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三十一章蛛丝马迹
    整夜的大雪,覆盖了大山与山村。

    从村内四处望,五座白色山峰;从村内向上望,一个牢笼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就是周老师坠崖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靳山与龙阳踩着厚厚的积雪来到了周兰坠崖的地点,眼前白雪皑皑,大雪掩埋了一切事物,没有一点痕迹。

    “这场雪下的真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靳山径自走到山崖下,用手捧起一把雪,对着自己的脸用力的搓,直到手里的雪融化。接着靳山用手小心的扒开积雪,露出雪下的枯草。

    “这是不是周兰坠崖后跌落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师父。”

    龙阳赶紧跑了过去,用通红的小手和靳山一起扒开一块地方。虽然不知道靳山有什么用意,但是只要能知道周兰死亡原因的事情,龙阳都会去做。

    “老师,这地方够大吗?”

    “小子,我只是要看看地方,你那么激动干嘛?”

    “您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位置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位置。”

    靳山说完话后,抬头看向山顶。他从站立的地方往前走,一直走到山脚,又从山脚走到原来的地方。走完后,沉默的左后上下再次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龙阳,咱们到山顶上看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师父,听您的。”

    师徒俩踏着积雪,相互牵着手,走到了山峰。

    “龙阳,将山顶的积雪扒开,注意,不要破坏雪下的东西。比如石头的位置,地上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龙阳小心翼翼的将山顶附近方圆十米的位置都清扫干净,自己一步一步的退了出来。旁边的靳山看着龙阳的动作,不禁满意的点头,嘴角露出微笑,胡须上的冰渣咔咔作响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到一旁等着,不要过来。”

    靳山弯着腰,慢步朝着龙阳清理的地方走去。他没有直接走到里面,而是围绕着裸露的地面行走,不时的抽吸着鼻孔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靳山,仿若一头老猎犬,在寻觅着猎物。一旁的龙阳紧盯着靳山的一举一动,生怕会漏掉什么细节。

    直到山崖边缘的地方,靳山停住脚步,蹲下来,仔细的看着崖上的地面,不时的用手在地上画着什么,一会摇头,一会点头。

    远处的龙阳看的着急,不停的张望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发现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师父?”

    喊了几声,靳山好像没有听见,自顾自的比划。

    龙阳试着走向崖边,看看靳山到底在地上画什么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龙阳,你来看。”

    龙阳赶紧来到靳山的旁边,顺着靳山手指的方向,看到山上的碎石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不就是小石头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小石头。龙阳,你想想,这周兰是来靳村招生的对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招生进我们靳村可以走山底的道路,她怎么会到这山顶之处呢?”

    听到靳山的问话,龙阳犹如醍醐灌顶,突然醒悟过来。是的,周兰老师到我们村内怎么会到这小山的山顶呢?

    “还有,假如她是迷路或者观赏山景到了山崖,她怎么会突然落崖呢?”

    随着靳山的问话,龙阳的感觉到自己的观察与思考简直差的太远,太弱智了。

    “你再看,我让你小心的扒开雪,就是为了不破坏地面上的痕迹。这个是稍小的脚印,可是这个大脚板是谁的?”

    山上的岩石都是坚硬的,很少能留下脚印。冬天过后,山上的杂草与树叶留在了地面,阻拦住风吹过的细沙,形成浅浅的层面。龙阳跟从靳山的指点,看到地面上残缺的大小脚印。

    “您说当时还有旁人在场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好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往山下看。”

    龙阳走到山崖边缘,向山下看去。山下都是白雪,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师父,山下没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看到山下你扒开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模糊的看到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靳山说完,背着手,走到山顶避风岩石后,掏出怀里的酒壶,晃着头、眯着眼喝起酒来。

    好好想想,龙阳摸了摸头脑,再次凑到山崖边,不断的向下张望。这么高,有啥好想的?周兰老师从这掉下去,咦?

    龙阳突然察觉到一个问题,掉下去应该是差不多直线的距离,怎么会差那么远?

    “师父!师父!”

    龙阳快步跑向靳山,一不小心,摔了个啃雪式。顾不得擦掉身上以及脸上的雪,“呸!”龙阳吐出嘴里的雪水,又挣扎着跑向靳山。

    “师父,周兰老师的方向偏了好多!”

    “是,方向是偏了好多。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不知道到底为什么偏了那么多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到底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走吧,这里的情况已经是这样的了,没什么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靳山说完话,径自下山。

    难道周兰老师不是意外,而是有人害了她?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眼看着靳山已经走远,龙阳暂时放下思索,快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嗡嗡,轰!”

    当师徒两人走到山下的时候,山上的积雪竟坍塌下来,一路顺着山顶波浪式的涌动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看,山上发生雪崩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山上的雪没有那么厚,怎么会?龙阳,看来咱爷俩来对了,周兰的死不只蹊跷,还有冤屈啊。”

    “龙阳,你来的时候有没有听说是谁发现的周兰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李村的李猎户,我来的时候他已经到县城报案去了,现在应该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龙阳回忆起当时的对话,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好,现在就去李村!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知道李村在什么位置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真以为你师父是老古董,足不出户,目不识丁啊,小子,跟着我走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靳山有时候真是老顽童,万事不上心,上心事没有,连龙阳这样的孩子都觉得拿他没有办法。哎,师父啊,您老啥时候正经点吧。

    师徒俩再次踏上前往李村的道路,龙阳憋了一肚子的话,靳山偏偏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,想说都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也等等我,您不知道我是小孩子啊?”

    龙阳实在跟不上靳山的步伐,一路小跑,一边跑一边抱怨。

    “我等等你,你不知道我是老头子啊,你还好意思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,哎,师父,你老当益壮,老骥伏枥,老马识途,老有所养,老少皆宜。”龙阳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说啥,啥老少皆宜?”

    “啊?我说过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”龙阳笑着超过靳山,跑到前面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,这小子!”靳山也笑着,像年轻了几多岁,回到几年前。

    当时和少云也是这样,忘年交!嘿嘿,现在和他儿子也成了这关系,哎!我还不老嘛!靳山的心情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师父,前面的村庄是不是李村啊?”

    当两人来到十多户人家散落居住的地方,龙阳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“是的,其实这里就是一个独户,开枝散叶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见人啊?”

    龙阳率先进入村内,全村静悄悄的,房门也是紧闭,不见有人活动。

    “奇怪!龙阳,你敲门看看。”

    靳山看到这种情况也十分不解,虽然是冬天,总该见个人吧!毕竟大家还要生活,还要劳作,最起码有人出来活动活动吧。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“有人吗?”

    龙阳敲响一家的房门。

    “有人吗?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应,只是咚咚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师父?”

    龙阳看向靳山。

    “下一家!”

    “有人吗?”

    龙阳再次走到下一个人家,敲响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还是没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再去下一家。”

    龙阳紧接着敲响了每一家的房门,全村都没有人在家,全村没有一个人存在。

    龙阳看向靳山,靳山看向村内的古树,扣满红布条的古槐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