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三十六章 失踪
    “您来啦!”

    看到靳仁走进家中,靳芹赶紧拉了条凳子给他。

    靳仁若有所思的看看靳芹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您快喝水,以后就麻烦您了。”

    靳芹将水端给靳仁,特意的向靳仁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没事,孩子交给我你放心吧,我会尽心照顾他的。”

    里屋的龙阳听到说话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族长爷爷来啦,放心,我长大了,在外面能自己照顾自己。”

    靳仁和靳芹相对苦笑。龙阳本来就不明白大人所说话的意思,还以为是照顾他在路上或者学校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收拾好了吗?”靳仁问道。

    “收拾好了。”靳芹答道。

    “收拾好就走吧。”靳仁说道。

    “再等等。”靳芹一把拉住龙阳,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看了又看。整整衣领,拉拉袖口,摸摸头发,擦擦脸庞。磨磨蹭蹭,蹭蹭磨磨,可就是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妈,您怎么搞得像生离死别似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龙阳这一句话,靳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猛的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妈,妈,您这是怎么了,是龙阳说错话了,您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龙阳不住的给母亲擦眼泪,不停的道歉。

    “孩子,没什么,你长大了,妈高兴,看着你的样子,我想起你爸了,妈没事。”

    靳芹怕露出马脚,赶紧止住哭声,也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快走吧,再不走的话,我们到县城就天黑了。”靳仁知道部分内情,再不走就穿帮了,赶紧催着。

    “妈,我走了。”龙阳向靳芹挥挥手,和靳仁一道离开了家。

    靳芹远远的跟在后面,一直跟到山村的村口,挥着的手挺在空中,久久没有放下。突然,她发疯似的向村外跑起来,一直跑到山顶,依稀的,她还看见龙阳一蹦一跳走路的身影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靳山来到她的身边,也静静的站着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啥时候来的。”靳芹用衣袖擦了脸上的泪珠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“您有话吗?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后悔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后悔。龙阳需要找到爸爸,我需要找到丈夫,我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等八月十五月圆之夜,你到山顶找我,我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还有二十天?!”

    “对,还有二十天。”

    “那龙阳不是还没有回来吗?能不能拖拖?”

    “一年有几个八月十五?我看这事情算了吧,你安心在家带着龙阳,抚养龙阳长大不是很好,何必自己找罪受。并且还害的龙阳要独自面对以后的一切,哎,他也是我的义子,我也心疼。”

    换做任何一个人在旁也听不懂两个人说话的意思,也只有两个人明白,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与龙阳再次相见。

    二十天,靳芹度日如年,每时每刻都牵挂着龙阳。好几次,靳芹决心到县城里去看望龙阳,又好几次狠下心来忍着没去,这不只是对龙阳的狠心,也是对自己的狠心。

    全山村内,龙阳是第一个出山村外念书的。本来是两个,狗娃死了,剩龙阳一个。

    靳芹牵挂着龙阳,龙阳也惦记着自己的母亲。

    龙阳在县城上的是平县初级中学,那时候的学校没有好坏之分,更没有现在的学区之分,更别提学区房这么高级与不合理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学校领导知道龙阳是从山村来的,而且是从以前的周兰班毕业的,在各个方面都给予了照顾。比如减免学杂费,免收住宿费,还给了学习津贴。

    龙阳在学校的学习生活很愉快,如久旱的禾苗贪婪的汲取着春雨,如饥饿的婴儿贪恋的吮吸着乳汁。龙阳勤奋学习知识,得到老师们的好评;龙阳豪爽以及开朗的性格得到同学们的认可。这一切都是龙阳的真实表现,大家喜欢龙阳,龙阳也喜欢大家。可当龙阳自己呆着的时候,时常望向家的方向,他在想着家里的母亲。

    自五岁开始,龙阳除了上学,基本没有离开过母亲,几乎天天和母亲生活在一起。龙阳是母亲的全部,母亲也是龙阳的全部。

    有一天夜里,龙阳哭醒了。自己从床上坐起来,那时他好想回家。不能让母亲担心,不能让母亲失望,龙阳又躺下,一夜无眠。

    八月十五到了,玉盘似的月亮升上了天空。靳芹仔仔细细的整理好家里的一切,将龙阳换洗的衣服叠的整整齐齐,摆放在龙阳的床上,抚平再抚平。

    桌上放着月饼,一小包,三块,三口人,一人一块。

    靳芹环顾着房间内的一切,从墙上到地面,从桌子到凳子,从屋里到屋外。她缓慢的关上门,上锁,拔钥匙,放在老地方。

    “快来,别误了时辰。”

    等到靳芹来到山上,靳山已经摆好了一切。

    山顶的巨石上摆放的是靳族的玉手杖,手杖的龙首部位对着天空的月亮,烁烁生辉,如真龙一般,似腾空而去。

    地上一个圆形的图案,分五角,每个角落放置着一块黝黑的石头。

    “大哥这是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龙少云离开那晚上后遗留下的图案和石头,我研究了那么多年,才将它们摆放正确与恰当。只是没有试过,不知道效果相不相同。”靳山一边说话,还一边围着图案转着看。

    “您当时看见少云离开的情形?”靳芹赶紧过去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时村里人不是说山顶有红光出现吗,确实是这样的。不过当我赶到时,我只看见地上的图案和散落的黑石头,我也不知是什么情况。经过这些年的研究,我发现这个图案应该是一个阵法,这些黝黑的石头应该是能量石。而且这个阵法应该与玉手杖配合使用才有效,玉手杖就是一个引导,有了它,我们才能去想去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照您这么说,龙少云的离开与玉手杖有关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与老族长有关?”

    “据我推测,确实应该与我父亲有关。”

    靳芹愣住了,她想不明白这其中的谜底,为什么与老族长有关,龙少云为什么会突然消失?

    看着靳芹愁眉不展的样子,靳山摊了摊手。“别看我,也别问我,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午夜,圆月正当空,一道月光顺着月亮飞速而下,透过玉手杖的龙头反射进入地面上的图案。五角的黝黑石头随着发出刺眼的红色光芒,笼罩圆形图案中的靳山与靳芹二人,形成一个半圆形的光团。

    “嗡!”光团的亮度达到顶点后迅即消失,图案中的二人也随之消失。

    图案内的石头暗淡、破裂、粉碎,图案也渐渐隐没,只留下岩石上的玉手杖。

    山下的靳仁心惊的看着光团的产生与消失,沉默的走上山去,收起了岩石上的手杖。

    手杖入手,微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