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鬼警 > 第二十二章 圈套
    靳海是在一个赌局中认识老歪的。

    自从何惠离开之后,靳海彻底的沉沦,在欲望与放纵中迷失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呦!靳老板,您满面红光,今个您可要发财啦!”在小伙计的一声声恭维中,靳海走进赌窝。这个赌坊设在一个极隐蔽的地方,不是熟客根本不接待,靳海是熟客也是常客。

    “哎呦呦!我说老靳,你怎么才来啊?你看我们等你很久了。”一个臃肿的身体堵住靳海的身前。这人外号徐胖子,靳海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,只知道他是做肥猪生意的。看他的身材与他的职业十分相衬,不差分毫,一样的肥。

    “店里的生意太忙了,自从那个娘们离开我之后,我就忙的稀里糊涂,这不,赶走了几拨生意才抽出身来。”靳海乐呵呵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就说嘛!咱靳老板可是我们城里的大老板,日进斗金啊!”徐胖子不失时机的捧着靳海,靳海听的飘飘然。

    “客气,客气,徐老板也是生意兴隆嘛!”靳海客套的应付着。

    “今天可是有生面孔哦,兜底的怎么破例了。”兜底是对赌坊老板的称呼,因为在他的场子里赌钱,他是兜底包全的。靳海见到桌边坐着一位面容消瘦,一身阴气的人,非常面生,顿觉诧异。

    “靳老板,他和兜底的是熟人,因常年在外地,这不,刚回来就被我们拉来玩几把,在这里你还怕了不成。”徐胖子见机立刻解释,将靳海让到桌边来。

    “靳老板,我人送外号老歪,初次见面。俗话说的好,一回生二回熟,咱们今日相见,明日想见,哈哈!”老歪一抱拳,主动示好,给靳海一个大大的面子。

    在世面上混的人都清楚,既然别人自掉身价,怎么说也要兜着,谁知道哪天还要有事相求呢。

    “哈哈,老兄见外,我靳海,以后大家多多来往。”靳海也学着抱拳回礼。

    “咳!大家都不是外人,没有必要搞得那么客气,都生疏了。来来来,大家趁早玩几把,我今晚可要早点回家。”徐胖子一笑,全身乱颤,仿佛全身的肉要掉下来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说胖子,鬼才相信你回家,你还惦记你店里的小妞吧!”旁边的人接口说道,惹得众人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大家说归说,千万别传到我家母老虎的耳朵里,我可吃不了兜着走啊!”

    众人的几句笑话,化解了靳海的陌生与警惕。

    靳海几人玩的是牌九,今晚靳海的手气出奇的好,赢了十万左右。

    “靳老弟,你可是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啊,手气不错嘛!”老歪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是啊,等会兄弟们的宵夜我请。”赢了钱的靳海特别兴奋,也更加阔气。

    “我看算了,今晚就到此结束,趁着靳老板的运气和财气,我不回店里了,就好好陪大家喝一杯。”徐胖子也输了钱,就坡下驴,停止了牌局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明晚再尽兴。”靳海巴不得就此结束,自己赢了不少,别人不开口,自己都不好意思结束。

    “走,老歪大哥,徐胖子,还有哥几个,附近的好馆子随便挑。”靳海说完,将桌面上的钱随手扒拉进袋子中。

    众人挑了附近中等的酒店,酒店正忙着关门,厨师也正收拾下班。靳海额外掏了二百块钱,才让饭店整了一桌子的菜。

    酒桌的客套必不可少,免不了的一阵吹捧,众人也尽兴畅饮。

    酒席临终,酒桌上只剩下靳海、老歪、徐胖子三人,其他的人吃饱喝足离去。

    “靳老弟,既然刚才你都叫我哥哥了,那当哥的就拿你当弟弟,来,咱弟兄就再喝一个!”老歪端起酒杯,拍着靳海的肩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大哥,你不拿靳海当外人,靳海岂能不识好歹,来,我敬大哥。”靳海的酒量也就半斤八两,现如今已一斤有余,晃晃悠悠的站起来,端起酒杯就先干为敬。

    老歪向徐胖子使了个眼色,徐胖子赶紧又给靳海倒满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相识一场,我还不知道老弟的老家是哪里的?以后少不了到家里看望看望老人。”老歪将靳海扶住坐在座位上。

    “我的老家不值一提,就是、就是一个破山村,哪比的了城里,比不了城里。多少年也不见一个生人。对!是多少年也见不到一个山外的人,大哥,不怕你笑话,我要是不到,不到山外来,就不知道山外还有天,呵呵,呵呵。”靳海的酒已经到量,说话也不太正常。

    “可不能这么说,你的山货可都是稀罕物,我们城里都难找,你们的山里还不都是宝贝啊!”徐胖子不时时机的打听。

    “宝贝?去他妈的宝贝!宝贝还不都在族长手里,死了还要带进棺材,藏在山里有个屁用,还不如拿出来大家换钱花。要不是,不是有族内的毒誓,我他妈早就去偷来,还用这么累死累活的做生意。”靳海彻底喝多了,把族内的隐秘也一总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宝贝,什么宝贝?”徐胖子赶紧走进靳海,急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哪有什么宝贝?”靳海虽然喝的超量,可族内的规矩时刻在警醒着他,模糊中还有一点意识,抗拒性的否认自己的说法。

    老歪责怪的看着徐胖子,赶紧转移话题,打消靳海的怀疑。见到靳海确实已经喝多,没有再次提起刚才的话头,两人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徐胖子和老歪相视一笑,靳海的口风已经探到。两人见目的已经达到,赶紧安排人送靳海回家,顺便将饭菜的帐也结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,靳海才扶着头挣扎着起床,看着身上的钱分文未少,知晓是别人付的饭帐,顿觉不好意思起来。

    等到靳海来到山货店,已到吃饭的点。

    “徐胖子,我正要找你,你就来了,真是想个王八来个鳖!”靳海看见路过门口的徐胖子,赶紧吆喝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老靳,你怎么说话的呢,还亏我昨晚送你回家。”徐胖子恼怒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,开个玩笑都不行。我问你,昨晚谁结的帐?”

    “不跟你一般见识,是歪哥结的。你啊,赢了钱还装醉,真不知道怎么说你!”徐胖子说完作势要走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,你要到哪去?”靳海赶紧一把抓住胖子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去!这不是老歪哥到我店里玩,我去买几个菜,咱俩喝一盅,你要去啊?”

    “别啊,你给兄弟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,今天中午我请,走,还是那个馆子,走着!”靳海拽着徐胖子就往回走,徐胖子也故意挣扎了几下,就和靳海一道回去。

    这一去,靳海就彻底的进入早已编织的圈套内,一去无法回头,也不能再回头。