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二十三章 意外
    “凌队长,我们明日就出发,就由我和靳河来做靳海的工作,靳海自小就听我的话,你尽管放心,我会让他说实话的。”靳仁一边安排饭菜,一边和凌峰说着话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打扰了,这山路难行,看来今天晚上就要住在这里。吃多少的饭菜,我们付钱。”凌峰说着就从口袋中掏出钱来。

    “同志,你看这是怎么说的。只要你不嫌我们的伙食差就行,哪能拿钱呢,你不是骂我嘛!”两人推扯了半天,凌峰实在拗不过靳仁,只好踏实的吃饭。

    山村人就是山村人,看外来的人吃饭也成了新闻,门口围的水泄不通,靳仁让靳河好说歹说才把大家劝走,龙阳是小孩,就没有成为赶走的一员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过来,和我们一起吃吧。”凌峰向龙阳招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叔叔,您们吃吧,我还不饿,我就是想再看看您们。”龙阳搬个板凳,坐在门前。

    “你别说,这孩子胆还不小,刚才我看见村子的孩子都躲的远远的,他还不害怕我们,哈哈。”凌峰自顾自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哦,这是龙阳,上学的孩子,也是苦孩子,父亲从部队退伍回来后没有进城工作,在山脚开了块荒地,老实本分。本来是挺好的一家人,可在这孩子五岁的时候,父亲就去世了。”靳仁向凌峰介绍着说。

    “靳大叔,你不说你们这村里都是姓靳吗?这孩子怎么姓龙?”凌峰向靳仁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他爹是我们村里收留的孩子,没有改姓,所以这孩子也姓龙。过去的事了,别提了。”靳仁盛了米饭,不住的给凌峰等人夹菜。

    龙阳就坐在桌边看着他们吃饭,也不说话。他羡慕这身威严的衣服,崇尚这两个人的职业,但是现在在他心里有一个问题,他想问问狗娃的事情。

    靳河也没走,坐在院中抽着山中种植的烟叶,焦冲的烟味将这个老实的汉子呛的不住咳嗽。出现这样的事情,靳河也苦恼不已,又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等到凌峰等人吃过饭,龙阳立刻走到凌峰身边。

    “凌叔叔,您能知道狗娃是怎么死的吗?”龙阳渴望知道狗娃的死因,迫不及待的问出自己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哦,狗娃和你关系很好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他是我唯一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现在也说不上来,因为已经过去很长时间,已经很难再找到物证与痕迹,不过叔叔答应你,帮你想想办法。”凌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凌队长,你别跟小孩一般见识,那狗娃已经死了时间不短,况且也已经掩埋了,过去就让他过去吧。”族长靳仁放下收拾的碗筷,走到凌峰身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样说,这孩子说的对。我听你叙述狗娃死的情况,事情确实很离奇,狗娃也死的莫名其妙,这个事情等我们回去处理靳海的事情后,我会亲自过问的。”凌峰否定靳仁的说法,也给龙阳一个承诺。

    “谢谢叔叔。”龙阳听到凌峰的回答,心里特别高兴,转身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龙阳不是跑回家,而是跑到山上,他想把这些事情告诉他的师父,告诉靳山。

    “师父,村里来了两个警察,说是靳海叔在山外杀人了。”龙阳气喘吁吁的向靳山讲述着自己看到和听到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。他们是审案的能手,侦查的专家。你以后也会和他们一样的棒。”靳山安静的说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真厉害,居然不下山都知道这些。”龙阳擦了把额头上的汗,坐在靳山身旁。

    “有一天,你会比师父还要厉害的。”这是靳山心里想的,在他眼里,龙阳定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。

    “师父,那个凌队长答应我要查狗娃是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,能让狗娃死而瞑目,是再好不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我想和族长他们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!先见见也好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几句话,虽不多,可对于师徒之间的默契,已经足够表达相互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妈,我想和靳仁伯伯一去到外面去看看。”龙阳一回到家就央求起靳芹。

    “胡说,你一个小孩子到外面干什么,你没看见靳海的结果嘛!外面多危险!”听到龙阳的话,让靳芹感觉非常意外,她立刻阻止龙阳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可是师父答应了。”龙阳立刻将靳山搬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师父答应了?”靳芹怀疑龙阳话的真假。

    “真的,不信你问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师父答应,我就去和族长说去。”靳芹答应的很干脆,龙阳也没有想到事情这么顺利,母亲竟然没有核实真假,就直接答应他的要求。

    第二天天刚亮,龙阳就和靳仁、靳河、凌峰他们一道赶往山外。让凌峰他们意外的是,龙阳走起山路来比他们还要快速,而且没有喊苦喊累。另外在路上,龙阳还为他们开路,时而打个动物,一饱众人的口腹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的身体素质真好,而且有本领,真是一棵好苗子。”凌峰看龙阳,越看越喜爱,不停的称赞龙阳。

    经过两天的行程,众人终于在中午时分赶到凌峰的单位。刚进大门,一个警察就急匆匆的迎了上来,在凌峰面前低声的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!这到底是怎么搞的!到底是干什么吃的!”凌峰勃然大怒,将身边的众人吓了一跳。凌峰快步跑入办公室,众人也急匆匆的跟着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快说说怎么回事?”凌峰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早上,靳海打碎了窗户的玻璃,用碎玻璃划破了颈动脉。幸亏发现的早,人及时送到医院,现在已经脱离危险。但是因为失血过多,还没有清醒。”

    “笨蛋!看个人都看不好!”凌峰气的在屋内团团转。

    “赶快让医院,尽所有力量,一定要保证靳海的生命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我哥没事吧?”靳河走到凌峰面前,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已经没有生命危险。我刚离开几天,就发生这么大的事,你们先安心住下,我会处理好的。”凌峰让人安排龙阳他们的住宿,就立刻赶往医院。

    直到晚上,凌峰才急匆匆的从医院赶了回来。靳海已经没有大碍,这个消息也让众人的心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住着,等靳海的伤情稳定,我就安排你们相见。对不起,是我这个队长没有做好,给你们道歉,我会请求上级给我处分的。”凌峰真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这怎么说,是靳海不知好歹,犯下这严重的罪,凌队长,这不怪你。”靳仁上前抓住凌峰的手,不停的说。

    靳海既然投案自首,为何又会突然自杀,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意外。这个意外的背后到底还隐藏着什么秘密?一切要到靳海清醒后才能揭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