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二十四章 悔与恨
    深夜,医院白色的病床上,靳海在输着氧气。门外,两个警察在坚守着自己的岗位。

    一个透明稚嫩的身影缓缓出现,有形无质的眼泪顺着虚幻的脸庞滚落。门外脚步声响起,那个小身影缓缓消失。

    门外的看守警察推开门走了进来,仔细观察靳海的状况,给靳海掖了被角,确定无恙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随着警察的离开,病房的墙角处又露出虚幻苍白的脸,那是一张孩子的脸。

    “儿子,是爸爸害了你!是爸爸害了你!还有你们,是你们害死我儿子!”昏迷中的靳海大声的叫喊着,双手不住的往上空抓着,可他什么也没有抓到,什么也没有抓住。门外的警察立刻冲了进来,等他们进来,靳海又停止了说话和动作。

    此时的靳海还没有醒来,但是在他的潜意识里充满着悔与恨。

    “歪哥,你看我带谁来啦!”徐胖子刚到他的店门口就大声嚷嚷起来。

    “呦,是靳海兄弟,昨晚都怪我,不然你也不会喝醉!都是当哥的错。”老歪从店里迎了出来,笑呵呵的道歉。

    “是兄弟我不胜酒力,怎么怪大哥呢,走走走,我们兄弟三个再去吃一顿,全当我赔罪。昨晚怎能让大哥破费呢。”说完,靳海拉住老歪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好,我又能跟着蹭一顿,哈哈哈!”徐胖子乐呵呵的跟着后面,三人直奔酒店而去。

    酒菜落定,三人推杯换盏的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歪哥,你在哪里发财啊,有路子可要照顾兄弟啊!”靳海又有半斤酒下肚,话就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歪哥可是高人,走南闯北,见多识广啊!”未等老歪回答,徐胖子就一脸崇拜的模样,夸奖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徐老弟过奖了,我也就是在外做点小买卖,养家糊口而已。”老歪随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歪哥,你过谦啦!你经手的哪个生意不是上百万的?”徐胖子接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上百万?歪哥真是高人,一单生意就够我好几年的,佩服,兄弟佩服!”上百万的数字,惊着了靳海。靳海也想做大生意,可只能是想想而已,如今见到做上百万生意的人,能不激动?他赶紧端起酒杯,充满崇拜的敬了老歪一杯酒。

    “哈哈,靳兄弟,你也别羡慕,你也会有机会发大财的,有时候人守着金山不知道开发而已。”老歪故意试探着说着,观察靳海的脸色。

    “歪哥开玩笑了,我就那点山货,可不是什么金山啊。”生意场上见多了,靳海听出了老歪话里有话。

    “山货确实不是什么金山,不过昨晚靳兄弟可是说你们村里有宝贝的。”老歪这时也不抬头,看着杯中的酒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吗?”靳海向徐胖子看去。徐胖子故意不住的夹菜,装作没有听见。靳海向老歪看去,正好迎上老歪抬起的目光,眼神中带着狡黠,也有着一丝阴险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我喝醉说胡话,兄弟们别在意。”靳海赶紧给自己打圆场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,假如有宝贝的话,靳海兄弟还会这么吃苦卖山货,还不早飞黄腾达了。”老歪一改脸色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,我说歪哥,这都吃的差不多了,咱出去玩一把怎么样?”徐胖子放下筷子,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,反正下午我也没什么事,就去玩一把。”徐胖子的提议刚好给靳海一个岔开话题的机会,靳海连忙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就玩几把。”老歪站起身来,迈脚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靳海赶紧喊来老板,结了帐,这次可不能再让他们抢了先。

    靳海下午的牌运不怎么好,输了五六万。不过自己已经在昨晚赢了十万,还盈利四五万,靳海觉得自己不亏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靳海又输了五六万。算算,自己还倒贴一万多,今天的手气怎么了。

    “靳海兄弟,你今天的手气不怎么样啊?我看还是明天再玩吧。”徐胖子嘲讽的看着靳海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现在可输的都是利啊,这我还玩不起,接着来!”靳海不服输的说道。

    一会,靳海又赢了三四万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大家!胖子还说我手气不好,看着,我要大杀四方!”靳海兴致勃勃的吆喝道。

    可是接下来,靳海的手气又丢了,一直不兴牌,不停的往外掏钱。身上的钱输光后,又找兜底的拿了五万,可一眨眼又输光了。靳海赌红了眼,又拿了十万。可是输钱如流水,到午夜时分又输光了。

    十五万,够靳海一年的利润。买完房子后,靳海也没剩下多少存款,想着自己的钱就这样输了,靳海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靳海兄弟,你输了不少,我也赢了不少。这五万给你,咱们别玩了。”老歪说着将五万块钱推到靳海桌前。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说,这五万块算我借你的,我翻本了就给你。再来!”靳海不能装熊。

    天蒙蒙亮的时候,靳海从老歪手里已经拿了三十万。靳海的存款也就剩下三十万,那是做生意用来周转资金的。还有借兜底的十五万,靳海总共借了四十五万。

    其实一晚上赌来赌去都是靳海的钱,这就是赌场,这就是赌博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!我还要赶回店里做生意。”徐胖子站了起来,拍了拍靳海的肩膀,率先走了。

    靳海已经没有钱再赌,也不好再挽留别人。

    这时候赌坊的老板走了过来,手里拿着笔与纸。

    “靳老板,一归一二归二,咱还是立个字据吧。老歪兄弟的你也写个,亲兄弟明算账嘛。”老歪听到这话,也没有阻止。

    靳海没有办法,写了两张借据。一张十五万,一张三十万,一张是老板的,一张是老歪的。写完后,靳海垂头丧气的离开了赌坊,回头看的时候,里面没有人出来相送。

    里面的两个人,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老歪将借条推给赌坊老板,“老正,接下来的事情就靠你跟紧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利滚利的事情,是我最拿手的了。哈哈哈!”

    靳海不知道赌坊里两个人的对话,更加不知道两个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老歪”、“老正”,怎么听起来都像是不一般的关系,其实他们还有着不一般的身份。

    公安局的内部侦查资料里这样写着:

    腾远、腾方,外号“老歪”、“老正”,系亲兄弟。二人在多地挖坟掘墓、倒卖国家文物,现此二人行踪不明,请各地各部门在工作中注意发现。另此二人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,身份危险,缉捕中注意安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