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二十六章 清醒与死亡
    “报告队长,靳海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立刻通知靳村的人,我们一起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一辆破旧的吉普车嘎然停在医院的门口,靳仁、靳河、龙阳和凌峰相继下车。

    “靳海!”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一进房间,靳仁和靳河就立刻跑到病床边。

    “叔!弟弟!”靳海挣扎着想要坐起来,可是虚弱的身体支撑不了他的想法。一股愧疚的心情,两行悔恨的泪水,三个靳村的人手抓着手,紧紧的握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海子,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!”靳仁颤抖着问道。

    靳海已经说不出话来,眼泪一劲的往外流,止不住的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注意一下,病人不能过分激动,会影响伤口愈合。”一个女护士过来提醒。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。”靳仁不再问话。

    靳河不住的用衣袖擦着眼泪,这个朴实的汉子更问不出别的话来。以前的靳海,也是一个朴实的汉子。

    “靳海,我将你们靳村的人带来,你好好和他们叙叙。如果你觉得有什么可以和我说的,你就叫我进来,我就在门外。”说完,凌峰走出了房间,轻轻的将门带上。

    靳海好不容易平复了情绪“靳河,你嫂子怎么没来?”

    “嫂子出山找你了,到现在也没有消息,也不知她怎么样了。”靳河将狗娃妈的情况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是我害了她,是我,最后还是我的罪孽。”靳海又开始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哥,你别担心,等我看完你之后,我就去找嫂子。”靳河安慰大哥说。

    “叔,我是靳村的罪人,我是这个家庭的罪人,我对不起您。”靳海望向靳仁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杀人的事情已经发生,你既然投案就好好改造,会有出来的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出来,我已经出不来了。”靳海仰头望向墙顶,好像下了什么决心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找凌队长,让他将现场找到的东西给你们,那是我们山村的东西。叔,你看到那个东西,应该明白点。另外,我有点事情要和凌队长说,你们先出去吧。”靳海说完就闭上眼睛,不再理会他们。

    龙阳看到靳海这样,感觉靳海心中有很大的秘密,而且这个秘密似乎和靳村、狗娃有莫大的关系。他现在还小,只能有这样的感觉和判断,还无法发表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随着大家走出病房,凌峰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凌队长,不管现在如何,你们赶快去抓赌坊的老正,相信你知道他的身份,他现在在解放路的一个废弃的油坊内,油坊里屋有个地下室,以前是储存油的,现在被他们改成了赌场。另外市场卖肥猪的徐胖子也和他们是一伙的。”靳海努力的说话,说完后大声的喘息着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配合我们。”凌峰迅速离开病房,安排人员立刻抓捕老正和徐胖子。

    赶到油坊的时候,老正正在收拾东西准备潜逃,晚来一步的话,就会又让他逃之夭夭。徐胖子在市场有生意,没费吹灰之力就抓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好,赶紧安排人员进行审讯,靳海这一开口,所有的谜团都将揭开。”凌峰很高兴,毕竟大获全胜。

    “队长,不好了,靳海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凌峰感觉一盆冷水从他的头上浇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医生说是心肺衰歇,不是自杀。”

    “快和我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等到凌峰赶到医院的时候,靳海已经被推到了太平间。

    “医生,病人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凌峰找到主治医生,急忙了解靳海突然死去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刚开始送来的时候,只顾着抢救他,没想到他本身就有严重的疾病,外加上此次失血过多,加重病情,造成心肺衰歇而死。”

    听到医生的解释,凌峰愣在当场。事情刚有转机,竟然闹到这个份上。

    凌峰情绪低落的回到了单位,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了靳仁等人,大家都默然无声,谁都说不出话来,也不知道现在应该说点什么。只有靳河蹲在地上,轻声的哭泣。

    凌峰将一个用布包裹的东西拿给靳仁辨认,看着凌峰郑重的样子,靳仁也摸不清原由。

    “这是靳海让我交给你们的东西,很贵重,你们看一下。”凌峰将布缓缓打开,映入大家眼帘的是一个手杖,一个晶莹剔透的玉手杖,水一样的表面,手杖上的龙头栩栩如生,精细传神的雕工。

    “这是”靳仁一把抓起玉手杖,双手不住的颤抖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玉手杖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让大家匪夷所思。靳仁恭敬的将玉手杖放置在桌上,紧接着跪了下来,虔诚的三拜九叩。靳河看到族长的举动,也紧跟着跪了下来,剩下凌峰和龙阳愣愣的看着靳仁这个反常举动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等靳仁行完礼,凌峰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玉手杖是我族的圣物,只有历代族长才能拥有和传承。我虽是族长,但不是真正的族长。我接任族长,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因为血脉已经断绝,为了延续遗俗,我才接任的族长,这里面的事情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够说清楚的,况且我知道的也不多。”靳仁说道。

    “靳大叔,你简单讲讲吧。”凌峰对此事很好奇,对靳仁的族长身份也揣测不清。

    “我能说的不多,可以简单的告诉你一下。我们靳村是逃难避灾的人,历任族长都是真正的血脉者才能担任。我还有村内剩余的人,只是当时下人的后代,一直延续至今。老族长去世前找过我,希望我接任族长。他说,靳姓真正的血脉已经断绝,剩下的村民还需要继续生活,村里需要一个主持大局的人。另外他还交代要我带领村里的人走出山村,说什么近期必有祸事之类的话。哎,我活了这把年纪,还是不理解老族长的话,只有遵照他老人家的话执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族长活了多大,连你也叫老人家?”凌峰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太爷爷活了一百一十岁!”龙阳在旁边清脆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真是高寿。那这个玉手杖怎么会到了老歪的手里?”凌峰自言自语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清楚的记得,这玉手杖是放在老族长棺材内的,它怎么会到这些人的手里?”靳仁也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“这玉手杖是一代传一代的,只有历任族长才有资格拥有。而且这是我族的圣物,是不传之密,村里的人都发过族誓,不可能泄露的,外人更不可能知道。大家看我虽然接任族长,可还是没有资格执掌玉手杖。哎,这里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靳仁不明白,大家也是不清楚。靳仁见过玉手杖,亲手拿还是第一次。靳河更不用说,他连见过都没有见过,只是跟着族长跪拜而已。

    众人都看着桌上的玉手杖,它本身就是一个谜,现在它的出现又成了谜中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