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四十七章 捉鬼
    两个人不是捉鬼法师,没有符咒与桃木剑,只有一个老人一个孩子,赤手空拳。

    走到居住地后三里外的老井附近,两人悄悄的潜伏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正值炎夏之夜,蚊虫众多,况且是野草丛内。不一会,两人就忍受不了饥饿蚊子的叮咬,从草丛中蹦跳着蹿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想的好办法,你给我留点血肉吧!”靳仁一边驱赶着身边的蚊子,一边挠着身上的大包。

    “爷爷,没事,忍一会就好,一会就好。”

    龙阳回答着靳仁的话,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井口。

    如果放过她,她一定会去找娜娜的,龙阳确信。听到娜娜的事情后,在龙阳心里一直有个不好的预感,就是这女鬼在找人上身,或者说她有可能在找替身。这是龙阳不允许的,他要守护这个山村,以及山村里的每一个人,无论何时何地。

    “嘘!”

    龙阳一把拉低靳仁,再次藏入草丛之中。

    靳仁从草丛的缝隙中看向井口,漆黑的,看不到什么。龙阳也在看,他看的是一个女人从井口中慢慢升起,神情哀怨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出来后,没有立刻离开,坐在井口边,看向井内。一阵凄凉的哭声响起,幽怨且凄惨。

    龙阳伸手在靳仁的肩头按下,深吸了一口气,站起来走向老井。

    龙阳虽然在走向老井处,那个女子却并没有回头,可能她知道无人能看见她,除了那个名叫娜娜的小女孩。直到龙阳走近,她才缓缓的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龙阳看着她,她看着龙阳,这一刻仿佛时间凝固。

    “你叫红袖?”

    “你也能看见我?”

    “我看见你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正常?”

    “正常!”

    龙阳毫不在意的走到井口的一块石头处,坦然的坐了下来,面对着红袖。远处的靳仁看到这种情形,紧张的要冲出去,可看到龙阳从容自若,又按捺下来。

    龙阳表现的很正常,可在红袖的眼里,让她非常惊讶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可以看见我?”

    “废话,我都和你讲了好几句话,你还问我这样的问题!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哼!以前也有捉鬼的人来捉我,可都被我掐死,你这个小孩子也装法师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法师,你也掐不死我。不信你试试!”

    龙阳的话一时吓住了红袖,没有敢贸然行动。

    “你来这里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“要问也是我先问,你找娜娜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你管不到!”

    “她是我妹妹,你说我管不管的到!”

    “你别逼我!”

    “我不逼你,但是你要告诉我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原因?”

    听到龙阳的问话,红袖仿佛沉浸到往日的回忆之中,眼神中充满恨意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人都不是好东西,住在这里的人都没有好结果,我让他们死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!哈哈哈,为什么!为什么我的命那么苦,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,为什么要我死!”

    红袖哭喊着,声讨着,越来越激动。龙阳只能按照红袖的哭喊了解个大概,没有弄懂其中具体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这和娜娜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有!她和我八字相合,我要重新生活。”

    说着,红袖飞出井旁,向村民居住的地方奔去。

    “住下!”

    龙阳猿猴般飞身拦住红袖的去路,挡在她前进的道路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你能看见我就了不起,你找死!”

    红袖已经被怨恨充斥着头脑,不顾一切,伸出双手抓向龙阳的脖子。突发的情况超出龙阳的预料,龙阳不断的后退,直到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此时草丛中的靳仁大喊一声,从草丛中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,看来你们都不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红袖变换攻击的目标,又对靳仁冲了过去,紧紧勒住靳仁的脖子,眼看着靳仁就要窒息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龙阳缓过神,迅速的跑向红袖,右手对着自己的眉心一按,一道白光激射而出,轰击在红袖的身上。红袖的身形随即消散,靳仁终于透过气,跌坐在地上大口的呼吸。

    此时的龙阳已经昏倒在地上,人事不知。

    当龙阳清醒的时候,已经躺在靳仁家里的床上,靳仁正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“族长爷爷,我。”

    “先别说话,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靳仁用眼神撇撇身边,原来屋里面正坐着不少的村民,他们都是来看望龙阳的,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大家放心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。龙阳没事,就是摔了一跤,跌晕了。幸亏我在,这小子够顽皮的。”靳仁笑着对身边的村民说道。

    这,这是怎么说的?我怎么都接触这么些老人啊,义父是这样的,咋族长爷爷也这样,这也太靠不住了。龙阳心里那叫一个哭笑不得,实在拿这些老顽童没有办法,张了张口,又无可奈何的闭上。

    大家都过来和龙阳说句话,无非好好休息,注意休息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直到大家全部离开,靳仁才乐呵呵的走进屋内,学着龙阳的样子,冲着龙阳竖起大拇指。龙阳气的将脸转向里面,没有理这个厚脸皮的族长。

    “嗨,小子,你脾气涨了,看你消灭女鬼的面子上,老头我不和你置气。”靳仁坐在龙阳的床上,伸手掏龙阳的腋窝,龙阳憋不住,哈哈大笑,在床上滚动。

    看到龙阳实在笑不动,靳仁才住手。

    “龙阳,你那是啥招啊?我只见一道白光,女鬼没啦!哈哈,你小子厉害!”

    女鬼解决了,靳仁的心事也就解决了。他心里很高兴,忘记了自己的年龄和身份,只顾着和龙阳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爷爷,您别笑,女鬼没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啥?!”

    靳仁一下子愣住,瞪大双眼,盯着龙阳。忽然又笑起来,指着龙阳说:“你小子又逗我老头子玩,我当时看到你眉头的白光一闪,我就安全了,你是不是看不得老头子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龙阳郑重的点点头。看到龙阳一本正经的样子,不像是在开玩笑,靳仁不再轻松与兴奋。

    “那,那,那”靳仁缓不过劲,连说了好几个那字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我当时哪来的能力,也不知道眉心怎么发出奇异的白光,我只是见到你有危险,着急救你就跑过去了,后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醒来就躺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女鬼呢?”

    “那个女鬼应该受到不小的伤害,短期内不会出来作恶,不过她没死。况且鬼怎么会死呢,只能转世或消散。”

    以前龙阳听靳山讲过鬼魂的事。鬼魂其实就是一个能量体,或许有执念、或许有冤屈、或许他自己不愿意离世,才会存在于世上。一般来讲,鬼魂也很少出现。这个鬼魂一定有冤屈,龙阳确定。

    “哪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靳仁急的团团转,龙阳也差点又被转晕过去。

    “族长爷爷,您停下,您再想想,您还有什么没有告诉龙阳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告诉你了,别的没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您再想想,您还以前还探听到什么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探听什么消息,我跑到县公社啥都没打听到。就是遇到一个看大门的,胡说了些,不过他知道这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龙阳听到后,立刻从床上爬起来,拉住靳仁的手,让他细细的将经过讲给他听。

    “族长爷爷,我感觉这个看门的老爷爷肯定知道什么。您想想,县公社的人里面也有老人,为什么他们都不知道里面的情况,而这个人却知道的那么详细,您觉得不奇怪吗?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,还真是。哎,我怎么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“快,我们快去找他!”

    龙阳下床穿上鞋就要出去,却被靳仁一把抓住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外面,都啥时候了!”

    龙阳看向外面,早已经天黑,不禁挠头直笑。

    “明天咋俩一起去!”靳仁笑着把龙阳推到床上,自己也回屋睡觉了。

    女鬼红袖受到龙阳的伤害,近期不会再出来扰乱村民的生活,也没有危险发生。可龙阳还是睡不着觉,自己的眉心怎么会发出一道白光呢?龙阳摸着自己的眉心,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直到把自己的眉心摸得生疼。

    龙阳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很差,实在也抗不住疲乏的几番冲击,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。睡梦中,龙阳看见了一副画面,久远的画面,难以忘怀的画面。

    画面里像是阳间也像阴间,有人也有鬼魂。一个古装英俊的中年男子站在高山之上,傲视天下。大地怨气升腾,鬼哭狼嚎,如人间地狱。人类坚守在山峰上,抵御着鬼魂的攻击,一批人倒下,一批人又顶了上去。山顶的人大喊一声,惊天动地。只见他的身形微动,已经幻化出千千万万个身影,与鬼魂战斗到一起。与之接触之鬼魂,即刻消散,化作一道道能量聚于山巅。顷刻间,近万里已无鬼魂存在,可万里之外,又有无数的鬼魂聚结。山顶男子四顾天下,仰天长啸,右手深按眉心处,只见凝聚一团刺眼白色光团,轰然爆裂。天地间一片亮白,不可视物。当白光消散时,世间只剩人类,而山巅之上的男子也随之消失。

    睡梦中的龙阳,双手也不断挥动,仿佛也在战斗。当他看见白色光团爆裂时,不由得流出眼泪,像是亲人的离去。眼泪湿了枕头,龙阳不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