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三十二章 凉拌
    李村内的村民踪迹全无,对于发生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,靳山和龙阳也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棵老槐树上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红布条?”

    龙阳看见靳山沉默的注视着村内的老槐树,不知道此时在思考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是表达心愿的一种方式,李村应该每年都会举行这种类似祭祀的活动。举行祭祀的时候,全村人无论男女老幼全部参加。如果谁家有心愿,就会在老槐树上系一块红布条,让自己的心愿直达心中的神,期冀实现自己的愿望。”

    听到靳山的解释,龙阳好奇的看着这棵老槐树。这棵树有五六米高,两米粗细,龟裂的树皮,为数不多的枝桠,估计有近两百年的树龄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拜槐树?是因为它的树龄长吗?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槐树的槐字,它的写法,一个木加一个鬼。槐树为鬼木,越是树龄久远的槐树越能通灵,所以人们才会选择它为祭祀的对象。”

    “李村的人和这棵老槐树有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  龙阳实在想不明白,整整的十几户人家,怎么都不在村里?

    “应该有某种联系,虽然槐树是拜祭之灵,但是也少有人用。像李村的人全部不在村内,应该和某种祭祀活动有关,但是又不在村内举行,实在是蹊跷。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,回吧。”

    靳山说完,转身向村外走去。

    真是奇怪的村子,看来大山内的山村都有它的来历,神秘莫测。龙阳心里想着,跟随靳山离开了李村。

    没有找到周兰的死因,龙阳很失望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们还来吗?”

    “来,不过下次我自己来,你就别跟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村子有些门道,你还是少掺和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有危险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有些妖异离奇,没说就有危险,你这孩子。”

    靳山知道龙阳定然要跟着来,软磨硬泡、撒娇打滚,孩子的手段。自己赶紧快走了几步,拉开两人的行走距离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又来这套,怎么走那么快!”

    龙阳的小脸冻得通红,呼哧呼哧的跟在后面,一溜小跑,踩的雪地嘎吱嘎吱响。

    “你讲讲这李村到底有什么门道吧!”

    “门道嘛!就是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”

    靳山说完,就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“这说的是哪跟哪啊,您老就直说我不行呗,还拐着弯糗我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

    靳山大笑了几声,得意的背起手,嘴里还哼起了不清不楚的小调。什么山里有个我,山外有个她,我心里想着她,她心里想着我。

    龙阳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,跑到靳山前面做了几下呕吐状,也糗了下靳山。

    “你这臭小子,还蛮记仇的。”

    靳山对着龙阳的屁股踢了一脚,看着龙阳捂着屁股,蹦跳着跑开。

    这一老一少,一路吵闹,不知不觉的回到了靳村。

    龙阳回到家的时候,靳芹正包着饺子。

    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一整天跑哪疯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我和师父出去办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龙阳,有件事情要和你说一下。你们周兰老师已经不在了,我听族长说他们要去县城找领导反映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反映什么事情?”龙阳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周边几个村的负责人一起商量的结果,各村联合签字按手印,并派出代表到县城去。一个是将周兰无私支教的事迹上报,另外是争取找到老师给你们上课。”靳芹一边包饺子一边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这样做!”

    对于周兰的事迹应该得到宣传,无论周兰是怎么死亡的,她到底是在招生的路上死的,死的可惜,死的伟大。

    “我们吃完饭就到族长家签字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当天晚上,靳芹就带着龙阳来到族长靳仁的家中。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坐在族长的家,大家签完字后还没有离开,男人们抽着烟,女人们打着毛衣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我们会务必做好,一方面是对周老师工作的回报,另一方面必须立刻解决孩子们的上学问题。我们必须让孩子学习知识,走出这个小山村。”

    靳仁看着村内的各个村民,发现他说到让孩子走出山村时,大家的脸色都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,封闭自己,愚昧的生活,我们不能让孩子再走我们的老路。这次我到县城去,看到城里人优越的生活环境,不能再苦了孩子。”

    靳仁说这些话,无非劝大家让孩子读书,走出山村。其实他还有一个私心,那就是他答应过老族长,带领村民们离开山村。

    虽然靳仁不理解老族长为何让他带领大家离开山村,也不知道有什么祸事发生,可他认为应该听从老族长的遗言。但是这些话不能和村里人如实说,怕造成村民们的恐慌。他希望通过开阔村民的眼界,让村民主动走出山村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大家签完名字就回吧!明天早上,你们几个我选定的人跟我进城。”

    靳仁从村内选出几个思想较开放的年轻人,让他们先出去见见世面。

    十天后,事情有了结果。

    周兰的事迹得到上级的肯定,被树为典型进行宣传,并且给周兰的父母一定的经济帮助。另外,在原来学校的地址,上级拨款筹建,重新建立了山村学校,并配备两名教师。

    事情决定下来,可没那么快实现。龙阳因为学校的建设,还没有能够上学。他想继续追查周兰的死因,所以又去找靳山,他需要靳山的帮助。

    “师父,咱们再去一趟李村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去,为什么不用去,我们还没有找到周老师的死因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去过李村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怎么瞒着我自己去呢,您发现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“李村有自己的秘密,他们那天确实在进行一场祭祀活动,全村的人都去参加了。但是他们没有告诉我祭祀的地点,据说是为周兰死亡的事情进行的。另外,我也见过李猎户,了解了事情的经过,他没有嫌疑。”

    “那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凉拌。”

    “凉拌?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,我问谁去!”

    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靳山也束手无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