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二十七章真相
    凄凉寒夜,月上中天,挑灯未眠,凌峰依然。

    一页页的审讯记录,一例例的违法案件,都由老正和徐胖子的交代中呈现出来。看到后面,凌峰看到了一个骗局,一个圈套,一个真相,一桩人间惨剧。

    靳海进入了一个精心策划的骗局,自身尤不自知。在老歪与徐胖子的诱导下,狠下心来,讲出了山村玉手杖的秘密。不仅如此,靳海还道出山村更大的秘密,就是山后山洞的族长栖尸地。此时的靳海已经顾不得族内的誓言,负债的压力挤没了他的良心,精心的谎言蒙蔽了他的心智。

    对于善于盗墓的老歪来说,这无非是一个天大的喜讯。没有想到,这个穷山村还有那么大的宝藏,呵呵,这次不是发了,而是发大了。

    老歪压住心中的兴奋,故作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“靳兄弟,你讲了这么多,我们也不认识路,找不着道,也没有办法帮你啊。”老歪为难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路,我知道地方,只要能还了债务,有了资本,我豁出去了。”靳海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兄弟如此说,我们就帮上一帮,只要能帮靳兄弟渡过难关,我老歪刀山火海也要走上一遭。过天我找个帮手,我们商议好就办。”老歪大义凛然,为兄弟可两肋插刀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歪哥,我靳海认识你,不愧我活这一辈子。”靳海感动的流出眼泪,紧紧握住老歪的手腕。

    真是无眼遇孬人,无心逢有心。

    一番交谈,商定三日后行动,徐胖子负责后勤准备,得手后二一添作五,各有分成。

    三日后,解放街,赌坊内,无外人。

    “歪哥,你找的帮手呢?”靳海来到约定地点,只看见老歪一个人在屋里,不明就里。

    “在你身后。”老歪手一指。

    “兜底的?”靳海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“是我,靳老弟,想不到吧,我也对这个感兴趣。”老正笑着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不行。老歪哥,你怎么会找他!你难道不知道我还欠着他的钱?”靳海对老正非常反感,因为他落井下石,要了自己的高利息。

    “我说兄弟,我就是感兴趣而已,况且只要你同意我加入,你欠我的三十五万一笔勾销,如何?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,但是我要参与你们的分成,我、老歪、徐胖子、你四个人分成,怎么样?这是三十五万的欠条,你可以先收回去。”老正提议后,从怀中拿出了靳海写的欠条。

    反正也不知道那个玉手杖到底能卖几个钱,况且还要卖出去才能拿到现钱,目前先了了债务再说。靳海心中打定主意。

    “好,不过分成要有变化,我占四,你们三人占六,不然我们就取消合作。”靳海也算透了帐,既然他拿出三十五万的欠条,就说明玉手杖还值点钱,何不狠一点。

    “痛快,靳兄弟就是痛快,我们答应你,欠条你收着吧。”

    靳海痛快的将欠条撕了粉碎,突然感觉到有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到底是哪里不对劲,他只想到了一点,就是这赌坊的老板什么时候做了老歪的主,一直都是他在表态,老歪没反对过。

    其他的他没有想到,要想到,也不会一步一步走到现在,还要接着走下去,走到罪恶的深渊,心灵的深渊。

    欠条自己已经撕了,没有回旋的余地。徐胖子也送来了准备的东西,靳海不懂这些工具,看不透门道,随手翻动着。

    “胖子,你准备些啥啊,怎么还有这些骷髅面具?”靳海没有了债务压力,心情稍微好了许多,也能开起玩笑来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为你准备的,你是山村的人,怕你被认出来。”徐胖子老成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你除了身上有肉,脑子里也有货。”靳海捏捏徐胖子的肚子。

    “现在大家都是一个绳上的蚂蚱,我说一下。徐胖子在家准备联系下家,家里的一切交给你。出发后发生任何事情必须听我的指挥和安排,当然了,在路线上还是要听靳兄弟的,预祝我们成功,我提议喝一杯兄弟酒,祝我们马到成功。”老歪是老手,话一出来就不同,既明确了关系,又鼓舞了士气。

    “好,我已经准备好了。”徐胖子从包内拿出一瓶茅台酒,这可不是一般的好酒,他竟然能搞的到。

    “看来胖子这次认真了,连这种酒都拿出来。”老正打趣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诸位将我列在分成之内,我能不出点血,呵呵。”徐胖子识趣拾掇四个碗,倒满了酒。

    老歪与老正纷纷跪在地上,往地上倒出一半的酒,然后一饮而尽。靳海不懂其中的规矩,双手举碗,也是滴酒不剩。

    那是盗墓者在敬祖师爷,靳海哪里懂,就连徐胖子也是一知半解,不敢越了规矩。

    三个人准备了干粮,轻装快行,直奔靳村而去。

    路上的时候,靳海后悔过,可他已经没有回头路,没法提。面对老歪老正两人,他也没敢提。经过翻山越岭,三人来到了靳村外的山峰处。

    “靳海,到了吗?这里四处都是山,到底那座才是宝山?”老歪喘息着问道。三人一路的爬山,稍弱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,好在老歪兄弟两人都不是凡人,来到这里也是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是在村外五座山峰里最小的一座山峰上,你们看,旁边的低山峰就是我说的藏玉手杖的山峰。我看天也快黑了,我们休息一下吧。”靳海带着两个人,又背着装备,也累的够呛。

    “这样,我们现在不休息,紧赶着过去,到宝山上再休息。”老歪一挥手,就接着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靳海也没法,只有快速的赶到前面开道,这两个人不熟悉路,可别出啥意外。

    靳海不敢离山村太近,将老歪二人带到山腰的转弯处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山路难走,况且山后的道路夜里也无法行走,我们不如休息下。况且就算白天,山后也不会轻易去人,我们到山洞取玉手杖很安全。”靳海躺在路边的草丛里,向身边的两人建议。

    “好,就听你的,我们休息休息,明天才有精力大干一场。”

    三人卸下行装,合衣钻进草丛,拉了些枯叶盖在身上。老歪从包内拿出随身带的酒壶,每人喝上一口抵御山上的寒意。

    靳海趴在草丛里,透过稀松的草丛缝隙,远远的看向山下。狗娃这时候睡了没有?他妈在干嘛?靳海真想回家看看,可是他不敢。靳海闭上眼睛,回想自己所做的一切,慢慢的进入梦乡,他累,身体累,心更累!

    “有人!”

    靳海被身边的老歪推醒,一道手电筒的光芒从山下的路照了过来。

    未完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