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五十二章 相遇
    突然,躺在草垫上的龙阳感觉有人在靠近自己,多年的锻炼使他感知灵敏异常,立刻从地上弹跳起来,迅速的做好应对准备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,渺无人迹。难道我的感知错误,不可能,龙阳立刻否定自己的猜疑,肯定有人。既然他不敢出来见我,那我就来个守株待兔。龙阳假装自己神经过敏,摇摇头继续躺了下来,可是他的神经在绷紧着,眼角的余光密切注视着四周的情况。

    不一会,龙阳的右侧再次出现一个身影,缓慢的向龙阳靠近。那个身影仿佛在犹豫着,向前几步又退后几步。

    龙阳稳住呼吸,始终没有动弹,他要等那个身影靠近些,看看到底是谁,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。龙阳感觉得到,远处的身影一直在注视着自己。正如平常人所说的第六感,那是人对于未知的提前感知,是人的天赋本领。而龙阳的这种特殊能力,只有经过长期的训练才能拥有,比第六感还要强大。

    远处的身影终于下定决心,开始向龙阳处移动,当距离龙阳三米远的距离时,龙阳立刻飞蹿起来,扑向那道身影。

    那道身影被龙阳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,立刻飞向远处。

    是飞,就是飞起来的。

    “狗娃!狗娃!”龙阳大声的喊道。

    当龙阳临近那个身影的时候,龙阳看清了那张面孔,是狗娃苍白的脸。

    身影听到龙阳的喊叫声,立刻停住,转身看向龙阳,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你,你能看见我?”

    “狗娃,我是龙阳,我能看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龙阳!呜呜!”

    不错,那道身影就是狗娃的鬼魂,狗娃还保持着原来的年纪,与死时的身形没有变化。听到龙阳的声音,控制不住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两个年少时的好朋友、好兄弟,几年后终于再次相见,却一人一鬼,阴阳相隔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怎么会看见我?”

    “这事说来话长,总之我小时候就能看见鬼魂。先不说这个,好几年过去,你怎么还会存在这个世间?”

    狗娃八岁的时候就已经死去,现在都过去七年,按道理讲已没有存在这里的意义。虽然龙阳不知道鬼魂最终会去哪里,但是狗娃也没有继续留在阳间的必要。

    “我还不能离开,我还没有找到我妈妈,我一定要找到她。”

    狗娃妈因为外出寻找靳海,一直没有消息,如今不知流浪到哪里,是否已经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两兄弟互相询问着对方的情况,先是龙阳将自己的情况简要的和狗娃说了一遍。接着就轮到狗娃。

    当时狗娃的鬼魂是跟着他们到了平县,后来也知道是自己爸爸害死了自己。面对这样的事实,狗娃无可奈何,既不能怨恨,也不能报仇。直到靳海死去后,他才又跟着靳海的骨灰回到了山村。

    白天他只能寄居于坟墓下的骨灰盒里,夜晚无助的在墓地游荡。他找不到母亲的去处,但他要等母亲回来,看着她平安才能放心归去,这一等就是六七年。

    龙阳感叹着狗娃的执念,也不知如何劝慰已故的人,现存的灵魂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没想到你能看见我,能和我一起说说话,我高兴还来不及呢!”还是狗娃率先打破悲伤的气氛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是啊,我也是!”

    两人笑在一起,笑声冲破夜晚的笼罩,回荡在空旷的墓地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你长这么大的个,我还这么小,你可不能欺负我。”狗娃打趣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能啊,况且我想踢你屁股也踢不到,被人看见,还以为我神经病发作呢。”龙阳笑着回答道。

    多年的分离没有给他们造成一丝的隔阂,反而更加的亲密。

    “对了,狗娃,山村发生山崩时,你是否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了。我当时都急死了,我还托梦给我叔靳河,但是他没有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比如我们大山失去生机的现象。”

    龙阳想起狗娃一直停留在此地,既然人类无法发现更多的线索,那鬼魂是否能发现更多的异常。所以龙阳为此发问,希望能多了解点情况。

    “你也能感觉到生机的流逝?”

    “能啊。”

    “龙阳,你真厉害。我是鬼魂,肉身本来有生机,死去后生机全无,所以我对生机的流逝特别敏感。我一直感觉到大山生机的减少,特别是夜里,消失的速度加快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狗娃。你知道大山生机的去向吗?”龙阳着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很奇怪这件事情,所以晚上的时候我就到各个山上去感受,通过接连一个月的仔细体会,我确定山村周围山峰的生机是被人偷去的。”狗娃确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被人偷去的,到底是被什么偷去的?”

    龙阳显得更加焦急,毕竟离事实的真相越来越近。看到龙阳着急的样子,狗娃赶紧接着说。

    “好像地底有一个脉络,连接着五座山峰,最后汇成一条主脉。所有生机顺着这条脉络向着东南方向流去,我一直跟着这条脉络去寻找,可到一座山峰后,就无法感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法感应?”

    听到狗娃的讲述,龙阳的心也提了起来。看来山崩这件事定下来是有人操纵,到底是谁竟然有这么大的能耐,好像神话故事里才有这样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狗娃,你到了哪座山峰失去感应的?”龙阳缓过神来,继续向狗娃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东南方向的那座。哦,对了,就是周老师死的那座!”

    “周老师死的那座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那座!”

    又是一个震惊的消息,以前仿佛毫不相连的事情,现在都牵连到一块。只是目前还不知道里面的原因,也无法搞清事情的始末。

    东南方向,对,那座山峰再往东南去就是李村。龙阳记起了当时和靳山一起去李村时的情形,诡异的全村无人,系满红布条的老槐树。还有,周老师的死就是李村的李猎户发现的,难道这里面也有联系?

    无数个疑问在龙阳头脑中不断升起,似乎相互关联,也似乎毫无关系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此次回靳村没有大的收获,谁知道遇到狗娃鬼魂,事情出现转机。墓地的事情有了点眉目,大山崩塌的事情以及周兰的死因也似乎有点线索。

    现在,大山已然崩塌,山村已被覆盖,没有痕迹留下。唯一可查的地方只有李村,不管怎样,天亮后必须再去李村。

    下定决心的龙阳不再思考这些问题,和狗娃继续聊着其他的事情以及狗娃以后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我决定不再在这里死等了,我要出去找妈妈。”狗娃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你是不应该在这里等,出去找,我和你一起找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有你和我在一起,我既不孤单又能寻找妈妈,嘿!还是兄弟好。”狗娃激动的用手一拍龙阳的肩膀,拍了一个空。

    “唯一这点不好,看着你吃,看着你喝,我却没办法。”狗娃说完,嘿嘿的笑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象你这样不用吃喝,和神仙似的。”龙阳也打趣的回答。

    两人你一句,我一句,聊到天将亮。

    “你今晚回去吗?”看到时辰已到,狗娃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本来打算回去,遇到你,今晚不回去。我还要想办法和你一起离开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,晚上我找你。”狗娃说完,转眼不见。

    “兄弟,晚上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龙阳简单吃了点干粮,急匆匆的赶往李村。

    到了李村,龙阳傻了眼。李村全村上下还是没有人,不但是没人,而且是很长时间没有人居住。村内的房屋已经破败,桌椅布满灰尘,至少好几年没有人居住在这里。龙阳再次检查每一间房屋,每一处角落,所有的现象都显示无人居住。难道李村的人也全部搬离了村庄,还是遇到什么突发的变故?

    丧气的龙阳坐在村中间的石墙边,让他想不通的事情越来越多。事情刚刚有了点眉目,再次失去探寻的方向。

    龙阳记起那棵老槐树,不禁望向槐树的方向。突然,龙阳站了起来,快步跑向以前槐树所在的方向。老槐树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,那里只留下一个深坑。李村人离开这里时,将老槐树也迁移走了?

    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查寻的价值,龙阳离开李村,顺便路过周兰死亡的地方,拜祭了一下。山峰还是那座山峰,比以前更显得高大,树木粗壮,郁郁葱葱,一副生机勃勃的画面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的山村,龙阳无心流连这里的风景,再次回到靳村的墓地。

    一整个下午,龙阳不再思考山村的所有事情,而是打了个野味,生火烤起来。摸摸自己的腰间,临来时带的酒壶还在,今晚就好好喝上一口。嘿嘿,馋馋狗娃。

    “哎呦,伙食不错!”天黑下来后,狗娃如约前来。

    “来点!”龙阳冲着狗娃扬扬手中的酒壶。

    “来点就来点。”狗娃接过龙阳手中的酒壶,冲着壶嘴深深的吸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别装模作样了,给我。”龙阳一把夺过酒壶,冲着嘴里倒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咦?酒怎么变得没有酒味了?”龙阳怔怔的看着狗娃,好像明白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能喝?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狗娃得意的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你个臭小子,你也不能把整壶的酒都浪费吧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给你留点嘛!”

    两个人嘻嘻哈哈的说笑着,吃饱喝足,并排躺在墓地的草坪上,一同看向天空,数着天上的星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