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四十一章 夜半哭声
    (求收藏!求捧场!求月票!)

    靳村村民的生活已经基本安定,人心基本安定。

    在县公社的安排下,部分的村民也被安排了合适的工作。靳仁看着大门口戏耍着的孩童,露出久违的笑容。

    龙阳还在学校寄宿,但是现在他不用一个月回家一次了,可以一星期回来一次。目前虽然没有母亲的照顾和师父的教导,但是他不缺少亲情的照顾。

    “龙阳,拿几个鸡蛋,上学别饿着,以后我家孩子也要到学校上学,和你学习。”二婶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二婶。”

    “龙阳,星期了到我家吃饭,大娘给你包饺子,肯定和你妈做的一样好吃”大娘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大娘!”

    “龙阳,跟我下馆子,咱爷俩喝一杯!呵呵。”隔壁爷爷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爷爷!”

    “老头子,你就不能教孩子点好!龙阳别听他的,好好学习!”隔壁奶奶说。

    “我上学去了,大家再见。”

    龙阳离开了西郊的老房子,他走了一段路,回头看去,一脸的幸福。

    靳村的人来到县城西郊居住已经有一个月了,大家慢慢适应县城的生活,也渐渐淡忘离家远走的忧伤。其实不是有意与刻意,只是大家不愿意提起,只有在夜里,还深深的想念与回忆。

    日子如水,生活如书。一波一波,一页一页。有时候风平浪静,有时候波澜起伏。

    “他爸,我昨晚听到有人在哭,你听到了吗?”女人边做早饭边说。

    “胡说,我怎么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男人忙了一整天,回家喝点小酒,呼哈大睡,雷打不动,雨下不知,他不理会也不相信女人的话。

    “他爷爷,你昨晚听到什么声音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“有男人有女人还有孩子的哭声。”

    “隔壁的又闹仗了吧,你改天去劝劝,我们都到这个份上了,还闹!在山村的时候就喝点酒闹,现在还不安分,要闹个啥时候,这两口子。”

    老头老太太一问一答,把问题就揭了过去。

    又过了些时日。

    “族长,我们这段时间好像都听了些不应该听的声音,不知道你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终于有一天,村里的靳二找到了靳仁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尽管胡说,你有那句话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真的,寡妇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打你,你又听寡妇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,您老就这么瞧不起我,我虽然喝点,也不至于做这下作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干过正事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说的你们都不信。我说龙少云消失的那天,我看见山顶出现红光,你们不信,说我胡说。现在还不相信我,哎,我多嘴!”

    靳二说完晃晃悠悠的走了,又喝了不少。

    醉鬼的话不可信,可龙少云消失的那天,山顶出现异常是事实,因为靳仁也见过,就在靳芹与靳山消失的那天。

    难道这老二说的话是真的?靳仁也琢磨不透,他决定查一查。

    靳村目前处于非常时期,财务、食品、日常用品都统一管理分配,一周一汇总,一分配。

    又到大家集合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最近大家都比较辛苦,特别是出去工作的人,辛辛苦苦的劳动,为我们付出了很多,我们鼓鼓掌。”

    靳仁说完,带头鼓掌,村民们纷纷热烈的鼓掌。在外工作的人挺挺腰杆,他们很自豪,脸上洋溢着辛劳的骄傲。

    “还有在村内的妇女们,你们也做了好多女工,也换回了生活用品,你们也是有功劳的。”

    妇女们听到族长的话,也抬起了头,冲着自己的丈夫笑,意思是说我也为家做了贡献,为靳村付出过。

    “大家领完生活用品,就各自回吧。老人们留一下,我有事商量。”靳仁说完就沿着院子走了进去,他的身后是村内仅存的四个老辈分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几位老哥哥,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吧,我们这把老骨头还有什么不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之所以要你们留下,是有重要的事情商量,而且不能给其他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=”

    四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你看我,我看你。靳仁看到他们的表情,已经基本知道了情况。

    “三哥,你说。”

    被叫做三哥的老人皱起了眉头,因为他就是那个被老太太问起的老人。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是隔壁两口子闹仗,可现在他也拿不准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我听老太婆说过,也听小辈的提起,你说这半夜的是谁在哭?”

    “三哥!”

    旁边的老头用胳膊拐了一把,用眼直瞪。

    “事情已经发生了,瞒也瞒不住,早说比晚说好。四弟,你也别提醒我,就我们几个老人,有什么话就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!我也听孩子说了,不想扩大这事,怕孩子们害怕,毕竟我们山村的事已经把他们吓住了。”被称为四弟的老人叹了口气,猛吸口旱烟,低下头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看来大家都已经知道这个事,那我们就商量一下怎么办吧。”

    靳仁看到其他四位都不再说话,闷闷的抽着烟,他也不避讳,直接说出重点,商量对策。

    “虽然有这种怪异的现象,但是也没有什么危害,我想应该没有什么。哪怕有什么,我们还怕什么,顶多用我们这把老骨头顶上。”

    “三哥,还没有到这个份上,我就是怕以后有什么?”靳仁听到三哥的话,也知道大家在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看大家也没有啥好办法,首先我们哥五个先把这事按下来,平时的时候大家注意一下,也侧面的问问孩子们,收集一下情况,我们就以不变应万变。”

    靳仁看到大家没有好的意见,自己也没有好主意,只好先以安抚为主吧。几个老人没再说过多的话,各自回各自的家,但每个人的心里都像又压上一块重重的石头。

    几天过去,事情终于捂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靳二疯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?”

    “靳二,靳二爷疯了!”

    当几个妇女在房门前边做手工边聊天的时候,靳二大喊大叫着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,呵呵,有鬼!有鬼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别杀我,别杀我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呵呵!”

    靳二一边跑一边说着糊里糊涂的话,一会哭一会笑,一会坐在地上,一会躺在地上,没有停下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快来人,把他按住,别让他乱跑。”

    靳仁闻声出来,立刻吩咐村内的人控制住靳二,防止出现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坏人,你们都该死,呵呵,我不会放过你们!”

    靳二口里不住的叫唤,好几个人费尽了力气终于按住了他,可是他还是不停的叫喊,说着莫名其妙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会有报应的,迟早的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报应就来了!”

    “快了!”

    众人身下的靳二很不老实,不住的扭动着身体,挣扎着要爬起来,双手不停的抓着地面,痛苦的叫喊,仿佛受到什么酷刑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