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五十一章 回靳村
    几天后的清晨,龙阳怀揣着玉手杖,独自一人踏上回靳村的路。

    有几年没有回靳村了,可道路依然熟悉,风景依旧。龙阳的心有点失落,想那时因为靳海的事情来到县城以后回来的情形,身后还跟着归家的人,迷失方向的人回到了山村,回到了家。如今龙阳也是一个归家的人,但是山村已经被大山掩埋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龙阳的心里又有点激动,毕竟几年没有回去,如今可以再回到自己当初生活的地方。

    几年里龙阳从来也没有放弃过锻炼,一直严格按照靳山的要求,强化着自己的身体以及巩固已学的技能。他的身体格外结实,身形也越来越灵巧。长途跋涉,翻山越水的事情,对他来说轻而易举。唯一遗憾的事,就是始终没有弄明白眉心发光的原因,这些年也没有再出现过。

    龙阳已经将《探案纪要》看的滚瓜乱熟,掌握了里面的探案知识以及案件审破经验,现在缺的是实战的检验。还有,就是这本书只是上卷,靳山所说的离奇案件没有记录在内,看来是下卷记录的内容。

    山上的道路人烟稀少,龙阳放开自己的身形与优势,在山路上急速奔跑。他躲闪腾挪,急速闪避着道路上的障碍,犹如敏捷的猿猴,自由的在大山内畅游与呼吸。

    临近靳村所在地,从远处望去,那里已经一片山石。大山倾倒掩埋山村时,龙阳正在学校读书,没有亲眼看到当时的山崩。现在看着被掩埋的山谷,龙阳也可以想象到当时的情形。

    五座山峰全部倒塌,正好将山谷覆盖填埋,而山外却没有遭到破坏。龙阳看着一块相对平整的山地,心中确定这里面定有异常的原因。五座大山同时倾斜,同时向内倾倒,不是简单的巧合,这里面与五座大山失去生机有着莫大的联系。如果能解开失去生机的谜团,肯定能找到大山倾覆的答案。

    龙阳不知不觉的走近了山村原址,已经没有一点山村的痕迹。围着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转了几圈,龙阳叹息着离开,走向唯一没有被大山掩埋的墓地。那里有村内老人的墓地,当然也有自己外公外婆的墓地,龙阳都要去拜祭。

    快到墓地的时候,龙阳从远处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,还有一个孩子跪在一座坟墓前。

    龙阳心中纳闷,虽然几年中间也常有村民回来祭拜过祖宗坟墓,但是这次就自己回来的,这是谁来上坟祭拜的?

    大白天的,不会是鬼魂,龙阳走近那里。随着龙阳的靠近,他按照记忆,隐约记得那座坟墓应该是靳海的。

    当龙阳走过来的时候,那个女人转过身来,是一个二三十岁的女子,衣着朴素,面容俊俏。跪在靳海坟前的是一个小男孩,六七岁的样子,跪在坟前也不老实,捉着草丛内的小虫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和靳海叔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那个女人没有立刻回答龙阳的问题,而是转过脸去,看向靳海的坟墓。紧接着,她蹲下身子,拾起地上的枯枝,挑拨着尚未燃尽的烧纸。直至烧完,她又让孩子老实的磕了几个头,才领着孩子走到龙阳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我是何惠,这是靳海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,你当初离开靳海叔时怀了身孕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女人的脸上平静如水,谈到靳海时已经没有多年前的激动与愤恨。

    “当年的靳海已经深陷赌局,我竭尽全力的想要阻止他,可是他不但不听我的,反而开始打我。他不知道我已经怀有身孕,他也没有问过我,关心过我。我被他打的心寒,想我父亲因为赌博,家破人散。我再也经不起这样的打击,狠心离开了他。”

    何惠伸手摸了摸男孩的头,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离开靳海后,我就生下靳悔,之所以取名一个悔,就是能让靳海知道悔改,迷途知返。可惜他回头是回头了,但是晚了。”

    龙阳听到何惠的叙说,心中也不是滋味。还好,靳海的这一脉没有断,最后的回头醒悟,也给他一个后代香火延续的好报吧。

    何惠说完后,领着靳悔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,我们靳村都搬到县城西郊,你考不考虑到我们那里居住?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能养活的起孩子。如果哪天我要过自己的生活,或者孩子大了,我会让他回去认祖归宗。谢谢你的好意,我们走了。”

    龙阳目送着何惠以及靳悔的离开。这个女人真的很坚强,独自一人拉扯着孩子,并将孩子抚养长大,让人佩服。

    何惠母子离开后,龙阳收回思绪,找到外公、外婆的墓地,从背后的包袱中拿出准备好的烧纸以及水果祭品,恭敬的开始祭拜。

    龙阳没有见过自己的外公外婆,但内在的血缘关系是存在的,跪在坟前,他不由自主的感到伤心。父亲是被外公外婆抚养长大的,可以说,没有他们就没有龙阳的存在。

    龙阳记起母亲曾经讲过,外公和外婆是一起重病,一块离世的。村内也有人说,这叫鸳鸯蝴蝶命,在阳间是一对,在阴间是一双,生死相随,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还有人说,龙少云不简单,在部队那么远的距离,都可以预感到养父母重病。他不但本领强,而且是个大孝子。龙阳也曾经思考过,父亲是怎么预知到的,又是怎么知道养父母会去世的。并且他还是在去世前三天及时的赶回家中,这一切都是龙阳心中的谜,父亲龙少云本身就是一个谜。

    祭拜之后,龙阳看着眼前的墓地,其实这块墓地也是一个谜。五座大山坍塌,为何这块墓地处安全无恙。要不是因为这块墓地,村里的人将无法幸免。

    龙阳在墓地中穿梭,认真观察墓地的地形,试着推测墓地成为安全地的原因。龙阳踏遍墓地的每一处地方,始终没有找到奇怪的地方,更别说合理的解释与答案。

    是不是自己错过什么地方,不对,这已经走了多少遍了,具体的细节不可能有遗漏。那是什么原因?龙阳开始挠头。这个动作已经成为龙阳的经典动作,遇到难题的时候,他就会习惯性的挠挠头。

    忽然,龙阳想到了一句诗,“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”

    对了,我只是在墓地里来回转悠,应该跳出来,从远处观察这里的地形与位置,应该可以看出点什么。龙阳快速的跑向大山的断裂处,这里还有一半的山峰,又离得墓地近。

    墓地位于五指山峰的虎口处,也是五座山峰间隙最大的地方,远离其他三座山峰。从地形上看,这里地势偏高,山村被掩埋后正好与此地持平。这两个位置与地形上的优势,大大降低了墓地被同样掩埋的厄运,也同样是山村村民躲过灾难的幸运。

    正当龙阳准备到后山看看族长安息地的时候,龙阳无意中看了一眼墓地,他突然发现墓地中坟墓的位置好像摆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龙阳按照坟墓的位置,慢慢的用手比划,这是个“明”字。是,就是一个明字!龙阳非常激动,他终于又发现出点线索。

    明字代表什么意思,说明这个山村的人是从明朝逃难出来吗?有可能是这样。

    明字由日字和月字组成,日代表阳,月代表阴,难道墓地的位置是阴阳平衡之地,是传说中的风水宝地?

    对于地势风水,龙阳没有研究,如果这事交给靳山,还能说出点眉目。当时龙阳也跟随靳山学过地势地理,但那些都是为了隐藏身形,追踪探案服务,可没有这些风水宝地的内容。

    刚刚升起的兴奋,又像被冷水浇灭。龙阳无奈的走向后山,眼看天已不早,还是快点看看山后的情况吧。

    断裂山峰滚落的大小石块已经堵住山洞的洞口,从外面看,根本看不出当时这里还有一个山洞。情况和龙阳猜想的一样,看来这次回到靳村难有发现。

    天色已经黑了,龙阳决定就在这里将就一晚,明天天亮再离开此地。反正自己也好几年没有回到山村,就与此地相伴一夜。

    艺高人胆大,龙阳就把休息的地方安在了墓地。一方面,其他地方都是杂乱石头,没有太平整的地方;另一方面,墓地是山村的安全地,不会有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龙阳拔掉生满硬刺的草木,用柔软的青草铺成一个舒适的草垫。同时他还采摘了些驱赶蚊虫的药草,在附近生起暗火,用浓烟来驱赶烦人的蚊虫。

    龙阳躺在墓地内,仰面朝天,数着天上的星星。记得小时候,他和母亲经常在自家的院子内乘凉,龙阳就躺在凉席上,数着天上的星星。母亲那时候也不会讲太多话,只是手摇蒲扇替龙阳扇风赶虫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过去那么多年,没有查询到父亲的消息不说,还失去了母亲的影踪。一般的孩子,在童年时会得到父亲与母亲的双重疼爱,但龙阳失去父亲。当时幸运的是还有母亲,可自己长着长着,母亲又突然失踪。

    龙阳有时也孤独,因为无人倾诉。靳仁和龙阳经常沟通,但他毕竟是老人,说没有代沟是假的,有些话还是无法说出口。

    正当龙阳边看星星边暗自悲伤的时候,一个身影在慢慢向他靠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