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三十三章 两年之后
    两年之后,龙阳十一岁。

    十一岁的龙阳身高近一米七,英俊的面孔上透出刚毅,稍瘦的身体中充满着力量。

    两年内,龙阳已经熟练掌握靳山教授的各种知识与技能,得到靳山的真传。虽然两年时间过去了,但是龙阳一直没有忘却心中几件重要的事情。父亲龙少云的离奇死亡,周兰老师死亡的疑点以及老族长的家族诅咒。

    两年的时间不长,可靳山越发显得苍老,话也越来越少。他好像一直在查探某些事情,常常独自嘀咕着,时而点头,时而摇头。直到有一天,靳山将龙阳叫到身边,和龙阳说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龙阳,老夫一生未婚,膝下无子,你是否愿意认我为义父?”

    “师父,这个”

    龙阳一下难以理解和接受靳山的提议,怔怔的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如师如父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师父。我要问你叫义父,这不是差辈分了吗?我应该先问问妈妈,看她什么意见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问靳芹,我已经和她谈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义父在上,受儿子一拜!”

    龙阳立刻跪在靳山面前,恭敬的磕了几个头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。”

    靳山接连喊了三个好字,受了龙阳的跪拜,眼睛里泛着泪花,用衣袖擦了擦激动的老泪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拜我为义父,有些事情就能告诉你,也算不违背族规。”

    靳山将龙阳拉了起来,溺爱的牵着龙阳的手,让龙阳坐在自己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我是老族长之子。”

    什么?!

    靳山竟然是老族长的儿子,龙阳震惊的睁大眼睛看着靳山,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这是怎么回事?什么情况,龙阳虽然知道靳山是个有隐秘的人,但是现在好像不认识了眼前的这个老人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一惊一乍的,你仔细听我说。我们家族是被诅咒的家族,自搬到这里一直受着生无安生,死不留尸的诅咒。就是因为这个诅咒,自我小时候就被父亲送到远方至交好友的家中寄养,远离靳村。父亲希望我离开靳村后能够躲避这个诅咒,可是事与愿违。在我二十岁的那年,父亲的朋友就因为离奇的火灾,全家丧生。父亲痛不欲生,悔恨不已,我也返回了靳村。但是父亲还是不认我,我也不与他相认。”

    靳山抬头看向山外的远方,脑海中充满回忆,离去的人不停的在眼前浮现。

    “因为这个事情,我就决定不再结婚生子,让这个诅咒不再延续下去。”

    靳山看向龙阳,接着说“你不用担心,你只是义子,没有我们的血脉,诅咒不会发生在你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义父,您这些年过的真不容易,龙阳会好好孝敬您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义父,您这些年在山上是怎么过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说苦也不苦,以此为乐吧,也落得潇洒自在。在我回来后的第二年,我父亲找到我,交给我一本家传的书,以后的时间里,我都沉浸在这本书的学习中,乐此不疲。我交给你的内容,只是这本书前卷记载的基础知识,以后你还有的学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后,靳山从怀中掏出用布包裹的一本书,书的侧面已经破损,但是很整洁。

    《探案纪要》,这本书是纪录探案所需用的知识以及各类案件的审破经验,另外其中还记录了一些离奇的案件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就将这本书转交给你,你要好好学习,妥善保存。”

    “是,义父。”

    龙阳小心的接过书,没有立刻翻看,将书揣在怀里,按了又按。

    不是龙阳不想看,他心猫爪抓似的想看看书的内容,可现在他还有重要的事情没有搞清楚,他还要听靳山继续的讲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很不错,人要有好奇之心,但不能有冲动的举动,你能稳住心思不急着看书,说明你戒的住好奇心。”靳山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义父,你别过分的夸奖我,我会骄傲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我夸奖你,像你在两三年内能熟练掌握这些技能,说明你已经是奇才了。就你身上的这些本领,能初步具有行者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嘻嘻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家族里为什么有这类的书?还有您怎么对鬼眼者这么了解啊?”

    “以前我也不了解,经过这么多年的查询,我也有了一点眉目。”

    龙阳心中的疑问,同样也是靳山多年的疑问,几十年过去了,靳山终于了解了一些,他不介意将这些告诉龙阳,因为龙阳现在是他的义子。

    “自从父亲去世以后,我经常去祖屋内,在里面找到一些有关家族来历的书籍和线索,我大致讲给你听听。”靳山打开酒壶,喝了口酒,在头脑中理了理思路。

    “我族姓靳,实则姓金。原是明初期的高官贵族,更是前朝的皇族隐脉。因为老祖宗的才学,在明成祖朱棣即位(1402年)后被委以重任。他曾随皇上多次北征,记载征途以及战争的事要。洪熙元年(1425年)明仁宗朱高炽即位,祖上被仁宗委派在承天门外审查并记录囚犯的罪状,所有法司审查重犯必须有老祖宗在场。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靳山也是满脸的自豪,痛快的喝下一大口酒。

    “后来更是不得了了,直接主持法司会审,历经无数大案重案,形成系统的审案判案的程序,也记录积累下大量丰富的办案经验,写下了这本《探案纪要》。”

    《探案纪要》是前人积累下的重要经验,虽然已经时代变化,但是这种记录与著作已经少之又少,其价值不可估量,龙阳又用手摸了摸怀中的书本。

    “义父,那接下来呢?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就有祸事发生了。老祖宗受理了一宗官员被杀案件,在审理过程中发现竟然与皇族内部的权力争夺有关系。此案越往深处查牵连的人越多,竟然牵连到太子与公主身上。老祖宗不敢隐瞒此事,据实向皇上汇报,皇上雷霆大怒,惩治了皇族内部的许多人员,大量的结党官员被斩杀。我祖上因为主持此案,引起皇族人员的集体迁怒。他们开始暗自调查我族的身份,不知用了什么手段,竟然查出我族是前朝皇族隐脉的事情,这无异于天降大祸。皇上闻听此事,非常震怒,下令对金族满门抄斩,诛十族。”

    靳山长叹一口气,当时的金姓家族肯定死了不少的人,他们才是冤死的人。

    “咦,义父,不是诛九族吗?怎么还有诛十族?”

    “有诛十族,这件事发自于明代方孝孺一案。诛十族是指诛父族四、母族三、妻族二,第十族就是弟子门生。”

    “明代的刑律真是残酷,连人家的弟子都不放过。那这里的血脉是怎么逃离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幸亏老祖宗前期有准备,又受到贵人相助,留下我们这直系一脉逃了出来。逃出后,我们就隐居山林,生活到现在,已经几百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已经逃出来了,为什么还受到诅咒呢?”

    “这事情说来又话长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靳山也是之后经过自己的查探和推测得到的结果,具体的情节他也不甚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