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四十九章 魂归
    如今,事情已经基本清楚,红袖就是一个冤死鬼。老孙头也是当事人,是当时财主家唯一一个幸免于难的人。

    问题是,既然红袖大仇得报,为何没有消散怨气,依然存在于这个世间。

    龙阳心里思考着,不时的观察躺在竹床上的老孙头。

    老孙头病怏怏的,低着头不停的咳嗽,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异常。但是要解开红袖的谜团,老孙头是关键,难道他还有所隐瞒。龙阳决定先问问老孙头,看情况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当时财主家的人是怎么死的?”龙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时啊,所有人身上没有伤痕,但是一个个死相恐怖,瞪大双眼,好像看见恐怖的东西。”老孙头没有抬头,讲着当初财主家的惨案,至今还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财主家所有人被红袖报复已经确定无疑,可后来官府为什么没有找老孙头核实情况,老孙头为何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“官府没有找您吗?”

    “哦,当时财主家仆人众多,我又是刚到财主家做仆人,根本没有人注意我,所以官府也把我遗漏了,没有找到我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案子当时已经不了了之,您为何还孤身一人?”

    “哎,虽然红袖不知是我告的密,官府也找不到我,可我良心上还是过不去。特别是红袖后来的报复,我担心红袖知道事情的原委,始终会找到我,所以我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,不敢结婚生子,不敢在大庭广众下露面,到现在也是苟活于世。”

    老孙头回答的合情合理,可龙阳总感觉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,老孙头一直生活在这里。如果他害怕,为何不躲的远些,还生活在这里。

    龙阳仔细的观察老孙头窝棚内的一切,不留遗漏。

    老孙头的窝棚内没有过多的物品,一切仅是基本生活所需,锅碗瓢盆而已。就在龙阳决心离开的时候,龙阳注意到一个特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就是老孙头的窝棚里有一个不应该有的东西,一个牌位。这个牌位藏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,像是被人临时藏起来,露出一小半,红袖两个字赫然写在上面。老孙头不过是一个仆人而已,而且是躲红袖都躲不及的人,他为何要给红袖立牌位。

    老孙头没有注意龙阳神情的变化,因为他一直低着头,是害怕还是羞愧?龙阳趁着这个机会,悄悄的拉拉靳仁的衣角,示意离开。

    “老哥哥,如果这样,我们就走了,但是红袖一直威胁着我们村民的安全,现在她已经受伤,我们会自己想办法除掉她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靳仁的话,老孙头身体哆嗦了一下,仿佛身体的毛病,随即就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两个人看老孙头没有动静,离开了他的窝棚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拉我什么意思,是要离开吗?”

    “对,但是您做的更好,你戳中老孙头的痛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好说,应该快水落石出了。”

    靳仁不理解龙阳的话,也不好厚着老脸再问,两人回到县城西郊。

    “爷爷,咱爷俩今晚喝口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被靳山带坏了吧,还要喝酒,不过事情已经了解的差不多,我也心情好,喝口就喝口。”靳仁虽然嘴里说,手里可没闲着,拿了两个酒杯。

    龙阳给靳仁倒上一杯,自己也斟了半杯。

    “族长爷爷,谢谢您关心照顾龙阳,龙阳敬您一杯。”

    龙阳说完后,将半杯酒一饮而尽,用手一抹嘴,看着靳仁。

    “小子,可以嘛!我喝!”靳仁也把一杯酒喝进去,点滴不剩。

    靳仁很少喝酒,今天高兴,他自接族长以来,遇不顺的事情太多,心事也多。自今天早上开始,心情好了很多,高兴了也会喝多。

    龙阳的酒量就不用多说了,自拜靳山为师,酒量可就练出来,靳仁不用两个回合,已经醉了。龙阳在一旁将靳仁安排睡下后,自己悄悄的来到老井附近,今晚,他要知晓真正的原因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龙阳一直坚持不动,主角还没出场,他不能动。

    夜半时分,圆月升空,一个佝偻的身影自远处蹒跚而来。

    龙阳从远处看,是个苍老的老人,其实龙阳已经知道他是谁,他等的就是这个老人。

    老人手里提个提篮,手里拿个树枝,一步一步的走向老井边。

    近了的时候,龙阳看到是老孙头,正是他!龙阳知道自己的判断对了。

    老孙头走近老井边,从提篮内拿出黄纸与一个酒瓶。老人颤抖着点燃黄纸,并在纸上浇上了酒,火光一下变大,映出一张流满泪的脸。

    “红袖!你安心吧!如果你还有什么没有解决的,就冲我来!”

    老孙头说完话,将剩下的酒灌入口中。

    “红袖,是我对不起你,你要报复就来找我,别再害无辜的人了。是我对不起你啊!”老孙头一边说一边哭,一边哭一边说,声泪俱下。

    老孙头的身份真的不一般,这里面有蹊跷。龙阳悄悄的向前潜行,离老井处十几米的距离,龙阳停下,因为龙阳听到了红袖的声音。

    孤灯夜下

    我独自一人坐船舱

    船舱里有我杜十娘

    在等着我的郎

    忽听窗外

    有人叫杜十娘

    手扶着窗栏四处望

    怎不见我的郎

    啊~~~

    还是那首杜十娘,靳二被附身的时候唱过。杜十娘是因为被欺骗与遗弃而投河自尽,难道红袖也是?附近的龙阳满心疑惑,虽然他怀疑老孙头的身份,但是还没有确认。

    “红袖?!”

    “你,你还没有死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没有,我和死了一样!”

    “你,你竟然还活着,我终于等到见到你的一天。”井口处的红袖高兴的扑到老孙头的面前,伸出虚幻的手,想要抚摸老孙头的脸,苍老的脸。

    突然,红袖变了脸色,伸手指着老孙头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你当时不是被打死了吗?你怎么还活着!”

    “我,哎!”

    老孙头想伸手去抓红袖的手,可伸出的手又无奈的缩回。他满腹悔恨,又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负心的人!”

    “红袖,我也是被逼无奈,我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个男人吗?你还是人吗?”

    “红袖,你杀了我吧!”

    “杀你,杀你容易,但是你要告诉我实情。”

    “红袖!”龙阳从草丛中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“你也别激动,你想不想听一个故事,我可以讲给你听。但是听完之后,你要选择你的去处。”龙阳不惊不怕的走到老井边,看着红袖以及老孙头,不急不慢的讲道。

    话说有一个落魄的女子,投奔姑母,相好表哥。可恨是贪财的姑母将之出卖给当地财主,女子受尽侮辱,无处诉说。当时一个小仆人可怜女子遭遇,暗中传讯。可她表兄懦弱怕事,暗中与母亲商量,并与财主夫人达成协议,利用小仆人尸首,诈死远遁。后来这个表哥十分后悔,回城且居住到现在,一直无颜见人,苟且偷生。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?”红袖双手拼命的要去抓老孙头的肩头,可她并没有抓住,因为她已经受伤,已经虚幻,目前已经没有能力再害人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,当初我们约定,死生相见,今天我也终于再次看见你,说明苍天有眼,善恶有报。红袖,我这个老头子已经没有任何活在这个世上的理由。这么多年,我生不如死,我悔当初,恨自己,我无法挽回自己的过错。”

    老孙头声泪俱下,悔恨当初,可时间不留人,爱情不复还。

    一旁的龙阳也终于明白,为什么红袖始终没有离去,冥冥中皆有定数,因为老孙头还在。龙阳退离了老井处,在远处站定,背对着老井。因为他知道,这里有两个人要诉说,要理清几十年,超越时间与空间的爱与恨。

    “你!哎!”

    红袖终于叹息着放下自己的手,凄然的走回井边。

    “我心事已了,没有存在的理由,你,你保重吧!”红袖说完话,身形渐渐消散,化作无数的光点,归于自然,回归本源。

    “红袖!”

    老孙头再次伸出手,想抓住渐渐消失的光点,可他什么都没有抓住。几十年前他没有抓住,现在也没有抓住。老孙头的手放了下来,看向龙阳。

    “孩子,能让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龙阳看着老井边的老人,用力的点点头。老人不再言语,坐在老井边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小子竟然自己跑到这里!”

    靳仁从远处跑过来。原来他半夜醒来后,发现龙阳不在房间睡觉,知道龙阳肯定自己单独行动,他担心龙阳,所以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族长爷爷,老孙头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女鬼呢?”

    “也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靳仁虽然不知道里面具体的情况,不过看龙阳的表情,他仿佛明白些。

    “龙阳,咱回去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不过族长爷爷,老孙头的尸体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他说要两人在一起。”龙阳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们在一起。”靳仁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