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三十章 出山与进山的结局
    龙阳等三人平安回到山村,寻找狗娃妈的事情托付给了凌峰。

    谁料想,在异地的城市,一位精神恍惚衣衫褴褛的妇女,正在翻捡着垃圾堆。纠缠着的头发粘在她的头皮上,满脸的污垢,破烂的衣服已经不能完全遮挡她的身体。若是发现食物,不管干净与否,她只管塞进嘴里。只是在有七八岁小孩经过旁边时,她才会傻笑着追逐,嘴里喊着:“狗娃,来,到妈妈这里。”

    安葬完靳海之后,山村还是保持着往日的平静。但是在山村人的心里,更加畏惧走出山村。龙少云走出山村,好歹回来过了些时日才离奇死亡。靳海走出山村,只回来了骨灰,还害得自己家破人亡。

    “师父,走出山村的人都没有好结果吗?”龙阳站在靳山身边,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傻孩子,你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虽然村里的人没有说,但是您看看以前出山卖货的人都不再出山了,我们这些孩子连块糖都没的吃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你是说吃糖的事,但这足以说明你注意了观察。至于说出山有没有好结果,我也说不上,也许这只是偶然的事情吧。”靳山看着山下的山村,眼神中充满迷茫。

    日子过得飞快,过年了,龙阳又长大一岁。龙阳将靳山请到家里,母子俩陪靳山过了一个年。龙阳还陪靳山好好喝了两杯,小孩子就是不能喝酒,吃到一半,龙阳就醉了,趴在母亲的腿上,迷迷糊糊的。

    “大侄女,龙阳进步的很快,你和少云都可以放心了。”靳山端着酒杯,美美的喝上一大口。

    “有您老的教导,我当然放心。可是您能不能和我讲讲少云的情况,您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?他到底死没死?”靳芹急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,哎!”靳山将酒杯放在桌上,看向门外的漆黑。

    “少云这都不见了四年,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,我这心里真不是个滋味!”靳芹控制不住留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,老头子我最见不得女人的眼泪,你先别哭,我只能告诉你个念想。”靳山见到靳芹流泪,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“好,我不哭,您说。”靳芹擦干眼泪,立刻止住啜泣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是不是又进圈套里了。好了,我告诉你,现在的龙少云生不叫生,死不叫死,就这么多!”靳山看着空空的酒杯,歪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说的这是什么意思,不生不死的。”靳芹赶紧给靳山倒上酒。

    “看着酒的面子,我给你解释一下,就是说他生,你见不着;说他死,可他又没有。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,老头子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说的,要不是酒比我的命还重要,我才不说那么多呢。”靳山端起酒杯放在鼻子下细细闻了一下,一口喝干。

    “那我还能见着他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说,我也在寻找答案,等我有了眉目会告诉你,不过到时候要看你如何选择。好了,喝醉了,说了些胡话,别记得太清楚。”靳山起身,摇摇晃晃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妈,我还能看见爸爸吗?”龙阳迷迷糊糊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许吧,孩子,快到床上去睡,别着凉了。”靳芹安排龙阳睡觉,给他盖好了被子,自己坐在饭桌旁,怔怔看着满桌的菜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我等不到你。”靳芹一把抓起桌上的酒瓶,仰头将剩余的酒灌进了肚里。

    过完年后的龙阳还是和以前一样,跟随着靳山学习,眼看着就要到开学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快,大家快去看看,学校的女老师死在了山崖下。”几个身强力壮的山村汉子,都急匆匆的赶往大山外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一个在山外打猎的人发现学校女老师死在山外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这还能有假?”

    “真是可惜啊!多好的老师!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们这山村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关我们山村的事,是死在山外的。”

    一群妇女听到消息后聚在一起,你一句她一句的说个没完。听到老师死亡的消息,让她们心疼,也心惊胆战的。

    龙阳当时正在山上学习,看到山村的人一个劲的从山腰的道路往山外跑,不知道发生什么情况。在得到靳山的同意后,龙阳快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周兰的尸体躺在一座小山峰的山崖下,处于山村大山外与学校之间的位置。当众人赶到时,已经从外面的山村赶来了许多人,还有人已经去了县城报案。

    “是谁最先发现周老师的?”一个中年的男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李村的李猎户打猎时候发现的。”旁边的人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李猎户人呢?”

    “他和两个人一块去城里报案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大家就先不要过去,等警察来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龙阳从人群里挤到前面,可以依稀的看到周老师的身形,躺在荒草丛中,还是每年冬天穿的那件蓝色的棉袄。

    龙阳的双眼逐渐模糊,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。周兰放弃家中优越的条件,只为山村里的孩子,在这些孩子心中,在山村的人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。

    有谁愿意甘心舍弃舒适的生活,有谁愿意留在贫穷的山村,有谁愿意无私无畏的付出,是周兰老师,一个弱弱的年龄不大的女子。

    来到这里的人越来越多,其中不少是周兰的学生。孩子们渐渐的哭出声来,大人们也流出泪水,现场哭声一片。

    几个村的负责人一合计,就有人出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每个村留三个人在这里守着,其他人带孩子们回村吧,有什么消息会通知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大家一边抹着眼泪,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现场。有些孩子不愿意离开,是被大人硬拖着走的,龙阳就是其中一个。

    回到家后,靳芹也已经知道消息,娘俩连晚饭也没吃,就坐在屋内。龙阳向靳芹诉说着周兰的各种好,眼睛哭的红肿。

    第二天,村里人带来消息,周兰的身上除了摔伤,其他没有别的异常,尸体已经被警察运走了,说是还要仔细勘查。

    另外,据学校里打杂的人说,周老师是准备到靳村来招学生的。就是有谁家的孩子够年龄,她都要做工作,尽量让孩子全部上学。她是死在工作的途中,是为孩子们得到知识而死亡的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后,靳村的上空蒙上一层阴影。

    “出山的人没有好结果,难道进山的人也没有吗?啊!”龙阳在山上大喊,尽情的发泄心中的不满与郁闷。

    “这女娃不错,死的真是可惜啊!龙阳,你明天和我一起去事发地看看。”靳山看着龙阳,不知道怎么安慰他,也许找到周兰的死因是对这个孩子最好的慰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