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三十七章孤单的龙阳
    双十一,送给孤独的我们!再来一章!孤独的龙阳与孤独的光棍们作伴!

    终于到月底了,龙阳高兴的收拾着东西,自己衣服都洗好了,不用麻烦母亲。龙阳拿着这个月的测试试卷,一百分,他要带回家给母亲看。哈哈,回家真好。

    龙阳心里盘算着应该到县城里买点稀罕的东西带给母亲尝尝,虽然身上的钱不多,买几个应该不会被母亲指责。龙阳背着包离开了宿舍。

    刚出校门口,龙阳就看到靳仁站在学校门旁,赶紧跑过去。

    “族长爷爷,您来了,我妈呢?”

    “我来接你来了,走,回家再说。”

    靳仁带着龙阳走向回家的路。一路上,无论龙阳怎么询问,靳仁就是避重就轻,含糊的应付着。龙阳感觉到家里有事发生,加快了回家的脚步。

    临到村口的时候,靳仁让龙阳等会去他家吃饭后,背着手走回家去。

    龙阳没有仔细琢磨族长的话,因为他着急家里的情况又担心母亲,快步跑回了家。

    “妈!妈!”

    还没到门口,龙阳就大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门紧锁,母亲难道在地里干活?

    龙阳从门旁的石板底下取出钥匙,这是大部分山村人的习惯,这是龙阳家里放钥匙的老地方。龙阳看着手中的钥匙,已经有点锈迹出现。

    这?

    妈妈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吗?连钥匙都黏在石板底面生了锈?

    龙阳赶紧打开大门,又在院子的石磨下找出房门的钥匙,同样的生了锈迹。

    当推开房门的那一刻,龙阳心里产生不好的预感。桌上放着月饼,八月十五的月饼。

    龙阳赶紧跑入母亲的房间,一切整齐、整洁,与往日相同,又与往日不同。到底哪里不同?

    龙阳又跑入自己的房间,自己的衣服摆放在床上,自己的物品收拾的井然有序。

    龙阳又来到厨房,厨房内一尘不染,但是没有天天做饭的痕迹。家里的养的几十只鸡呢?家里喂的老母猪呢?龙阳记得自己上学的时候还有一窝猪仔呢?当时母亲还说等小猪仔长大后卖钱,要存着给龙阳上大学交学费。

    自己不好的预感已经上升,难道母亲出现了意外?龙阳想到族长靳仁的表现以及最后说的话,族长肯定知道详情。

    龙阳顾不得许多,发狂似的跑向族长家里。

    “族长爷爷,我妈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妈她、、、”

    “您说,我能承受的了,您尽管照实说。”

    龙阳表现的很坚强,无论什么结果他都能够承受,让靳仁也感到意外。靳仁坐在桌边,组织着语言该怎么向龙阳说这事,看到龙阳的表现,他放心许多。

    “靳芹外出了,要好长时间才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族长爷爷,您说实话,我妈妈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我说的就是实话,我这一大把年纪难道还骗一个孩子?”

    “妈妈外出了?我家也没有外地的亲戚啊?您还是没有说实话?”

    哎!我怎么摊上这个事,让我怎么和这么大的孩子说,靳山啊靳山,你可交给我一个难题。哦,对了。

    “是你师父安排的,你难道不相信你师父的话?”

    是师父安排的,那也肯定有事发生,不过应该没有危险,龙阳沉吟着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义父安排的,难道你也不相信?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我说了半天你不相信,一提到你师父你就信了。要知道这样,我就不费这么多的口舌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族长爷爷。”

    靳仁这才彻底放下心来,这个问题终于解决了,下面该安排龙阳的生活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以后在我家吃饭,我已经将房间收拾好了,你以后就住在我家里。另外,你以后交学费也来找我,靳芹已经将钱交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族长爷爷,吃饭可以在您家吃,但是我还住在家里,万一妈妈回来呢?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孩子怎么能单独住在家里,你不害怕吗?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吧,我不害怕,况且我也就住一两个晚上,我还要回学校上课呢。”

    龙阳告诉靳仁,今天晚上也不过来吃饭,明天早上会过来的,然后就自己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龙阳回到自己的家,此时就他一人,只有一人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怎么把义父忘了。哎,真是着急上火忘事多。”龙阳突然想起靳山,他安排母亲离开山村去外地,那他就知道原因啦。龙阳高兴起来,终于可以知道母亲的去向。

    龙阳再次离开家,直奔山顶。

    靳山搭的草棚依然在,龙阳赶紧跑入草棚。

    没有人,草棚内依旧乱七八糟,被褥、衣物到处都是,锅碗瓢盆满地都有。可这里也像很长时间没有人居住,桌子上一层沙土。

    “叽叽叽叽”

    几只野袍子从破旧的床底钻了出来,其中一只头上带着白毛。

    哎!原来是你们,你们都还在,你们也知道义父离开了吗。

    哎!龙阳怅然若失的走出草棚,难道义父和母亲一起去了外地,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离开的,到底去了哪里,为什么不告诉龙阳,你们难道不知道龙阳很想念你们吗?

    “龙阳,你以后一定要理解父母,孝敬父母。今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都要理解,因为他们也有难处,也都是为自己的儿女好。”

    一阵山风吹过,龙阳茫然的看向四周的群山,他突然想起靳山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。这是义父给我的暗示吗?

    绝对是的,龙阳心中肯定了自己的想法。既然义父和母亲一起,那他们两个人应该没有什么危险,只要他们安全,我就能等到他们回来的那一天。龙阳不想知道母亲是什么原因离开了自己,但是他确信是母亲为了这个家好,为自己好。因为义父说过,要理解父母。

    龙阳的心情再次放松下来,下山的脚步也变得轻快。

    龙阳吃了桌上的一个月饼,将剩下的两个小心翼翼的包了起来,放进自己房间的抽屉。他要好好保存这两个月饼,因为这是爸爸妈妈的。

    夜空的月亮已经不再圆,地上的龙阳一家更加不团圆。

    龙阳独自一人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头脑中不停的闪现着父亲、母亲、义父的身影,回忆着和他们相处的每时每刻。此时的龙阳是孤单的,可他的心里并不孤单,因为他有爱,有父爱、有母爱、有师父的爱,同时还有义父的爱,还有族长的爱,还有全山村人最朴实的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