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二十五章 入瓮
    “靳老板,我们老板请您过去一趟。”离赌钱的时间已经过去十日,该来的还会来,赌坊的小伙计来到靳海的山货店内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和你的老板说,我下午过去。”靳海安排伙计离开,自己陷入苦恼之中。自己前天刚进了一批货,手里只剩下十万,怎么和赌坊老板交代?

    话说这十天里也没有再看见老歪,不然还能替自己说说好话,缓上一缓。罢了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    下午,靳海取出仅剩的十万块钱来到赌坊旁的茶水店内。赌坊老板已经到了,点了一壶碧螺春等着靳海来,也等着靳海入瓮。

    “老板早就到了?”靳海进来后一眼就看见赌坊的老板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靳老板。”老正招呼着靳海。

    “老板,真是不好意思,这是十万,剩下的我再周转周转。”靳海将十万块钱放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老正将包打开,看了几眼。靳海的眼神也盯着钱,满满的不舍得。

    “我还不相信靳老板!好了,我们边喝茶边谈。”

    靳海顺从的坐到桌子的对面,不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说靳老板,你看我这个赌坊也需要资金周转,你就再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,你的就还差五万块,你至于吗?”靳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话可不能这么说啊,我说靳海,我的生意也是需要钱的,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。况且你欠我的可不是五万哪,是三十五万啊!”老正一本正经的说道,并且将称呼都改了,直接叫靳海。

    “三十五万?怎么是三十五万,那三十万可是我欠歪哥的。”靳海一下子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靳老弟,你先坐下,坐下我和你慢慢说。”老正按住靳海的肩头,又换了称呼。

    “老歪已经将你欠他的钱过到我的头上了,他可是拿走了我的三十万啊,所以你欠我三十五万。”老正说着从怀里掏出欠条,给靳海看。

    “那歪哥人呢?”靳海看到确实是自己写的欠条,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啊,又去外地做生意了,都走了好几天,你说他把这帐转到我头上,哎,我也是鬼迷了心窍,竟答应了。”老正唉声叹气,一副肠子都悔青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这个,这个,老板,你再宽限我几日,我再想想办法。”靳海口气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兄弟,谁没有个为难的时候,好说。但是你重新给我打张欠条吧,你已经还了十万,就打个欠三十五万的欠条,大家理清楚些。”老正像是好心好意的照顾靳海,建议靳海再打一张欠条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靳海接过老正的笔纸,又重新开始打欠条。

    “靳兄弟,慢着,你懂得我们赌场的规矩,欠钱可是有利息的,你也要把利息写上。”老正止住靳海,讲出利息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给你一个最便宜的利息,就两毛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坑人嘛!”

    “靳海,你这就不对了吧,别人可都是三、五毛钱的利息,我们关系不错,我才照顾你的。话又说回来,你赶紧还了,利息不就没有多少嘛!”

    看着老正的神情,靳海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办法说动他。心想赶紧筹钱吧,还了就再不能和这帮人来往。老歪这人真不够意思,怎么这样做!

    靳海打完借条,看着老正提着钱离去,心中百般不是滋味。看着手中的两张借条,靳海有苦说不出。好歹有个店铺,好好做生意还钱吧,实在不行就将店铺转出去,自己从头再来。

    福无双至祸不单行,屋漏偏逢连夜雨,正在靳海做最后打算的时候,一个压倒他的打击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那天夜里,靳海正在家里睡觉,一阵急切的敲门声吵醒了他。

    “靳老板,靳老板,你的店铺失火啦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等靳海来到店铺门前时,等待他的是一堆正在冒烟的废墟。靳海一屁股坐在地上,他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老歪,你这一把火烧的真是时候,烧在靳海的死穴上,哈哈!”老歪不知什么时候又冒出头来,兄弟两个人又凑到一块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这次出去探听过了,靳海住的山村里确实有宝贝,按照多年的经验,可能价值连城,这次我们一定要拿个稳的,到时候我们兄弟二人改名换姓,荣华富贵,再不过这躲躲藏藏的日子了。”老歪原来是弟弟,老正才是老大。

    “既然火已经被你点起来了,我就来个火上浇油,嘿嘿,不怕他不听话。”老正的主意更阴险。

    “靳海啊,你这损失可大了。”徐胖子赶到火灾现场,安慰靳海。

    “哎,啥都没有了。”靳海坐在地上还没有爬起来,周围围满了看热闹的人。按照以前的关系,大家肯定会过来劝说帮忙的。可变化后的靳海目中无人,并且现在落难,谁还自找苦吃。

    “已经这样了,走,我请你喝一杯,再苦也是能挺过去的。”徐胖子一把拽起靳海,不由分说的将他拉入了饭店。

    难得徐胖子今天出血,点了整整一桌子的菜。两人正要开喝的时候,一个人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咦?这不是歪哥吗?快来,到这边坐。”徐胖子眼尖,见到老歪走进饭店。

    “哦,这不是胖子和靳兄弟吗?”老歪故作意外相见,立刻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,靳兄弟怎么愁眉苦脸的。”老歪没事情似的坐在靳海旁边。

    “咳!别提了,靳兄现在遇到困难了。”徐胖子朝老歪挤了挤眼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怎么回事?有困难说出来,我们一起替你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是一无所有了,还有一屁股的债。”靳海看着老歪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走的时候也没有多想,是赌场老板要我的欠条,我当时生意上正好缺少流动资金,就将欠条给他兑了现金。要知道这样,我哪怕苦点,也不能将兄弟往火坑里推啊。”老歪很为难与不好意思,同时也说出了自己的困难。

    “是的,是的,当时歪哥有个生意缺钱,实在也是没办法的,他还从我这里拿了五十万呢,对吧,歪哥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亏了胖子兄弟,你的钱我也要缓缓才能给你啊。”老歪和胖子一唱一和,唱了出大戏。

    酒醉愁人,靳海三口两口就把自己灌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没有办法帮忙,靳兄弟要想开啊。”老歪不住的劝说靳海,要他放开心,困难会过去的,办法会有的。

    “靳兄不是说他们那里有宝贝嘛!这么好的翻身机会为什么不要啊,要是我,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把自己难关过了再说。”徐胖子不时的旁敲侧击,提醒着靳海,句句说在靳海心坎上。

    为今之计只能铤而走险,什么他妈的破族规,也不是给我定的,就这样,顶多我发财了再好好回报山村。靳海的心里确定之后,讲出了山村密不外传的隐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