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二十九章 真相 续
    靳海抱着狗娃的尸体,一步一步走出祖屋,走向山村的坟地。他在自家坟旁用手扒出一个坟穴,双手指甲折断,鲜血混合着泥土,包含着后悔的血泪,包裹着屈死的冤魂。

    狗娃躺在坟穴里,安静,冰冷,孤独。靳海跪在坟穴外,无言、心痛、悔恨。

    天将亮的时候,靳海将狗娃心爱的手电筒放在狗娃的身边,一把土一把土的将狗娃掩埋,堆起一座不大坟包,一座他亲手将儿子送离这个世上的坟包。

    看着这座坟,靳海再次跪了下来,用手上的鲜血在一块木板上写下“狗娃之墓”四个字,插在狗娃的坟前。

    “徐胖子,老歪人呢?”回城后的靳海找不到老歪兄弟二人,于是找到做肥猪生意的徐胖子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这里的人出价太低,他们到外地去找下家谈生意了。”徐胖子将靳海拉到僻静处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联系到他们,我有事情要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兄弟,你这是怎么了,像是从地沟里钻出来似的。”徐胖子看见靳海浑身泥土,几夜没睡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先回家,你联系好给我回话。”靳海说完转头就走,留下徐胖子一个人在原地纳闷。

    “这靳海是怎么了,遇鬼了!”徐胖子百思不得其解,摇了摇头回去继续做生意,没把靳海的情况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靳海已经经历了丧子之痛,受过打击。人往往要经受打击才能清醒,清醒后的靳海回想发生的这一切,他想明白了一点,那就是他已经落入别人的圈套之内。

    靳海后悔,可是再如何后悔也不能换回儿子的性命。现在他能做的,就是再不能对不起整个山村,他要找回玉手杖,弥补自己所犯下的罪过。

    徐胖子也联系不上老歪兄弟两人,只给了老歪大概的去向。靳海开始疯狂的寻找,本地找不到,靳海去了外地,这也是村里人来来回回找不到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半个月后,靳海疲惫的回到平县。老歪兄弟俩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,再没有他们的消息。靳海每天躲在家中喝酒度日,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。喝醉的时候才能忘记心痛,可狗娃的声音和容貌一直都围绕在他的身边。靳海只能不断的喝酒来麻痹自己,醉了就躺在地上睡,醒了就继续喝酒。他已经感觉不到身体的病痛,更感觉不到生活的意义。

    靳海拿着家中的水果刀,颤抖着对着自己的手腕。拿起放下,放下拿起,最终他还是犹豫着没有对自己下手。

    在他的心里,他想找到玉手杖再给自己一个了结,也和老歪等人做一个了结。

    世间的事也许是凑巧,也许是定数。老歪兄弟俩因为找不到好的下家,竟然回到了平县。

    靳海在一家旅馆里找到了老歪。

    “老歪!”

    “啊,靳兄弟,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?”老歪对靳海找到他很意外。

    “怎么,我不能来这里吗?难道是你故意躲着不敢见我,还是你做了什么亏心事。”靳海直接进了房间,发现只有老歪一个人在房间内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怎么说的,我能有啥不敢见你的。我这不是刚回来,还没有去找你嘛!”老歪赶紧将房门关上,坐在靳海的对面。

    “玉手杖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还没有出手嘛!你再等等,老正又去了外地,这几天就回来,马上就有好消息了。”老歪皮笑肉不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改主意了。你们把手杖还我,我卖房子还你们的三十五万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!事情已经说好了,不能改!”老歪立刻从凳子上站起来,强硬的说道。这玉手杖可不是凡物,老歪这次出去虽然未能脱手,但是已经知道它的价值,要不是太贵重,早就卖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行,这可是我们山村的东西,终归由我来做主。”靳海也激动的从床边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知道,你现在可不是欠三十五万,可是一百万,你还的起嘛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伙骗子!我去公安局揭发你们!”靳海说着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老歪一把拉住靳海,一改口气,笑着说道:“靳兄弟,好说,好说,你别激动,我这就将手杖还你。”

    靳海被拉到凳子边,被老歪按坐在凳上。老歪接着走向床头,拿出一个布包。

    “就在这里,你放心吧!”

    靳海刚要起身查看,就被老歪止住。

    “靳兄弟,你急什么,你还怕跑了,来,喝口水再说。”

    老歪起身给靳海倒水,趁机偷偷的往茶杯中倒一包药。靳海本来就怀有戒心,老歪的这个动作被他从墙上的镜子中看到。

    靳海从怀中拿出自己准备自杀的水果刀,对着老歪捅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躺在血泊中的老歪,靳海没有感觉到害怕,反而有一种放下的舒畅感。

    靳海扔下刀,走出旅馆,走向公安局。

    事情真相大白,狗娃的死也水落石出。真是人算不如天算,善恶到头终有报。

    和凌峰办完手续,靳河抱着靳海的骨灰,靳仁拿着玉手杖,龙阳带着孩子还不应该有的愁绪,离开了县城。

    “靳爷爷,你说这世上的人都那么复杂吗?”龙阳安分的跟在靳仁的身边,头脑中满满的不理解,抬头看向靳仁问道。

    “复杂?其实人很简单,是自己把自己搞的复杂了。”靳仁也不知用什么词语来解释世上人,听到龙阳说到复杂两个字,反倒觉得这两个字用起来也很恰当。

    “自己怎么把自己搞复杂了?”龙阳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欲望!是欲望让他们忘记了简单!”一直少言寡语的靳河接口说道。

    龙阳抬头看着靳河,靳仁也诧异的看向靳河。

    此时的靳河,满含泪水的看着靳海的骨灰盒,双手紧紧的抱住。

    “哎!”靳仁叹了口气,转头向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靳河转过头,向远方的县城看去。好一会,他也一言不发的向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难道欲望在县城里?”龙阳搞不清楚,只有跟在两人的身后,一步一步向山上攀登。

    人生就是登山,要努力刻苦,把欲望甩在身后,扔在山下。

    登到山顶的时候,龙阳好像明白了一些。他也回头望向山下,登山的路上像是有什么跟着,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,像是归家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