业与本行,最近又被案子愁的不行,使出浑身解数还没有结果。说着,掏出烟递给靳仁一支,自己点上一支。

    “凌叔,你以前不是不抽烟吗?”

    “哦,以前是不抽,后来慢慢就上手了,案子熬的。这东西上手就扔不掉,我也戒了好几回,一遇到案子就拾起来了。你长大了可别学我,这不是好习惯。”凌峰说完,冲龙阳抬抬手上夹的烟卷。

    “我尽量。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!好了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凌叔慢走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凌峰刚要抬脚上车,又想起什么事,转身对龙阳说到:“我们县还有一个也考上警察学校,和你都是东岩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你就认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凌峰对着龙阳莫名的一笑,立刻上车离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