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三十五章 靳芹的考虑
    因为靳山的到来以及龙阳认义父的喜事,靳芹操办了有荤有素的八个菜,龙阳大饱口福,靳山过足酒瘾。

    一顿饭直吃至月升中天。

    龙阳已经困的不行,在酒精的作用下,早已经到床上呼哈大睡。

    “弟妹,你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我舍不得龙阳。”

    “这确实是个问题,但是机会只有一次,你还是要慎重。快到八月十五了,这几天你好好考虑考虑,我找机会和靳仁谈谈,看能不能将龙阳托付给他,让他照顾龙阳。另外,我也和龙阳打了预防针,让他多理解父母的难处。并且你们总归有再次相见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靳山离开了龙阳家,独自走回山里。

    靳芹走进龙阳的屋内,轻轻的坐在龙阳的床边,看着龙阳,一看一整夜。

    此时的龙阳正在酣睡,他不知道自己马上要面临着怎样的考验。睡梦中,他又见到了自己的父亲,看到自己一家人团聚,一起生活,一起欢笑。龙阳翻了个身,脸上是幸福的笑容。

    龙阳十一岁,已经小学毕业,现在正在假期之中。而目前面临他的问题就是上初中,上初中就要走出大山,因为山里只有小学校。

    “妈,我开学就要上初中了,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不用操心,妈已经和族长商量过了,送你到县城读书,不过你要在那里寄宿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要多长时间才能回家一次?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,那么长时间?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一个月时间长吗?你好好学习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时间过的很快,转眼到了龙阳入学的时间。

    靳芹收拾衣物,并给龙阳准备了干粮与零食。

    “妈,不用带那么多,我不是一个月回来一趟吗?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在外和在家不一样,多带点没有坏处。”

    靳芹还是不停的收拾着,突然她停止了动作,怔怔的看着手里龙阳的衣服,眼泪不住的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靳芹突然这个样子,可把龙阳吓的不轻。母亲肯定是因为自己独自外出上学,担心自己而哭的。

    “妈,不就是一个月吗?龙阳没有问题,您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龙阳故作轻松的说。他走到母亲面前,为母亲拭去眼泪。

    “是的,是的,是妈妈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靳芹说完这些话,自己都心酸。儿啊,你不知道,我们母子这次分别不是一个月那么简单,只要你不怪妈妈狠心就行了。

    就在前一天,靳山又找到靳芹,询问靳芹是否已经决定。其实靳芹已经考虑了很长时间,就是到了这个档口,靳芹还在犹豫。

    “事是你自己让我想办法的,我这办法想到了,你又开始犹豫。我老头子这辈子做的唯一对的事情就是没娶老婆,不然不折磨死人。”

    靳山急的团团转,他实在拿靳芹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大哥,就按你说的办,你和靳仁族长谈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,不是等你下定决心吗?”

    “那就定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但是这个办法不知道能不能成功,如果不成功,咱俩找不到人,别再搭两个进去,你要做好心里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您为了我们一家子都豁出去了,我还犹豫啥。在这里我先谢谢您,无论成不成功,我们一家子都要感谢您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,你这说哪里的话,我和龙少云是忘年交,又是龙阳的义父,别拿我当外人。既然你决定了,我就和靳仁谈。”

    当天晚上,靳山找到了靳仁。

    “靳山,你又缺酒喝了?”

    以前靳山缺酒的时候,常会到族长家里蹭,喝完还要捎上一壶,所以对于靳山的到来,靳仁丝毫不觉的意外。

    “不缺酒喝,我这次找你是有正经事要谈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要谈正经事?除了喝酒你还有什么正经事?”

    “靳仁,我以金氏第十七代血脉的身份和你谈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什么你听不懂吗?难道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没有和你交代过吗?”

    “你父亲?老族长?”

    靳仁惊讶的张大了嘴巴,好半天才合拢。老族长找到他时是和他交代过,说假如有一天有人找到他,承认自己是金氏第十七代血脉,就让他将族长之位转交给那个人。靳仁一直将这段话深深的埋藏在自己的心里,如果没有人来承认,他将永远隐藏到死,这也是老族长要求的。

    可这个人怎么可能是靳山呢?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怀疑我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只是没想到,没想到老族长还有后人,真是苍天有眼。”

    靳仁对着后山的方向跪了下来,三拜九叩。

    “这就好,我正好将族长之位让给你,你才是正宗的族长。”靳仁跪拜完之后站起来,来到靳山面前,仔细又仔细的看着靳山,像刚认识靳山似的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,你个老东西害不害臊,我也不是老娘们,有你这样看人的嘛!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,还不正经说话,还装傻子啊!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说,来找我到底啥事?”靳仁首先问道。

    “第一,我来不为族长之位,你继续做你的族长、、、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这个可是老族长交代的。”靳仁立刻截断靳山的话,坚持让靳山当族长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行,你就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靳山急眼,手猛的拍在桌子上。这一下子倒把靳仁给镇住了。

    “听我讲完,你继续做你的族长,不过你要做一件事情,就是把全村的人带离出山村。如果村民不理解你,你在祭祖的那天,利用祭祖的机会将村民全部集中在村里的坟场处,只有那里才能保证大家的平安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祸事来了。”

    靳仁记起老族长的话:带村民离开,有祸事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祸事?”

    “你别问了。第二,你将玉手杖交给我,我有用处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靳仁从院子进入屋内,不一会将玉手杖取出,递给靳山。靳山检查也没检查,顺手别在腰间,看的靳仁直歪嘴。

    “还有第三,以后龙阳就交给你照顾,无论如何你要照顾好这个孩子,不然我唯你是问。”

    “龙阳不是有他妈妈照顾吗?”

    “靳芹要离开很长时间,你也不要问原因,你答应不答应吧?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,可是这孩子要问起来呢?”

    “龙阳要问起来,你就说是我安排的,凭他的头脑,应该能够理解。还有,送龙阳上学的事情也交给你安排,他现在可是我的干儿子!”

    “干儿子?”

    “是,干儿子!”

    靳山说完,急匆匆的离开,剩下靳仁一个人迷茫的站在院子中凌乱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出来个干儿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