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四十章新地方新生活
    (求收藏!求捧场!求月票!)

    县城西郊,县城人遗忘的老城区,坐落着遗弃的房屋。

    龙阳和靳仁来到以后将生活的地方,很满足,很满意。山村的房屋是石头垒成,没住过砖瓦结构的房屋,这最起码是砖瓦房。

    最中间是三里三进的房屋,以前最起码也是地主老财居住的地方。两边是几十间小瓦房,也很坚固。最不济的就是好像荒废了很长时间,荒草围满了房屋,蜘蛛网挂满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龙阳,这就是县里安排我们以后居住的地方,虽然有些荒凉,但是比我们村庄好上很多,比我们没有地方住强多啦!”靳仁很满足这样的安排,现在的村民一没有吃二没有住三没有生活来源,走一步算一步吧。

    “是比我们以前住的地方强,但是也没有强多少,族长爷爷,您有没有想过以后怎么办?”龙阳自上学以来,见过城里的建筑与城里的生活,他现在担心的不是住的地方,而是村民以后的生活问题。

    “县里已经答应,安排有能力的人进工厂工作,尽量解决大家的生活问题。等他们都进城,我才能算安心,也算给老族长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在靳仁的心里,现在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,别说保住山村的信仰,能保住大家的生活已经是他最好的愿望。

    “族长爷爷,我知道您不容易,现在的房子不多,不用给龙阳安排房子了,我和您一起住,给大家多腾出一个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咋那么懂事。”

    靳仁感叹龙阳的懂事,也佩服这孩子的心气。

    “你的心思我明白,哪怕你不要,我也要给靳山留个房间,我不能让他一直没有个家。这个房间就你住了,等你义父回来,你们爷俩一起住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龙阳痛快的回答到。他希望义父能及早回来,那样母亲也能快点回来,万一能带来父亲的消息呢。龙阳虽然不确定母亲与义父此去的原因,但是他能猜出七八分。母亲不会平白无故离自己而去,除非为了父亲。

    为了不耽误龙阳的学习,靳仁送龙阳回了学校。

    靳村的绝大部分人都没有离开过村庄,没有离开过世世辈辈居住几百年村庄。在离开的时候,村民们都跪离山村,但现在跪的已不是村庄,而是一片山石地。

    三天后,靳村的百十号人都来到了县城西郊。远离山村的情绪已经稍微收拢了好多,有了居住的地方,大家心里更加安定些。

    “族长,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村民们没有着急找自己居住的地方,祖辈的规矩告诉他们,有事情找族长。他们没有争着选房子,没有争着抢生活用品,他们在等着族长的安排,没有顾及县里领导的安排。

    “大家静一静,我们先请县里公社的领导讲一下,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靳山一句话,全体安静。

    平县公社的领导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,从面相上,大家可以看出这也是一个穷苦出身的人。朴素的中山装,已经布满补丁;千层底的布鞋已经露出了白布,花白的头发和胡须透露出岁月的沧桑。

    “同志们,乡亲们,我们的困难不过是一时的,县公社已经安排好你们的生活用品和食物,大家尽管放心,有我们吃的就有大家吃的,大家放心。另外,大家已经失去了基本的生活资料,我们会满足大家需要的一切。另外,我们也要开展自救,县里为了大家做了好多工作,你们也不能闲着。比如你会修理,我们就安排你去做修理工;你会手工,我们就安排你做手工,你会磨刀我们就安排你磨刀,哈哈,总不能让大家闲下来嘛!吃白饭的事情不是我们山里人做的事!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会手艺,我们能自己养活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这次让领导为了我们操心,我们不能给领导惹麻烦,大家说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领导,我会补鞋!”

    “我会嫁接果树!”

    “我会手工!”

    “我会磨刀!”

    “我会拉磨!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那是驴!哈哈哈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村民们一阵大笑,忘记了目前的苦难。说会拉磨的人蒙着脸,蹲在一旁,连身边的妇女也连拉带扯,让他不敢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大家都会手艺,我会尽快安排好。但是目前你们要先稳定下来,我给你们半个月时间,半个月之后,你们就要出来工作了,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靳村的村民齐声答应,他们把心里的哀伤埋在深处,把困难不放在眼里,把对生活的态度表现在现实中。

    公社的领导亲自安排物资的运输与落实,一直忙到深夜才离开,是被村民们劝着才离开。

    村民们还是没有各自离开,因为他们领完生活用品以后,全体开始打扫所有房子的卫生。男人们整修房子,女人们打扫每个房间,孩子们也没有睡觉,帮着收拾零碎。

    一直到凌晨,几十间房屋大体收拾妥帖,大家又集中到中间房屋的门前,他们在等着族长的安排。

    “大家看到了,这房子虽然老,但是比我们以前山村居住的房屋好了太多。我们靳村虽然经受意外的灾害,但是我们的人心没有变,人心没有受灾。”

    靳山站在房门前,环视着灰头土脸的村民们,坚定而又坚决,心喜而又满足。

    “我身后的房屋是目前这里最好的房子,一共十二间,给村内的老人居住,不包括我。另外,这十二间里我要两间,一个留给龙阳,一个留给靳山,不知大家有没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族长您尽管安排,我都累了,眼睛都睁不开了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还是那个说会拉磨的粗壮汉子,他忙着收拾房子,已经累的躺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拉磨累了吧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全村人又禁不住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族长,我们听您的安排。既然您说了,我们都听您的。那剩下的房间我们就住下喽!大家睡觉啦!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一句话,村民们纷纷冲入剩下的房间,开始占据他们以后生活的一副三分地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挣好房间,挣好位置,是他们太累。历经山村的巨变,他们失去了村庄,失去了家园,失去了一辈辈祖居的地方,他们没有哭,没有失去信心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现在需要睡一觉,暂时忘却心里的苦痛与悲伤,因为明天,他们要开始新的生活。

    夜已深,烛已熄,人已睡,心未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