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三十八章山崩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龙阳早早起床,认真清扫着家中的尘土,特别是母亲的房间,龙阳打扫了三遍。接着,龙阳又来到靳仁家,将靳仁家门口打扫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啊,龙阳,你怎么起的那么早,还帮我打扫卫生帮我干活,快停下。”

    靳仁起床后看见龙阳一脸的汗,正堆砌着他家门口的木头。

    “没事,族长爷爷,以后家里的活我包了,但是我每个月只能回来一次,能帮的也就一两天,您老歇歇吧。”龙阳笑着说,又接着干活。

    “哎哟,我的小祖宗,你可别累坏了身体,你要好好学习才是主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龙阳的小脸已经涂成了花脸,傻傻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来来,快到屋里休息一下,我马上让老婆子做饭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做饭,让我来做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做,你来,我和你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龙阳拿水瓢咕咕的喝了几口水,顺手也把脸洗了下。

    “来,孩子,你妈临走前已经把你学习生活的费用都给我了,你不用这样累,我可不是让你还债的。你这样的干活,让人家看见还不笑话死我。”

    “族长爷爷,您想多了,我在家也是这样的。以后我在您家生活,有什么我能干的,您直接让我做就可以,不然我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话!爷爷我会让你干活做饭吗,你尽管放心吃,放心住,放心学习就可以,你这样做我才不习惯呢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龙阳不好意思,习惯的挠挠头。

    “族长爷爷,你也别拿我当外人。龙阳是个孤单的孩子,您还是这样的照顾我。虽然有妈妈的嘱托,但是我已经不小了,不能给您添麻烦。上学的时候是您送我去的,放学的时候又是您去接我,您年纪已经大了,龙阳可以自己去上学,自己回家,以后您老就不用去送我接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那么远的山路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您看我还小吗?”

    靳仁看着眼前的龙阳,这个孩子已经长大,浑身充满生机与活力。这个孩子已经长大,懂得为大人承担负担与责任。

    “好,就随你。”

    “族长爷爷,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我想和您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龙阳早前已经发现大山失去生机与灵气,当时他已经和靳山说过。这次回家,这种感觉更加强烈,隐隐的,他感应到有大事发生。

    龙阳说不清楚是什么事情,可以肯定不是好事情。龙阳鬼眼的能力一直没有彻底的发挥过,可预感一直没有出现过错误。

    以前是大拇指山失去生机,现在却是五个山峰都处于腐朽的边缘。以前的五座山峰是环绕山村、保护山村,现在的山峰是威胁,虽然不知什么具体威胁,但危险始终存在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山村存在危险,我不知道危险是什么,也不知道危险什么时候发生,但是我知道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,你说的危险会很快吗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感应应该是最近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真的!”

    靳仁一时怔住,回想靳山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族长爷爷,您已经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是,孩子,你师父,哦就是靳山已经和我提起过。没有想到你也这样说,看来我要提前准备了。好了,孩子,这件事情只能我们两个人知道,你先不要告诉其他人,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族长爷爷,既然我妈与义父将我交给您,我就信任您,我听您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天里,靳仁每家每户试着去试探村民的态度,结果是山村内的村民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山村。正如靳山说的一样,解释与劝说没有任何作用。这该怎么办?难道只能利用祭祖的时候吗?目前看来只有这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靳仁安排龙阳出山上学,并嘱咐龙阳安心学习,不要有任何心里负担。他还想交代一句,可话到嘴边又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想说:孩子,如果山村发生什么,你要独立的去生活,哪怕再大的事,都不要分心。族长爷爷会想办法,和村内的人一起去面对危险,解决困难。

    龙阳坚决拒绝靳仁的相送,自己背着书包去学校。上次出山上学的时候,背后相送的人是母亲,这次出山,背后没有人,却是整个山村。

    龙阳走后,靳仁筹划着山村一年一度的祭祖活动。他像每年一样,按部就班的部署着一切,可他的心里不平静,不踏实。

    农历九月九日,重阳节。

    重阳节,又称老人节,在每年农历的九月九日,是传统的节日。因《易经》中把六定为阴数,把九定为阳数,九月九日,日月并阳,两九相重,故而叫重阳,也叫重九。重阳节早在战国时期就已经形成,到了唐代,重阳被正式定为民间节日,一直沿袭至今。

    独在异乡为异客,

    每逢佳节倍思亲;

    遥知兄弟登高处,

    遍插茱萸少一人。

    重阳节的时候,是登高的时候。

    重阳节的时候,也是祭祖的时候,也是靳村每年祭祖的时候,也是靳仁最担心的时候。

    牲畜祭品、绽放菊花,一切都已经准备好。

    靳仁怀着虔诚与忐忑的心情带领全村人走向村外的墓地,一个大山之间的平坦高地处,一个大拇指山与小拇指山之间最宽阔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里是大山间隙最大的地方,也是唯一远离大山的地方。

    靳村真正的墓地在大山的背后,那里是历任族长的安息之处,其他的人死后都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跪!”

    随着靳仁的话,全村的人都齐齐的跪拜下来。靳仁跪在最前面,这时他却违背祖宗常规,偷偷站了起来,看向低头跪拜的人群。

    一家、两家、三家、、、、、

    对了,都来了,所有人都来了,靳仁的心放下来,重新跪在坟墓前。

    “起!”

    “再跪!”

    这次跪拜的方向是大山的山后位置,是历任老族长的安息处。

    “轰!轰轰!轰轰轰!”

    开始的声音不大,紧接着轰隆的声音越来越大,众人纷纷抬起头来,看向相距不远的大山。五座山峰仿佛朽断的木头,从山腰处开始折断,倒塌向中间的山村。

    巨石滚落,碾压着山脚的田地与树木,毁坏着世代居住的房屋,覆盖着山村人几百年的辛苦与劳作。顷刻间,山村已经被山石掩埋,留下一片巨石嶙峋。

    巨大的尘烟弥漫山谷,村民已经看不到自己的家园,看不到山谷内的任何生机。

    村民们惊吓住了,相互拥在一起,惊恐的看着山谷内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不知道何时,一声喊叫与哭声打破了不该存在的气氛,引起哭喊的风暴,老人孩子、男人女人哭喊成一片。

    靳仁大声的叫喊没有起到一点作用,人群乱作一团。他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,还是被眼前的祸事吓住,可是到了现在,他必须发挥族长应有的作用。

    靳仁跑到人群前面,站定。

    渐渐的,人群安定下来,也还有女人与孩子的哭叫声没有停止,但是男人们开始逐渐冷静。

    “大家听我说,山村已经没了,但是我们还在,你们忘记了吗!我们是谁,我们是靳村的人!是打不败的人!”靳仁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族长,是不是发生地震了?”

    “可能吧,大家镇定,无论是什么都已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好多人朝着靳仁走去,整齐的,没有被突发的灾祸彻底吓倒,他们是村内的老人与青壮年,接着是领着孩子或抱着孩子的女人。

    靳村发生巨变,毁掉了整个山村,唯一的安全地,就是这片墓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