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四十二章 诡异的姐姐
    龙阳在长大,《鬼警》在成长,清风在努力!感谢兄弟姐妹们无私的帮助和支持!清风无以为报,只有努力的码字!码字!没有上架,不占字数,清风再来一句:给个收藏!给个捧场!给个月票!

    村里的孩子们想到一个办法,给靳二灌进去一瓶烈酒,这家伙好不容易醉过去,睡了。

    靳仁安排两个人专门照看着他,生怕再惹出事端。

    不想提起的事情又出现,现在不得不面对。关键面对又有什么用,没有解决的办法。靳仁在院子里已经转了几十圈,把身边的四个老人的眼睛都转花了,有个老人承受不了,直接晕了。真是不顺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,靳仁拿起水杯又重重的放下。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众人从县城工作后陆陆续续的回来,听说的靳二的事情都过来询问,问的靳仁焦头烂额,仓促着应付,模糊的搪塞。

    好在靳二平常就疯疯癫癫,众人都不太在意,靳仁总算对付过去。

    当村民归家休息的时候,靳仁来到靳二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嗯,嗯!”

    靳二还没有醒酒,嘴里还在嗯着。靳仁看到这种情况,无计可施,坐在房间唯一的凳子上。桌上的煤油灯只有豆大的光亮,靳仁挑了灯芯,让房间亮了些许。

    看靳二一时半会也醒不了,靳仁决定离开。他心想,我明天再好好敲打敲打他,到底发什么邪。想到这,靳仁起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靳二一下坐了起来,对着靳仁诡异的一笑,双手拈起兰花指,对着靳仁狐媚的一指。

    昏暗的灯光下,靳二的举动让人寒毛直竖,只见他晃着脑袋,嘴巴一张一合,渐渐的唱念出声来。

    孤灯夜下

    我独自一人坐船舱

    船舱里有我杜十娘

    在等着我的郎

    忽听窗外

    有人叫杜十娘

    手扶着窗栏四处望

    怎不见我的郎

    啊~~~

    郎君啊

    你是不是饿得慌

    如果你饿得慌

    对我十娘讲

    十娘我给你做面汤

    靳二的嗓音沙哑,伴着无来由的杜十娘唱段,把靳仁吓住了。靳二唱一段哭一段,哭一段唱一段,没完没了,靳仁也不敢贸然离开,心惊胆战的看着听着。

    “族长,族长!”

    靳二突然倒在床上,停止了唱念,没有声息。

    门外传来叫喊声,打断屋内的惊悚,打破了房间的诡异气氛。

    “族长,你怎么到靳二这里也不点灯?”

    屋外的村民拿着火把推门进来,照亮靳二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有灯,有煤油灯。”

    等靳仁回头看的时候,桌上的灯并没有亮。细看,有灯,没灯芯。

    “我们找您好长时间了,要不是有人看见您过来靳二这边,还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靳仁这时候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,也无法说,难道自己也着了道?

    “你们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三爷爷的孙女娜娜找不到了,我们大家都在找,你快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三哥的孙女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走,快走!”

    靳仁顾不得这边的古怪,也忘记刚才的心惊肉跳,快步跟随着村民出去。

    当他们离开房间的时候,靳二的嘴角微翘,似笑不笑。

    “三哥,娜娜呢?”

    “刚才还在门口玩,可一转眼就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找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找了两遍,没有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全村的人都去找,扩大范围,找遍能找的地方,快!多点火把,不要遗漏任何一个角落。”

    靳仁立刻吩咐村民,大家慌忙的出动寻找。

    靳仁陪着痛苦的老人等待消息,老人不停扯着自己不多的花白头发,懊悔着自己没有看住小孙女。其实不怪他,是他自己埋怨自己。谁知道一转眼的时间有多长,其实就是一转眼,孩子就不见了,怪谁,谁带孩子怪谁吧。

    西郊房屋外不远的地方,一口老井,七岁的娜娜正坐在井口边的石头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叫红袖。”

    “红袖,奇怪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红袖添香,你还小,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住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无家可归啊?”

    “我有家,你到我家住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住你家,哈哈,你们现在住在我家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是有家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以前的家,可现在这里才是我的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不害怕吗?”

    “害怕啥,我不害怕。你害怕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害怕,我爷爷让我不要害怕,因为没有什么好害怕的,他常常这样说,我也不懂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陪我,我就不害怕了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,我还要陪爸爸妈妈和爷爷,我可以经常来找你玩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过来陪我玩一会,来啊,来!”

    娜娜听到话,一步一步走向井边。

    “娜娜!娜娜!”

    村民们奔走向老井附近,娜娜突然清醒过来,向着人群跑去。

    “娜娜,你怎么跑到这里来,你可急死大家了,快回去,你爷爷都急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娜娜和村民一道回去,她回头看向老井那里时,一个古装女子的身影站在水井里,露出上半身,笑着和她挥手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,你跑那里去了,你要急死爷爷!”看到娜娜平安归来,老人激动的一把抱起孙女,眼泪这才涌出来,不住的用手抚摸着孙女的头发。

    等到祖孙平静下来,靳仁才有机会问明缘由。

    “娜娜,你怎么跑那么远,谁带你去的?”

    “是一个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姐姐,谁家的姐姐?”

    众人这时候还以为是村内的女孩带娜娜出去玩耍的,定要问出是谁家的孩子,要好好教育一番。

    “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姐姐,穿着古装的衣服,头上戴着珠钗,好美!”

    娜娜的一句话,让在场的人集体打了个寒颤。大家都联系到最近女人哭声的诡异事情,不由自主的害怕起来。有几个胆小的赶紧跑回了家,看看自己的孩子在不在家。

    靳仁也联想到靳老二的异常,老二刚才也是装成一个女人。这应该不是巧合,看来这片房子有问题,以前住在这里的人有问题,靳仁迅速下了一个结论。

    渐渐的,离开的几个人陆续回来,不只是他们一个人,还有他们的女人和孩子,看着靳仁,看得他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咳咳,这样,大家今晚先拼着住,人多好照顾,我明天想想办法,了解了解情况。”靳仁清清嗓子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村民带着无助的眼神离开,三五人成群。今天夜里,两三家合住。

    靳仁与村内的老人坐了一夜,谁也没有心思睡觉,更没有人多说一句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