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四十四章 借口
    今天最好的消息,就是《鬼警》进入强推榜1感谢!清风再努力!

    靳仁蹲在学校侧的石头台阶旁,闷闷的抽着老烟叶,熏得自己都不住的咳嗽。可还是拼命的抽,想抽出心中的烦恼。

    这个看门的,脾气还蛮古怪的,装模作样,还以为有什么解决的办法。这倒好,说了半天,自己还不是躲起来,真是政府大院呆多了。

    靳仁一边抽烟一边想着看门的老人,感叹着世间人的古怪离奇,自己不禁苦笑几声。

    “当!当!当!”

    学校的放学铃声终于响了起来,孩子们列队走出学校,嘴里唱着《社会主义好》的歌曲,整整齐齐,朝气蓬勃。

    靳仁站在台阶上,仔细的看着孩子们的队伍,生怕漏过龙阳。这孩子太自立自强,错过了他,他自己就能走回去。记得在山村的时候,龙阳就强硬的要求自己走回山村,拒绝他的接送。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靳仁明白孩子的心思,就是不想麻烦自己,这孩子太懂事了。

    靳仁也有两个儿子,现在已经成家,他们小时候不这样,都是大人宠出来的。宠归宠,现在也没见得有什么出息。

    “嘿,龙阳,这里。”

    靳仁不断的向队伍里的龙阳招手,龙阳也看向靳仁,直到老师说解散,龙阳才跑向靳仁。

    “族长爷爷,您怎么又来啦,现在这么近,您不用担心。”龙阳高兴的看着靳仁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龙阳不反感靳仁过来接自己放学,他很高兴有人来接。五岁失去父亲,现在又失去母亲和义父,龙阳也渴望有人疼有人爱,哪怕是族长这样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您老都这把年纪了,要好好休息才对,龙阳长大了,不用您来接我,您以后别来吧。”

    不待靳仁接口,龙阳又高兴的围着靳仁说开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!”

    靳仁笑着对龙阳的脑袋上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两人向着西郊的住处走去,走着走着,靳仁停了下来。他坐在路边的石头上,又卷起一个烟卷,点上抽了起来,也不说话,满面的愁容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想在孩子面前表现出来,但是这事让他不由自主的发愁。这回去该怎么解释,村民们可都等着自己回去给答案。靳仁扔掉手中咂的湿巴的烟头,又卷起一根。

    哎!

    靳仁左一声叹气,右一声叹气,搞的龙阳莫名其妙,直挠头发。

    “族长爷爷,您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啊,我不太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您不会到这里住水土不服吧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在哪学的这么多的词,一套一套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教的呗!老师还特别的照顾我,说我是初来乍到,要注意休息和饮食,别水土不服,呵呵。其实他们不知道,我是想念家才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龙阳在学校学习好,人缘好,可就是睡眠不太好。老师和同学们以为他到新地方不适应,其实他是想念父母才会这样。龙阳不说,师生们肯定不知道,才会以为他水土不服。

    “龙阳,我们又摊上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咋回事,又发生什么灾害了吗?我可没有听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自然灾害,也不是人为灾害,是,哎!”

    靳仁搓了把老脸,不知怎么和孩子说起这事。

    龙阳诧异,族长爷爷这是怎么了,磨磨蹭蹭,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您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住的地方闹鬼了!”

    靳仁终于憋不住,讲出了内情。

    “出鬼了!”

    “是的,这是真他妈出鬼了!”

    靳仁一开口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,从山崩开始,他就没有消停过,古怪的事情是一件接一件。现在好不容易安稳下来,又闹鬼,他由不住的开始骂娘。

    “族长爷爷,闹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女鬼。”

    “哪来的女鬼啊?”

    “我要知道哪来的,我就不用发愁了。我今天已经问了一天,谁也讲不出所以然来。我们靳村到底造了什么孽啊!”靳仁一边说一边拍着大腿,说不出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您能将事情的经过讲给我听听吗?”

    龙阳身具鬼眼,自小就能看见鬼魂,又经过近三年的学习,已经具备胆识和基本的能力。既然居住地闹鬼,何不检验一下自己的能力呢?

    听到龙阳的问话,靳仁将事情的详细经过讲给龙阳听,虽然指望不上龙阳能帮上忙,最起码让孩子知道这件事,提前做好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“这么古怪?”

    “是啊!大家都等着我回去给个结果,我才愁成这样,我回去怎么交代啊!”

    “族长爷爷,您别着急,您让我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靳仁惊讶的看着龙阳,又摇了摇头,一个孩子能有什么办法,安慰自己而已。

    “对了,族长爷爷,您就说哭声是最近的风声所致。至于娜娜的事情,你就托词说是附近有个精神病,是个女子,常常带小孩走,让大家注意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一个借口,哪能撑得住考究,撑死也就两天,大家就知道我是说谎。到时候,你让我这张老脸到哪里放啊。”

    “您尽管听我的,到时候我们再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靳仁思来想去,现在也只能先找一个借口把这事应付过去,实在也没有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好吧,也只能这样了。我们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等老少二人回到西郊的时候,村民们正等在靳仁居住房间的门前,等着靳仁探听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族长回来喽!”

    靳仁还没进院子,喊叫声就已经响起来。村民们着急和担心,这事没有结果,谁家能过安稳日子。一群人围住靳仁,把龙阳都挤到了院门外。

    “族长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族长,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族长,你问到什么?”

    大家你一言我一语,靳仁根本没有回答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大家静一静,你们这样成何体统,还给不给我说话啦!”

    听到靳仁的话,人群渐渐安静下来。靳仁环顾大家,面上不露声色,其实他心里也在打鼓。

    “这事我问过了。那个女子是附近的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,因为孩子丢失,所以疯了。她看见小孩就以为是自家的,所以带走了娜娜。第二,大家听到的哭声,其实就是最近几天风大,吹起屋角的空隙,发出呜呜的声音。第三,靳二纯粹就是喝醉酒造的,一整天疯疯癫癫的,大家也别在意。今晚大家可以睡个踏实觉了。”

    族长就是族长,龙阳只是简单的说个借口,靳仁就把借口说出一二三来。龙阳在外围听到后,也不得不佩服靳仁的口才。领导真不是一般人能当的啊!龙阳向着靳仁握拳,表示加油的意思。靳仁看到后,觉得脸庞发热,幸好年老脸皮厚,大家没有看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