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四十五章 一泡尿惹的祸
    听到族长的解释后,众人互相看看,虽然有点小疑惑,但是怎么可以不相信族长的话,一副原来是这样的表情,纷纷离开。

    看到众人逐渐离开,靳仁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应对村民的事情已经蒙混过关了。可今天晚上再发生意外呢,那个女鬼再出来作乱就全漏啦,靳仁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龙阳坐在院子内的凳子上,装作若无其事,其实他的心里正盘算着今晚该如何应对。要应对这样的事情,他心里也没底,知己知彼百战百胜,先了解情况再说。想到这里,龙阳迅速赶去靳二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此时天还没有黑,但是靳二的房间却门窗紧闭。附近的村民家开始准备晚饭,他们因为族长的话,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龙阳轻轻的推了推门,门没有栓,吱呀的一声闪开一条缝隙。趁着屋外透出的亮光,龙阳看见屋内的一张床。屋内也仅有一桌一床,其他没有任何家具。

    床上躺着一个人,应该是卷缩着一个人,脸向着墙面,正在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龙阳打开房门,走到床前。

    “二爷爷,二爷爷。”

    龙阳喊了几声,没有得到回应,床上的人抖的更加厉害,伴随着手脚摩擦床面的声音,嗤嗤的响。

    龙阳轻轻的走近床边,用手扳过靳二的身体。

    突然,龙阳往后猛的退出好几步,被看到的情况惊吓住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煞白煞白的脸,眼睛无神,头发蓬乱,头缩在衣服领子里,不敢见人。

    “二爷爷,您这是怎么了,你看看我,我是龙阳。”

    龙阳试着再次走近靳二,随着龙阳的慢慢靠近,靳二不停的向着床里缩着,嘴里啊啊的叫,双手不停的摆动。

    “您别怕,您仔细看,真的是我,我是龙阳。”

    龙阳向侧面走动,让屋外的光照到自己的脸部,以便靳二清楚的看见自己。

    床上的人试探着露出头来,紧张的看着站在自己床边的人,一而再再而三的观察。突然靳二哭出声来,一把抓住龙阳的手,紧紧的,指甲已经掐入龙阳的手面。

    龙阳被抓的直歪嘴巴,但又不敢出声,怕再次吓着靳二。

    好半天,靳二才停止哭叫。龙阳倒了一碗水端给靳二,靳二一口气灌了下去,呛的趴在床上拼命的咳嗽。

    “二爷爷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龙阳坐在床边,试着询问。

    “有鬼,有鬼!”龙阳刚一开口,靳二立刻爬到龙阳身后,把身体藏在龙阳后面,用手指向门外。

    “二爷爷,大白天哪来的鬼?没事,没事。”

    龙阳像哄孩子似的将靳二从身后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您看,外面是不是天正亮着。”

    靳二哆哆嗦嗦的看向门外,好像有点缓过神来。这时,龙阳突然想到自己的预先准备的绝招,从怀里掏出一小瓶酒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龙阳拔出橡皮塞子。

    当瓶塞拔出的那一刻,靳二嗅着鼻子凑了过来,好像换了个人。他一把从龙阳手中抢过酒瓶,美美的闻上一下,咕咚两口喝光酒。

    “还有吗?”靳二问道。

    咦!这酒还真是管用,靳二竟然开口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喝酒可以,还有,但是你能讲讲你到底发生了啥事,能和我说说吗?”

    靳二听到龙阳的问话,又开始害怕,但是比刚才好上很多。

    “这事要从那天晚上说起,其实就是一泡尿的事。”

    靳二开始讲述他的遭遇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靳二在县城的一个喜事上喝喜酒,喝的不少,因为酒好。来到县城居住,虽然是郊区,也是县城的郊区,靳二就寻思着到县城转转。下午的时候,靳二就到了县城里,无论是房子,还是东西,全都让人眼花缭乱。靳二可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场面,傻傻的看了一下午。他也想买点,可兜里没有钱,就是吃的也买不起。

    眼见天色已黒,还是赶紧的回家,看谁家有做好饭的,还能厚着脸皮靠上一顿,说不好还能整上一口。心里想着吃喝,靳二心里也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刚走过了两条街,靳二就被一阵吵闹声吸引住。这附近有一家办结婚喜事的,里面人来人往,祝贺声、叫好声响成一片。靳二本来想路过就算了,但是飘出来的那股酒香味道实在太诱人,脚已经不听指挥,不由自主的走到人家门前。办喜事有个习俗,来到门前都是客。另外,靳二为了逛县城不掉身价,换上自己过年才舍得穿的衣服,也是家里唯一一套拿得出的衣服。看靳二这样,人家以为是来祝贺的,就给带了进去,其实就是半请半就。

    靳二啥时候见过这样的场面,这样的菜,这样的酒,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。可是靳二也不敢太过于造次,毕竟自己是假冒的,他跟身边的人也说着话,说什么郎才女貌、天作之合之类的话。喝喜酒的人多,哪有都认识的,一来二去,靳二就适应了这里的环境。再加上这种混吃混喝的人嘴都巧,说的大家都乐呵呵的。

    酒宴开始,靳二频频敬酒,敬的次数多自己就喝的多,他心里是有数的。可酒喝起来就没数了,靳二坚持到最后,把别人杯里剩下的半杯酒灌进肚子,才晃晃悠悠的离开。

    “这人是谁啊?怎么以前没有见过?”

    “这人真馋,连别人剩下的半杯酒都喝!”

    “现在啥人都有,别说酒鬼啦。”

    靳二已经离开,听不到别人的议论声。他一路打着酒嗝,一路晃悠着回家,还一边想着下回还能遇着这样的好事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靳二走超了两个路口,来到居住地的后面。看着身后隐约的灯光,靳二知道自己走错路了,赶紧往回返,也不管什么路不路的,奔着灯光去就对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股尿意上涌,反正黑漆麻乌的,靳二解开裤带就撒起尿来。

    “你尿我头上了!”一个女人的声音从自己脚底附近处传出来。

    靳二一下子酒醒了大半,低头一看,自己正对着一个井口撒尿,而声音真是从井口下传出来。

    “妈呀!”

    靳二抓着自己的裤腰就跑起来,三魂走了二魂,也不敢向后看。只听见后面又传来一句话:我会去找你的。

    靳二和龙阳讲述后,仿佛又回到当时的情形,吓得浑身开始哆嗦。

    龙阳终于搞清楚靳二撞邪的原因,看来这事,还真是一泡尿惹的祸。

    对了,还有娜娜。

    娜娜到底是怎么回事?龙阳赶紧离开靳二的房间,一定要在天黑以前搞清楚里面的原因,不然,今晚的事就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